梦远书城 > 金庸 > 素心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五回 中剧毒宝象身死 历苦海狄云偷生(7)


  忽闻得远处一个苍老干枯的声音说道:“手下留人,休得伤他性命。”汪啸风回过头去,见是一个身穿黄袍的和尚。那和尚年纪极老,尖头削耳,脸上都是皱纹,那件僧袍的质地颜色,却和狄云身上所穿一模一样。汪啸风脸色一变,知是密宗血刀僧的一派,说道:“笙妹,小心了!”举剑便向狄云颈中砍落,凖拟先杀小淫僧,再杀老淫僧。

  这一剑离狄云的头颈尚有尺许,猛觉右手肘弯中一麻,已被什么暗器打中了穴道。他手中长剑软软的垂了下来,虽是力道全无,但剑刃锋利,仍是在狄云的左颊上划了一道极长的血痕。

  那老僧出手极快,身形晃处,已顺手将汪啸风推落下马,左手抓起狄云,往水笙身后的白马马鞍上一放。那老僧正要举手将水笙推落,水笙已拔出长剑,一剑向他头上砍了下来。那老僧见到水笙秀丽的容貌,怔了一怔,说道:“好美!”手臂一长,手指便点了她腰间的穴道。

  水笙这一剑砍到半空,陡然间全身无力,长剑当啷一声落地,心中又惊又怕,忙要跃下马来,突觉后腰上又是一麻,双腿已是不听使唤。

  那老僧嘿嘿嘿笑了三声,右腿一抬,竟在平地跨上了黄马背。旁人上马,必是左足先踏上左镫,然后右腿跨上马背,但这老僧既不纵跃,亦不踏镫,一抬右腿,身子便上了马鞍。但当时大乱之际,谁也没来留神他这种奇异的行径。那老僧左手牵住白马的缰绳,双腿一挟,黄马、白马便叮当当、叮玲玲,叮当当、叮玲玲的去了。汪啸风躺在地下,大叫:“笙妹,笙妹!”眼睁睁瞧着自己的未婚妻被两个淫僧掳去,那后果直是不堪设想,可是他全身酸软,不知如何被那老僧下了手脚,竭尽平生之力,也是动弹不了半分。但听得那些公人大叫大嚷:“捉拿淫僧啊!”“血刀恶僧逃走了!”“拒捕伤人啊!”

  ***

  狄云身在马背,一摇一晃的险些儿摔将下来,他自然而然的伸手一抓,只觉手掌上软绵绵的,一低头,见到自己抓住的,乃是水笙后背的腰间。水笙大惊,叫道:“恶和尚,快放手!”狄云也是一惊,急忙松手,抓住了马鞍。

  但他坐在水笙身后,两人身子无法不碰在一起。水笙吓得眼泪扑簌簌的流下,叫道:“放了我,放了我!”那老僧听得厌烦,伸过手来,又点了她的哑穴,这么一来,水笙是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那老僧骑在黄马背上,不住打量水笙的身形面貌,口中啧啧称赞:“很美,很美!老和尚艳福不浅。”水笙嘴巴虽哑,耳朵却是不聋,只吓得魂飞魄散,差一点便晕了过去。

  那老僧纵马一路西行,尽拣荒僻之处驰去。他行了一程,觉得两匹坐骑的鸾铃之声太过刺耳,叮当当,叮玲玲的,显然是引人来追。他伸岀手去,一个个的将金铃、银铃都摘了下来。这些金铃银铃乃是用金丝银丝系在马颈之下,岂知他手力之劲,直是匪夷所思,顺手一扯便扯下一枚,放入怀中之时,每只铃子都已给他指力捏成了一粒金块银块。

  那老僧不让马匹休息,一直行到傍晚,到了江旁的一处悬崖之旁。他见地势荒凉,四下里既无行人,又无房屋,当下抱了狄云,放在地上,又将水笙抱了下来,然后将两匹马牵到一株大树之下,系在树干之上。任牠们吃草休息。

  他抱起水笙,放在草丛之中,自己盘膝坐定,对着江水闭目运功。狄云坐在他的对面,心中思潮起伏:“今日的遇合,真是奇怪之极了。两个好人要杀我,这个老和尚却来救了我。瞧这和尚的神情,显然和宝像是一路,他若去侵犯这位姑娘,那便如何是好?”

  狄云坐在悬崖之下,耳听得山间松风如涛,夜鸟啾鸣,偶一抬头,便见到那老僧犹似僵尸一般的脸,心中不由得如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斜过头去,见到草丛中露出一角素袍,正是水笙倒在其中。他几次想开口说话问那老僧,但见到他神色俨然,始终不敢开口。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