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素心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四回 暴雨狂云翠菊谢 惊魂裂魄青剑寒(1)


  马大鸣和耿天霸是一般的心思,同时向丁典扑了上来。狄云喝道:“你自称‘侠义客’,这是侠义行径样?”挥拳向马大鸣打去。丁典在他肩头上一推,道:“狄兄弟,退下。”右手随手抓了一把,已抓中了马大鸣的额头。这一抓也是致人死命的招数,别说丁典手上有神照功的浑厚内力,只须有寻常内功,手指抓到了这等要紧的部位,那也是非要了对方的性命不可。马大鸣吓得魂飞天外,就地一滚,逃了开去。

  丁典默察情势,自己内力越来越弱,只是仗着招数高出敌人多甚,尚可支持片刻,倘若这“素心剑”的剑诀不说与狄云知道,一件大秘密从此湮没无闻,未免太也可惜,反正自己是一死,还是让狄云去成就这一件大事为是,他心意一决,说道:“狄兄弟,你听我的话。你躲在我身后,不必去理会敌人,只管记我的口诀。这事非同小可,决不可等闲视之,丁大哥所以落到今日这步田地,便是为此。”狄云道:“是!”缩到了丁典身后。

  丁典道:“第五个字是‘十八’……”马大鸣知道凌知府下令大搜追捕丁典,主旨至是在追查一套素心剑剑诀的秘密;而周圻之到凌退思手下当差,既非为名,亦非为利,乃是奉了师父之命,暗中查访素心剑诀。这时两人听到丁典口中说出第五个字是‘十八’这一句话,登时心中一凛,都牢牢的记住了。丁典又道:“第六个字,是‘七’。”马大鸣、周圻,和狄云三人又一齐用心暗记。

  耿天霸奉命来捉拿丁典,此刻见丁典口中念念有辞,什么“十七、十八”,马大鸣和周圻两人便即心不在焉,也是什么“十七、十八”的喃喃自语,他想这不是丁典在念什么迷人心魄的咒语,便是马大鸣和周圻意欲卖放,当下大喝一声:“喂,你们在捣什么鬼?”呼的一掌,向丁典直劈过来。只是他忌惮对手了得,一掌击过,不敢再施后着,立时便即退开。

  丁典向左一让,脚下站立不稳,向前一扑。马大鸣瞧出便宜,一刀便砍向他的左肩。丁典只觉眼前一黑,竟是不知闪避。狄云大惊,危急中无法解救,一头便撞向马大鸣怀中。

  这般死缠烂拼的打法,居然亦能生效,马大鸣空有一身绝妙的刀法,被他撞入怀中,竟是施展不出。丁典一阵头晕过去,睁开眼来,见狄云和马大鸣纠缠在一起,周圻一剑正要往狄云背心上刺去,当即左手挥出,两根手指戳向周圻的双眼。他知道自己力气已极微弱,只有攻向敌人的双眼,方能收退敌之功。

  周圻生怕眼睛被他挖出,疾向左退,便在此时,马大鸣一刀柄击在狄云头上,将他打倒在地。丁典叫道:“狄兄弟,千万不可出手,记住第七字,那是……”只觉胸口气息一窒,耿天霸一掌又到。丁典摇了摇头,心想:“天命如此,那还有什么好说?这素心剑的剑诀,看来是永远在人间消失了。”但他生性极是强毅,既是决意要将这剑诀传给狄云,无论如何要设法办到,心想若不杀了这三个鹰爪孙,终无余裕来说这剑诀,像目前这般拆数招,说一个字,不知何时方才说得完,倘若自己再头晕一下,两人登时便送了性命。

  只见眼前白光连闪,马大鸣和周圻同时攻了过来,丁典身子一晃,猛地里向一刀一剑迎了上去,噗噗两声,刀剑同时砍中他的身子,登时鲜血迸流。狄云大叫一声,抢上前去救援,丁典却乘着鲜血外流、毒性消减这一时机,运劲右掌,顺手一掌打在马大鸣右颊,反手一掌打向周圻。

  这一掌本来非打中周圻不可,说也真巧,耿天霸恰好于这时扑将上来,冲势极猛,喀喇一声响亮,将胸口撞在丁典的掌上,肋骨全断,立时便晕死过去。

  丁典适才这一掌是使尽了全身剩余的精力,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第一掌出手最重,马大鸣当场身死。耿天霸气息奄奄,已然动弹不得。只有周圻却并未受伤,右手抓住剑柄,想将长剑从丁典身上拔出,再来回刺狄云。丁典一心要救狄云逃生,身子向前一挺,双手紧紧抱住周圻腰间,叫道:“狄兄弟,快逃,快逃!”他身子这么一挺,长剑又深入他体内数寸。

  狄云那肯自行逃生?扑向周圻背心,搓住他的咽喉,叫道:“放开我丁大哥!”他可不知乃是丁典抓住周圻,却不是周圻不放丁典。

  丁典自觉气力渐渐衰竭,快将拉不住周圻,只要他给一拔出长剑,摆脱了自己的纠缠,狄云非送命不可,大叫:“狄云,快逃,你别顾我,我……我总是不活的了!”狄云叫:“要死,大家死在一起!”用力去搓周圻的喉咙,只盼让他透不过气来。可是他琵琶骨被穿通后,肩臂上筋骨肌肉大受损伤,不论他如何使劲,都是无法使周圻窒息。

  丁典道:“好兄弟,你义气深重……不枉我……交了你这朋友……那剑诀……可惜说不全了……我……我很快活……春水碧波……于绿色的菊花……嗯!她放在窗囗,你瞧多美啊……菊花……”他声音渐渐低沉下去,脸上神光焕发,抓着周圻的双手却慢慢松开了。

  周圻觉到丁典双手全然无力,用力一挣,一柄长剑从他体内拔了出来,剑刃上全是鲜血,一转身,和狄云脸对着脸,相距不过尺许,一声狞笑,手上使劲,一剑便向狄云胸口猛刺过去。

  狄云大叫:“丁大哥,丁大哥!”蓦然间胸口感到一阵剧痛。

  狄云但感胸口一阵剧痛,一垂眼,只见周圻的长剑正刺在自己胸膛之上,耳中但听得周圻得意之极的狞笑之声:“哈哈,哈哈!”须知周圻这一剑成功,原当得意万分。凌知府颁下严令,许下重赏,务须擒获丁典和狄云二人,若不能生擒活捉,不妨当场格杀。眼下丁狄二人已死,马大鸣和耿天霸也已倒在一旁,这场功劳,自然是周圻他一人独居的了。

  在这一瞬之间,狄云脑海中转过了无数往事,幼时在师父家中的学艺,与戚师妹青梅竹马的情好无间,在万震山家中的苦受冤屈,狱中五年的凄楚生涯……种种事端,一齐涌向心头,这满腔怨愤,无论如何不能就此束手待毙。他大叫一声:“我……我……和你同归于尽。”伸出双臂,抓住了周圻的背心。

  他所练神照功虽未成功,但已有两年的根基,这时自知性命将尽,全身力气,都凝聚于双臂之上,紧紧抓住敌人的背心,有如一双铁箍。周圻登时便感呼吸急促,用力挣了几下,却是挣之不脱。

  狄云心道:“我若是抓住他的咽喉或是别的要害,说不定便抓死了他。这当儿抓住他的背心,可奈何他不得。”但他却又不能放手,双臂只要松得一松,周圻乘机脱身,那是再也抓他不住了。狄云觉得胸口越来越痛,知道长剑的剑尖正向内刺,此时更无思索余暇,能多抓伤周圻一分,便是多报了一分深仇。

  那长剑的剑尖抵在狄云胸口,狄云用力抓住了周圻背心,向已方挤压,但说也奇怪,这长剑竟是不再刺进,似乎遇上了什么穿不透的阻力,剑身竟尔渐成弧形,慢慢弯曲。周圻又惊又奇,右臂使劲向前直刺,要使长剑穿通狄云的身子,可是便要再向前刺进半寸,也已不能。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