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素心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回 万氏诡计诬赤子 凌公毒刑施异人(1)


  万门八弟子都是脸色沉重,待在门外。狄云和戚芳站得稍远,十个人屏息凝气,听着书房中两人的争吵。

  “师父他老人家的性命,明明是你害死的。”那是五云手万震山的声音。

  “放屁,放你妈的屁,怎么是我害死的?”戚长发盛怒之下,声音大异,变得十分嘶哑。

  “师父他那本素心剑谱,难道不是你偷去的?”

  “我知道什么素心剑不素心剑?你想诬赖我戚长发,那别想成功。”

  “你徒儿刚才使的剑招,难道不是素心剑法?为什么这样轻灵巧妙?”

  “我徒儿生来聪明,是他自己悟出来的,连我也不会。那里是素心剑法了?你叫卜垣来请我,说你已练成了素心剑法,你说过这话没有?咱们叫卜垣来对证啊。”

  门外各人的眼光一齐向卜垣瞧去,只见他神色极是难看,显然戚长发的话不假。狄云和戚芳对视一眼,都点了点头,心道:“卜垣这话我也听见的,要想抵赖,那可不成。”

  只听万震山哈哈笑道:“我自然说过这句。若不是这么说,如何能骗得你来。戚长发,我来问你,你说从来没听过《素心剑》的名字,为什么卜垣一说我已练成素心剑法,你就巴巴的赶来?你还想赖吗?”

  “啊哈,你是诓我到荆州来的?”

  “不错,你将剑谱交出来,再到师父坟上磕头谢罪。”

  “为什么要交给你?”

  “哼,我是大师兄。”

  房中沉寂了半晌,只听戚长发的声音道:“好,我交给你。”

  门外众人一听到“好,我交给你”这五个字,都是不由自主的全身一震。狄云和戚芳恨不得有个地洞可以钻将下去。鲁坤等八人都向狄戚二人投以鄙夷之色,戚芳又是气恼,又是屈辱,万想不到自己父亲竟会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来。

  突然之间,房中传出万震山一声惨呼。

  万圭叫道:“爹!”飘起一腿,踢开房门,抢了进去。只见万震山胸口插着一柄明晃晃的匕首,躺在血泊中。

  窗子大开,兀自摇晃,戚长发却已不知去向。

  万圭哭叫:“爹,爹!”扑到万震山的身边。

  戚芳口中低声也叫:“爹,爹!”鲁坤道:“快,快追凶手!”和周圻、孙均诸师弟,纷纷跃出窗去,大叫:“捉凶手啊,捉凶手啊!”

  狄云见万门八弟子纷纷跃出窗去,追赶师父,这一下变故,当真吓得他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才好。戚芳叫了一声:“爹爹!”身子晃了两晃,已然站立不定。狄云忙伸手扶住,一低头,只见万震山双目紧闭,脸上神情狰狞可怖,想是临死时受到极大痛苦。狄云不敢再看,低声道:“师妹,咱们走不走?”戚芳尚未回答,只听得身后一个声音说道:“你们是谋杀我师父的同犯,可不能走!”

  狄云和戚芳同时回过头来,只见一柄长剑的剑尖指着戚芳后心,剑柄抓在卜垣的手里。狄云大怒,待欲反唇相稽,但话到口边,想到师父手刃师兄,这等犯上忤逆,实是卑鄙奸恶之极的大罪,自己还有什么话可说?当即低下了头,一言不发。

  卜垣冷冷的道:“两位请回到自己房去,待咱们拿到戚长发后,一起送官冶罪。”狄云道:“此事全由我一人身上而起,跟师妹毫不相干,你们要杀要剐,尽管找我一人便了。”卜垣一推他的背心,喝道:“走吧,这可不是你逞好汉的时候。”狄云只听到外面“捉凶手啊,捉凶手啊!”的声音,跟着街上当、当、当的锣声响了起来,奔走呼号声,成一片乱之,心下实是说不出的羞愧难当,咬一咬牙,便走向自己房去。

  戚芳哭道:“师哥,那……那便如何是好?”狄云哽咽道:“我……我不知道。我去跟师父抵罪好了。”戚芳哭道:“爹爹,他……他到哪里去了?”

  狄云坐在自己房中,其时距万震山被杀,已有两个多时辰,他兀自呆呆的坐在桌前,望着烧得只剩半寸的残烛,心乱如麻。桌上本有一大瓶白干,那是昨日万府家人送来的,他喝了一杯又是一杯,但觉唇干舌燥,头痛欲裂。

  这时追赶戚长发的众人都已回来了。“凶手出城去了,追不到啦!”“明儿咱们追到湖南去,无论如何,要捉到凶手,给师父报仇!”“只怕凶手亡命江湖,再也寻他不着。”

  “哼!便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捉到他来碎尸万段。”“明日大撒江湖帖子,请武林英雄主持公道,共同追杀这卑鄙无耻的凶手。”“对,对!咱们把凶手的女儿和姓狄的小狗先宰了,用来拜祭师父的英灵。”“不!待明天县太爷来验过了尸首再说。”万门众弟子这些纷纷议论,也早已停息了。

  狄云想叫师妹一个人逃走,但想她年纪轻轻一个女子,流落到江湖之上,何处去定身立命?“我带着她一同逃走吧?不,不!这件祸事都是由我身上而起,若不是我逞强出头,跟万家众师兄打架生事,万师伯怎会疑心我师父盗了《素心剑》的剑谱?我师父是个最老实不过的好人,怎会去偷什么剑谱?这三招剑法是那个老乞丐教我的啊。可是师父已杀了人,我这时再说出来,旁人也决不相信,就算相信了,又有什么用?我实在罪大恶极,都是我一个人不好。我明天要当众言明,跟师父洗刷恶名。

  “可是……可是万师伯明明是师父杀的,师父的恶名怎能洗刷得了?不,我决不能逃走,我留着给师父抵罪,让他们打,让他们来杀我好了!”

  他正自思潮起伏,忽听得外面屋顶上喀喇一声轻响。狄云一抬头,只见一条黑影自西而东,从屋顶上纵跃而过。他险险叫出“师父”来,但凝目一看那人身形,又高又瘦,决然不是师父。跟着又有一个人影,紧接着跃过,这次更看明白他手中拿着一柄单刀。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