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素心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回 万氏诡计诬赤子 凌公毒刑施异人(5)


  狄云喂着那疯汉吃喝已毕,问道:“他要折磨你,可又怕我杀了你,那是什么道理?”那疯汉双目圆睁,举起手中的瓦钵,劈头向狄云碰去,骂道:“你这番假惺惺的买好,我就上了你当么?”

  乒乓一声,瓦钵破碎,狄云额头鲜血涔涔而下。他茫然退开,心想:“这人狂性又发作了!”

  但此后逢到月圆之后,那些狱卒是那一般的将疯汉提出去拷打,他回来却不再在狄云身上找补。只不过两人仍是并不交谈,狄云若是向他多瞧上几眼,仍不免挨上一场狠揍。

  到得第三年的冬天,狄云心中已无出狱之念,虽然梦魂之中,仍是不断的想到师父和师妹,但师父的影子终于慢慢淡了。只是师妹那壮健娜婀的身子,红红的脸蛋、黑溜溜的大眼睛,在他心底仍和三年前一般的清晰。

  他已不敢盼望能出狱去再和师妹相会,只是每天总不忘了暗暗向上苍祝祷,只要师妹能再到狱中来探望他一次,那便是天天受那疯汉的殴打,也是甘愿。

  戚芳始终没有来。可是有一天,却有一个人来探望他了。那是一个身穿绸面皮袍的英俊少年,狄云几乎认他不出,只听他笑嘻嘻的道:“狄师兄,你还认得我么?我是沈城。”狄云心中怦怦乱跳,只盼能听到一些师妹的讯息,问道:“我师妹呢?”

  沈城隔着栅栏,递了一只篮子进来,笑道:“这是我万师嫂送给你的。人家可没忘了旧相好,大喜的日子,巴巴的叫我送两只鸡,四只猪蹄,十六块喜糕来给你。”狄云茫然道:“哪一个万师嫂,什么大喜的日子?”沈城哈哈一笑,满脸都是狡谲的神色,说道:“万师嫂嘛,就是你的师妹戚姑娘了。今天是她和我万师哥拜堂成亲的好日子。她叫我送喜糕鸡肉给你,那不是挺够交情么?”

  狄云身子一晃,双手抓住铁栅,颤声怒道:“你……你胡说八道!我师妹怎能……怎能嫁给那姓万的?”沈城笑道:“我恩师给你师父刺了一刀,侥幸没死,后来养好了伤,过去的事,既往不咎。你师妹住在我家里,这三年来卿卿,我我,说不定……说不定……哈哈,明年担保给生个白白胖胖的娃娃。”三年不见,他年纪大了,说话更是油腔滑调,流气十足。

  狄云耳中嗡嗡作响,似乎听到自己口中问道:“我师父呢?”似乎听到沈城笑道:“谁知道呢?他只道自己杀了人,还不高飞远走?哪里还敢回来?”又似乎听到沈城笑道:“万师嫂说道:你在牢狱中安安心心的住下去吧,待她生得三男四女,说不定会来瞧瞧你。”狄云突然大吼一声:“你胡说,胡说!”提起那只篮子,用力掷了出去,喜糕,肉鸡,滚了一地。

  但见每一块粉红色的喜糕上,都印着“万戚联姻,百年好合”八个深红的小字。

  狄云想要不信沈城的话,可又不能不信。迷迷糊糊中只听沈城笑道:“万师嫂说,可惜你不能去喝一杯喜酒……”狄云双手连着铁铐,突然从栅栏中伸出去,一把捏住沈城的脖子。沈城大惊想逃。狄云不知从哪里突然生出来一段劲力,竟是越捏越紧。沈城的脸从红变紫,双手乱舞,始终挣扎不脱。

  那狱卒闻声赶来,抱着沈城的身子向外急拉,化尽了力气,这才救了他的性命。

  狄云坐在地下,不言不动。那狱卒嘻嘻哈哈的将鸡肉和喜糕都捡了去,狄云瞪着眼睛,可就全没瞧见。

  这天晚上三更时分,他将衣衫撕成了一条条布条,搓成了一根绳子,打一个活结,两端缚在铁栅栏高处的横档上,将头伸进活结之中。

  他并不感到悲哀,也不再感到愤恨。这人世已无可恋之处,这是最爽快的解脱。他只觉脖子中的绳索越来越紧,一丝丝的气息也吸不进了。过得片刻,什么也不知道了。可是他终于渐渐有了知觉,好像有一只大手在重重压他的胸口,那只手一松一压,鼻子中就有一阵阵清凉的气透了进来。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他才慢慢睁开眼来。眼前是一张满腮虬髯的脸,那张脸裂开了嘴在笑。

  狄云见到虬髯疯汉的笑脸,不由得满腹气恼:“你事事跟我作对,我便是寻死,你也不许我死。”有心要起来和他厮拼,实是太过衰弱,力不从心。那疯汉笑道:“你已气绝了小半个时辰,若不有我用独门功夫相救,天下再无第二个人救得。”狄云怒道:“谁要你救?我又不想活了。”那疯汉得意洋洋的道:“我不许你死,你便死不了。”忽然凑到他的身边,低声道:“这门功夫叫做‘神照经’,你听见过这名字没有?”狄云怒道:“我只知道你有神经病,什么神照经不神照经,从来没听见过。”

  说也奇怪,那疯汉这一次竟是毫不发怒,反而轻轻的哼起小曲子来,伸手压住狄云的胸口,一压一放,便如扯风箱一般,将气息压入狄云的肺中,低声又道:“也是你命大,我这‘神照经’已练了一十二年,直到两个月前方才练成。若是你在两个月之前寻死,我就救你不得了。”

  狄云胸口郁闷难当,想起戚芳嫁了万圭,将自己视若陌路,真觉还是死了的干净,向那疯汉瞪了一眼,恨恨的道:“我狄云前生不知作了什么孽,今世要撞到你这恶贼。”那疯汉笑道:“我很开心,小兄弟,这三年来我是错怪了你。我丁典向你赔不是啦!”说着爬在地下,咚咚咚的向狄云磕了三个头。

  狄云叹了口气道:“疯子!”也就没再去理他,慢慢侧过身来,突然想起:“他自称丁典,那是姓丁名典么?我和他在狱中同处三年,日夕相见,一直不知他的姓名。”好奇心起,问道:“你叫什么?”那疯汉道:“我姓丁,丁丁当当的丁,三坟五典的典。我疑心病太重,一直当你是歹人,这三年来当真将你害得苦了,实在太对你不起。”狄云觉得他说话有条有理,并无半点疯态,问道:“你到底是不是疯子?”

  丁典黯然不语,隔得半响,长长叹了口气,道:“到底疯不疯,那也难说得很。我是在求心之所安,旁人看来,却不免觉得我太过傻得莫名其妙。”过了一会,又安慰他道:“狄兄弟,你心中的委曲,我已猜到了十之八九。人家既然对你无情无义,你又何必将这女子苦苦放在心上?大丈夫何患无妻?将来娶一个胜你师妹十倍的女子,又有何难?”

  狄云听了这番说话,数年来蹩在心中的委曲,忍不住便如山洪般奔泻了出来,但觉胸口一酸,泪珠滚滚而下,到得后来,更是伏在丁典的怀中大哭起来。丁典搂住他上身,轻轻抚摸他的长发,知道只有让他哭个痛快淋漓,方能稍减悲痛,消除了求死的念头。

  过得三天,狄云精神稍振。丁典低低的跟他有说有笑,讲些江湖上的掌故趣事,跟他解闷。但当狱吏送饭来时,丁典仍对狄云大声呼叱,秽语辱骂,神情与前毫无异样。

  一个折磨得他苦恼不堪的对头,突然间成为良朋好友,若不是戚芳嫁了人这件事不断像一条毒虫般咬噬着他的心,这狱中生涯,和三年来的情形相此,那简直算得是天堂了。狄云曾向丁典问起,为什么以前当他是歹人,为什么突然察觉了真相。丁典道:“你若当真是歹人,决不会上吊自杀。我是等你气绝好久,死得透了,身子都快僵了,这才施救。普天下除了我自己之外,没人知道我已练成‘神照经’的上乘功夫。若不是我会得这门功夫,无论如何救你不转。你自杀既是真的,那便不是向我施苦肉计的歹人了。”狄云又问:“你疑心我向你施苦肉计?那是为了什么?”丁典微笑不答。第二次狄云又问到这件事时,丁典仍是不答,狄云便不再问了。

  丁典每日替他按摩推拿,狄云的身子恢复得极快。这一日晚上,丁典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我这‘神照经’的功夫,乃是天下内功中威力最强,最奥妙的法门,今日起我传授于你,你得小心记住了。”狄云摇头道:“我不学。”丁典奇道:“这等机缘旷世难逢,你为什么不要学?”狄云道:“这种日子生不如死。咱二人此生看来也无出狱的时候,再高强的武功学了也是毫无用处。”丁典笑道:“要出狱去,那还不容易?我将初步口诀传你,你好好记着。”狄云的性子甚是执拗,寻死的念头兀自未消,说什么也不肯学。丁典将口诀念了出来,他便塞住耳朵,抱头而睡。丁典又好气又好笑,倒是束手无策,恨不得再像从前这般打他一顿。

  又过数日,月亮又要圆了。这时狄云心中对丁典颇存情谊,倒不禁暗暗替他担心。丁典猜到了他的心意,说道:“狄兄弟,我每个月该当有这番折磨,我受了拷打后,回来仍要打你出气,你我千万不可显得和好,否则于你我都是大大的不利。”狄云问道:“那为什么?”

  丁典道:“他们倘若疑心你成了我的朋友,便会对你使用毒刑,逼你向我套问一件事。我打你骂你,就可免得你身遭恶毒惨酷的刑罚。”狄云点头道:“不错。这件事既是如此重要,你千万不可说与我知道,免得我一个不小心,走漏了风声。丁大哥,我是个毫无见识的乡下小子,倘若胡里胡涂误了你的大事,如何对你得起?”

  丁典道:“他们将你和我关在一起,初时我只道他们派你前来卧底,假意讨好于我,从中套问我的口风,因此我对你十分恼怒,大加折磨。现下我知道你不是卧底的奸细了,可是他们将你和我关在一起,三年四年的不放,用意仍在盼你做奸细。只望你讨得我的欢心,我向你吐露了机密,他们便可拷打逼问于你。他们情知对付我很难,对付你这个年轻小伙子,那便容易之极。”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