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素心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回 剑破夜空埋恨种 血洒华堂孕仇根(5)


  万圭道:“今日便饶了你。你快去向师父师妹哭诉去啊,说咱们人多势众,打了你啦!料你这脓包货定是去哭哭啼啼。”狄云道:“我哭什么诉?大丈夫要报仇便自己一个儿动手。”万圭正是要他说这句话,更激他道:“我给你在脸上留些记认,好教你师父自己问。”说着在他眼上脸上重重的各踢一脚,狄云登时半边脸肿了起来,左眼泪水模糊。卜垣拍手笑道:“嘿嘿,大丈夫哭啦!英雄变成狗熊啦!”

  狄云气得肚子真要炸了开来,心想你到我师父家里来,我好好的招待于你,买酒杀鸡,那一点对你不起,此刻却如此对我。万圭道:“你打不过我,不妨去告诉我爹爹,要我爹爹责罚我,代你出了这口鸟气。”狄云道:“你这种没骨头的胚子,才向大人告诉!”

  万圭和鲁坤、卜垣相视一笑,心想今日的冤气已出,当即回剑入鞘,说道:“好小子!你有种的明天再来打过,少爷可要失陪了!”八个人嘻嘻哈哈的扬长而去。

  狄云瞧着这八个人的背影,心中又是气恼,又是不解,自忖:“我既没得罪他们,更没得罪他们师父,为什么平白无端的来打我一顿?难道城里人都是这般不讲理么?”勉强支撑着站起身来,头脑一晕又坐倒在地。

  忽听得身后一人唉声叹气的说道:“唉,打不过人家,就该磕头求饶啊,这么白白地挨了一顿揍,这不冤么?”狄云怒道:“宁可给人家打死,也不磕头!”回过头来,只见一人弓身曲背,拖着鞋皮,慢吞吞的走来,但见他蓬头垢面,原来便是日间所见的那个老丐。

  那老丐道:“唉,人老了,背上风湿痛得厉害。小伙子,你给我背上捶捶。”狄云正是一肚子火,哼了一声,没去理他。那老丐道:“该教我绝子绝孙,人到老来,没一个亲人照顾,唷哎,唷哎……”撑着竹棒,一步步的走远。狄云见那老丐背影颤抖得厉害,他本来天性淳厚,乡村之中,讲究的是疾病相扶,患难相助,加之自己刚给的狠狠打了一顿,不由得起了同病相怜之心,叫道:“喂,我这里还有几十文钱,你拿去买馒头吃吧!”

  那老丐一步步的挨了回来,接过铜钱钱,说道:“我背上风湿痛得厉害,你给我捶捶!”狄云道:“好,我包了腿上的伤口再说。”那老丐道:“你就只顾自己,不顾人家,那算是什么英雄好汉?”狄云给他一激,便道:“好!我给你捶背!”坐倒在地,伸拳给他捶背。

  捶得两拳,那老丐道:“好舒服,好舒服,再用力些!”狄云加了一些力道。那老丐道:“可惜力道太轻。”狄云又加重了些。老丐道:“唉,没用的小伙子啊,挨了一顿揍,便萎靡不振,连给老人家捶捶背的力气也没有了。这种人活在世上有什么用?”

  狄云怒道:“我一使力气,只怕打断了你的老骨头。”老丐笑道:“你要是打得断我的老骨头,就不会躺在地下又给人家踢、又给人家揍了。”狄云大怒,手上加力。那老丐道:“嗯,这样才有些意思,不过还是太轻。”狄云砰的一拳,这劲击出,那老丐笑道:“太轻,太轻,太轻,不中用。”

  狄云道:“老头儿,你别开玩笑,我可不想打伤你。”那老丐冷笑道:“凭你也打得伤我,你用足全力打我一拳试试。”狄云右臂运劲,待要一拳往他背上击去,陡地见到他老态龙钟的模样,心中一软,放松了劲力,说道:“谁来跟你一般见识!”轻轻在他背上捶了两下。

  突然间不知如何,身子便如腾云驾雾般飞了起来,砰的一声,摔入草丛之中,只跌得头晕眼花,老半天才爬起身。他并不发怒,只是说不出的惊奇,怔怔的瞧着老丐,道:“是你……是你摔我的么?”那老丐道:“这里还有别人没有?不是我还有谁?”狄云道:“你用什么法子摔我的?”那老丐道:“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狄云奇道:“这是师父教我的剑法啊,你……你怎么知道?”那老丐道:“拳招剑法,都是一样。再说,你师父教得根本不对。”

  狄云怒道:“我师父怎么不对了?凭你这老叫化也敢说我师父的不是?”那老丐道:“要是你师父教得对了,为什么你打不过人家?”狄云道:“他们三四个打我一个,我自然打不过,若是一个对一个,你瞧我输不输?”那老丐笑道:“哈哈,打架嘛,讲什么一个打一个?你要打独斗,人家不干,你怎么办?要不是跪下磕头,那就是认命挨打。一个人打得赢十个八个,那才是好汉子。”狄云心想他的话倒也不错,说道:“他们是我师伯的弟子,剑法跟我差不多,我一个怎斗得过他们八个?”

  那老丐道:“我教你几手功夫,让你一个打赢他们八个,你学不学?”狄云大喜,道:“我学,我学!”但转念一想,世上未必有这种本领,而这污秽龙钟的乞丐,更加不像身有上乘武功之人,正自踌躇不定,突然身子又飞了起来,这次在空中身不由主的连翻了两个斛斗,飞得高,落下来时跌得更重,手臂在地下一撑,关节险些折断,爬起身来时,痛得话也说不出来,心中却是喜欢无比,叫道:“老……老伯伯,我……我跟你学。”

  那老丐道:“我今天教你几招,明天晚上,你再跟他们到这里来打过,你敢不敢?”狄云心想:“你武功虽高,我在一天之内,如何学得会?”但想到要跟万圭、鲁坤这干人再打,不由得豪气勃发,说道:“我敢!最多再挨一顿揍,有什么大不了!”那老丐左手倏出,抓起他的后颈,将他身子重重往地下一掷,骂道:“臭小子,我教了你武功,你怎么还会挨他们的揍?你信不过我么?”狄云虽然摔得甚痛,心中只有更加喜欢,忙道:“不错,是我的不是,你老人家快教吧。”

  那老丐道:“你学过剑法,使给我瞧,把剑招的名字都念出来!”

  狄云应道:“是!”到草丛中找到自己的长剑,依着师父所授,一招招的使将起来,口中念着剑招名称,到后来越使越顺,口中也便越念越快。

  狄云正练到酣处,忽听那老丐哈哈大笑,不禁愕然收剑,问道:“是我练得不对么?”

  那老丐不答,兀自捧住肚子,笑弯了腰,站不直身子,狄云微有怒意,道:“就算我练得不对,那也没什么好笑。”

  那老丐突然止笑,叹道:“戚长发啊戚长发,这一番苦心孤诣,委实也算得难能,只是你读书太少,都会错了意。”狄云道:“我师父是庄稼人,原本不大识字,那又有什么好笑?”

  那老丐道:“你将剑给我。”狄云倒转剑柄递了过去。那老丐接过长剑,轻轻念道:“孤鸿海上来,池潢不敢顾。”将剑势舞了开来。他一剑在手,霎时之间便如换了一个人一般,沉稳处如渊停岳峙、飘逸处如行云流水,那里还是适才这般猥崽难看?

  狄云看了几招,心中忽有所悟,说道:“老伯,我和那吕通相斗,是你故意掷那饭碗助我么?”那老丐怒道:“那还用说?六合手吕通的拳脚比你傻小子强上十倍,凭你这点儿道行,真能打发他了?”

  他一面说,一面继续使剑。狄云听他所念的口诀,和师父所授并无分别,只是字音偶有差异,伹剑招却大不相同,越看越是奇怪。那老丐右手捏个剑诀,右手长剑陡然递出,猛地里剑交左手,右手反过来拍的一声,重重打了他一个耳光。狄云吓了一跳,抚着面颊怒道:“你……你为什么打人?”老丐笑道:“我教你剑招,你却在胡思乱想,这不该打么?”狄云是非分明,心想原是自己的不是,当即心平气和,说道:“不错,是我不好。我瞧你口里的歌诀跟我师父一样,剑招可全然不同,心里觉得奇怪。”

  那老丐问道:“是你师父教的好,还是我使的好?”狄云摇头道:“我不知道。”老丐手一扬,将长剑抛还给他,道:“咱们比划比划。”狄云道:“我功力远远不及你老人家,比你不过。”老丐冷笑道:“嘿,傻小子还没傻得到家。这样吧,咱们只比招式,不比功力。”手中竹棒一抖,以棒作剑,向狄云刺了过去。狄云横剑挡格,只见老丐,竹棒停滞不前,当即振剑反刺。那知他剑尖只一抖间,老丐的竹捧如毒蛇暴起,向前一探,已点中了他的肩头。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