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素心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四回 暴雨狂云翠菊谢 惊魂裂魄青剑寒(3)


  这几声“空心菜,空心菜,你在哪里?”的声音中,一般的包含着无数温柔体贴,无数的轻怜蜜爱。不,从前狄云和她一起在故乡的时候,戚芳的呼叫中有友善,有亲切,有关怀,但也有任性,有恼怒,有责备,今日的几声“空心菜”中,却全是深切的爱怜。“她知道我这几年来的冤枉苦楚,对我是更加好了,是不是呢?”

  狄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我是在做梦,在这菜园之中,师妹怎么会来?她早已嫁给了万圭,又怎能再来找我?”

  可是,那声音又响了,这一次更近了一些:“空心菜,你躲在哪里?你瞧我捉不捉到你?”声音中是那么多的喜欢和怜惜。

  狄云悄悄站起身来,躲在稻草之后,从窗格中向外望去,只见一个女子的背影向着自己,正在寻找。不错,削削的肩头,细细的腰身,高而微瘦的身材,那正是戚芳。

  只听她笑着叫道:“空心菜,你还不出来?”突然之间,那女子转过身来。

  狄云眼前一花,脑海中感到一阵晕眩,眼前这女子正是戚芳。乌黑而光溜溜的眼球,微微上翘的鼻尖,似乎憔悴了些,似乎不及在湖南乡下时那么的红润丰满,然而那确是戚芳,确是他在狱室中记挂了千遍万遍,爱了千遍万遍,又恨了千遍万遍的那个师妹。

  她脸上仍是那么笑嘻嘻地,叫着:“空心菜,你还不出来?”

  狄云听得戚芳如此深情款款的呼叫自己,正要应声而出,和这个心中无时不在思念的师妹相见,但他刚跨出一步,猛地想起:“丁大哥常说我太过忠厚老实,极易上别人的当。戚师妹已嫁万家的子弟为妻,而今日周圻却死在我的手下,焉知她不是故意骗我出去?”他想到此处,当即停步。

  只听得戚芳又叫了几声“空心菜,空心菜!”狄云心旌摇摇,寻思:“她如此呼叫,情意深挚,决然无假。再说,若是她真的要我性命,我就死在她手下便了。”心中一酸,突然间起了自暴自弃的念头,第二次举步又欲出去。忽听得一个小女孩的笑声,清脆的响了起来,跟着说道:“妈,妈,我在这儿!”

  狄云心念一动,再从窗格中向外望去,只见一个身穿大红衣衫的女孩,从东边快步奔来。只是她年纪太过幼小,奔跑时跌跌撞撞,脚步不稳。只听戚芳带笑的声音柔和地道:“空心菜,你躲到了那儿。妈到处找你不着。”那小女孩得意地道:“空心菜在花园!空心菜看蚁蚁!”狄云耳中嗡的一声响,心口犹如被人猛力打了一拳。难道戚师妹已生了女儿?难道她女儿就叫做“空心菜”?她叫“空心菜”,乃是叫她女儿,并不是叫我?难道自己误冲误撞,又来到了万震山的家中?

  这几年来,狄云心中隐隐存着一个希望,总盼望忽然有一天会发见,戚师妹并没有嫁给万圭,沈城那番话原来都是撒谎。他这个念头从来没敢对丁典说起,只是深深的藏在心底,有时午夜梦回,忽然会欢喜得跳了起来。可是这时候,他亲眼见到、亲耳听到有一个小女孩在叫戚芳妈妈。他从柴房的窗格中瞧出去,只见戚芳蹲在地下,张开了双臂,那小女孩笑着扑在她的怀里。戚芳连连亲吻那小女孩的脸颊,柔声笑着说道:“空心菜自己会玩,真是个乖孩子。”

  狄云只看到戚芳的侧面,看到她细细的长眉,弯弯的嘴角,脸蛋是比几年前丰满了些,更加的白嫩和艳丽。他心中又是一酸:“这几年来做万家的少奶奶,不用在田里耕作,受那日晒雨淋,身子自然养得是更加好了。”

  只听戚芳道:“空心菜别在这里玩,跟妈妈回房去。”那女孩道:“这里好玩,空心菜要看蚁蚁。”戚芳道:“不,今天外面有坏人,要捉小孩子。空心菜还是回房里去吧”那女孩道:“什么坏人?捉小孩子干什么?”戚芳站起身来,拉着女儿的手,道:“监牢里逃走了两个很凶很凶的坏人。爸爸去捉坏人去啦。坏人到了这里,就捉空心菜去。空心菜听妈妈的话,回房去玩。妈给你做个布娃娃,好不好?”那女孩却甚是执拗,道:“我不要布娃娃,空心菜帮爸爸捉坏人。”

  狄云听戚芳口口声声称自己为坏人,一颗心越来越是沉了下去。便在这时,菜园外蹄声得得,有数骑马奔过。

  戚芳一伸手,从腰间抽出长剑,抢到后园门口。

  那女孩东张西望,一步步的走到柴房门边来。

  狄云站在窗边,不敢移动身子,生怕发出些微声响,便惊动了戚芳。到这地步,他无论如何不愿再和这师妹相见。这不是自惭形秽,也不是痛惜旧情,胸间的悲愤渐渐的难以抑制,自己没做过半点坏事,无端端的受了许多难以言宣的苦楚,到头来心上人却直截了当的说自己是“坏人”。

  他见那女孩走向柴房门口,只盼她不要进来,可是那女孩心中不知存着什么念头,竟然跨步便进了柴房。狄云将脸藏在稻草堆后面,暗道:“你快出去,你快出去!”突然之间,那女孩见到了狄云,见到他蓬头散发、满脸胡子的可怕样子,惊得呆了,睁着圆圆的大眼,要想哭出声来,却又不敢。

  狄云知道要糟,只要这孩子一哭,自己踪迹立时便会给戚芳发觉,当即抢步而上,左手将她抱起,右手按住了她的嘴巴。但终于慢了片刻,那女孩已然“啊”的一声,哭了出来。只是这哭声斗然而止,后半截被狄云按住了。

  戚芳眼观园外,一颗心始终系在女儿身上,猛听得女儿出声有异,一转头,不见了女儿小小的人形,跟着听得柴房中稻草发出簌簌响声,两个箭步,抢到柴房门口,只见一个胡子松蓬、满身满手都是血污的汉子,将她女儿抱住了,一只手按在她的口上。戚芳这一惊当真是魂飞天外,长剑一挺,便向狄云脸上刺去,口中喝道:“快放下了她!”

  狄云心中一酸,自暴自弃的念头又起:“你要杀我。便让你杀了吧!“见她长剑刺到,竟是不闪不避。戚芳一呆,生怕伤了女儿,疾收长剑,又喝:“放下我孩子!”狄云听她口口声声只是叫自己放下她孩子,全无半分故旧的情谊,心下气恼大增,偏偏不放下她孩子。右手顺手在柴堆中抽了一条木柴,在她长剑上一格,倒退了一步。

  戚芳见这凶恶汉子仍是抱着女儿不放,心中越来越惊,双膝忽感酸软,吸一口气,一剑向狄云右肩急刺。狄云侧身让过,右手中的木柴当作剑使,自左肩处斜劈向下,跟着向后刺出。戚芳惊噫一声,只觉这剑法极熟。正是她父亲所传的一招“古洪喊上来”,当下不及思索,低头一躲,手中长剑便是两招“俯听文斤风,连山若布逃”。

  这柴房本就狭隘,堆满了柴草之后,余下来只不过刚可够两人容身回旋,这一拆招相拼,处处碍手碍脚。狄云自幼和戚芳同师学艺,没一日不是拆招练剑,相互间的剑招都是烂熟于胸,这时见戚芳使出这两招剑法,自然而然便依师父所授的招数,拆了下去,堪堪使到“绿日招大姐,马鸣风小小”,手中木柴大开大阖,口中一声长啸,横削三招。

  当年狄云和戚芳练剑,拆到此处时戚芳便已招架不住,但这时狄云将木柴第三次横削过去时,忽然间手腕一酸,拍的一声,那木柴竟尔掉在地下。他一惊之下,随即醒悟:“糟了!糟了!我右手手指被削,已然终身不能使剑,仓卒间没想到这件大事。”

  一抬头。只见戚芳手中的长剑剑尖离自己胸口不及一寸,剑身颤动不已,她脸上惊愕之情,实是难以形容。两人怔怔的你望着我,我望着你,谁都说不出话来。隔了好半晌,戚芳才道:“是……是你么?”喉音干涩,嘶哑几不成声。

  狄云点了点头,将手中女孩递了过去。戚芳抛下长剑,忙将女儿接过,不知说什么才好。那女孩已吓得连哭也哭不出来,将小脸蛋藏在母亲怀里,再也不敢向狄云多瞧一眼。戚芳道:“我……我不知道是你。这许多年来……”

  忽然外面一个男子的声音叫道:“芳妹,芳妹!你在那里?”呼声越来越近,寻到菜园中来。戚芳脸上陡然变色,低声在女儿耳边说:“空心菜,这伯伯不是坏人,你别跟爹爹说。知道么?”那女孩抬起头来,向狄云瞧了一瞧,见到他这副可怖的样子,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外面那男子听到了女孩的哭声,循声而至,叫道:“空心菜,别哭,别哭。爹爹在这儿!”戚芳向狄云望了一眼,转身便出,反手带上了柴门,抱着女儿,向丈夫迎了上去。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