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素心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回 剑破夜空埋恨种 血洒华堂孕仇根(4)


  万圭道:“日间家父连叫三次‘狄师兄退下’,狄师兄置之不理,把家父的话当作耳边风一般。咱们此刻敬酒,狄师兄又是不喝,那把咱万家门中可也忒小看了。”

  狄云愕然道:“我……我没有啊。”

  戚长发一听万圭的语气不对,说道:“云儿,你喝了酒。”

  狄云道:“我……我……我不会喝酒的啊。”

  戚长发沉声道:“喝了!”

  狄云无奈,只得一人一杯,接连喝了八杯,登时满脸通红,耳中嗡嗡作响,头脑中一片茫然。

  ***

  这一夜狄云睡上了床,兀自有些迷糊,只感胸间、肩头、腿上,被吕通拳打脚踢过之处,都是红肿疼痛。

  睡到半夜,睡梦中听得窗上有人伸指弹击,一个声音叫道:“狄师兄,狄云,狄云!”狄云一惊而醒,问道:“是谁?”

  窗外那人说道:“小弟万圭,有事相商,请狄师兄出来。”狄云呆了一呆,下得床来,披衣穿鞋推开窗子。只见窗外八个人一字排开,每人手中都持一柄长剑,便是那万门八弟子。

  狄云奇道:“叫我干什么?”

  万圭道:“咱们要领教领教狄师兄的剑招。”狄云摇头:“师父吩咐过的,不可和万师伯门下比试武艺。”万圭冷笑道:“原来戚师叔倒有自知之明。”狄云怒道:“什么自知之明?”突然间嗤嗤嗤三声,万圭向他连刺三剑,剑刃都在他脸颊边掠过,相差不逾半寸,狄云只感脸颊边凉飕飕地,大吃了一惊,神情甚是狼狈。万门众弟子掩嘴嘿嘿而笑。狄云大怒,返身抽出壁上悬着的长剑,一跃出窗,见万门八弟子人人脸色不善,不禁心下暗自嘀咕,虽是有气,但念及师父曾一再叮嘱,千万不可和师伯门人失和,说道:“你们要怎样?”

  万震山的独生子万圭长剑虚击,夜空中嗡嗡作响,说道:“狄大哥,你今日强自出头,是不是以为我荆州万家门中,人人都死光了?还是说我万家门中,没一个及得上你狄大哥的身手?”

  狄云摇头道:“那人弄脏了我师父衣服,我自然要他赔,这关你什么事?”万圭冷冷的道:“你在众位宾客之前,成名立万,露了好大的脸,教咱师兄弟八人,面上黯然无光。别说再到江湖上混,便这荆州城中是,咱师兄弟也无立足之地了。你想想你今日的所作所为,不太过份么?”

  狄云愕然道:“我……我不知道啊。”他是一个农家子弟,那懂得这些过节。

  万门大弟子鲁坤道:“三师弟,这小子装蒜,跟他多说什么?伸量伸量他。”

  万圭一剑递出,指向狄云左肩。狄云识得这一剑乃是虚招,身形不动,亦不伸剑挡架。万圭斜剑收回,被他识破剑招,更是着恼,说道:“好哇,你是不屑跟我动手的了。”狄云道:“师父吩咐过的,不可和师伯的门人失和。”突然间嗤的一声,万圭一剑刺出,将狄云的右手袖子刺破了一条长缝。

  狄云对这件新衣甚是宝爱,平白无端的被他刺破,再也忍耐不住,喝道:“你刺破我衣服,要你赔。”万圭冷冷一笑,一剑又刺向他的左袖。狄云回剑一削,当的一声,格开了他刺来的这一剑,乘势还击过去。

  两人这一交上手,竟是越斗越快。两人所学剑法一脉相承,斗到十余招后,狄云兴发,一剑剑竟往万圭要害处刺去。周圻叫道:“喝!你当真是要人性命么?三师弟,手下别容情了。”

  狄云一惊,暗想:“我若是一个失手,真的刺伤了他,那可不好。”手上功势登缓。万圭还道他剑法不及自己,一招又一招,绵绵不绝,都是极精妙、极凌厉的剑招。狄云连连倒退,喝道:“我不和你真打。你这是干什么?”万圭道:“干什么?要刺你几个透明窟窿?”嗤的一剑,踏中宫直刺。狄云斜身而走,闪在左侧,眼见他右肩处露出破绽,长剑倒翻上去,这一剑若是直削,万圭肩头非受重伤不可,狄云手腕略翻,剑刃平转,拍的一声,在万圭肩上拍了一下。

  他只道这一来胜负已分,万圭须当知难而退,他平日和师妹戚芳比剑,一到这个地步,便即罢手。不料万圭俊脸一红,反而挺剑直刺。狄云猝不及防,只觉左腿上一阵剧痛,险险晕倒,原来万圭竟乘机抢上,发剑刺中了他大腿。鲁坤、周圻等一干人拍手欢呼,说道:“小子,躺下吧!”“认输便饶了你!”“戚师叔调教出来的乡巴佬门徒,原不过是这几下三脚猫把式!”

  狄云腿上中剑后本已大怒,听这些人出言辱及师父,更是怒发如狂,一咬牙,长剑如疾风骤两般攻了过去。

  月光之下,万圭见他势如疯虎,不禁有些胆怯。万圭自幼娇生惯养,剑法虽练得不错,这般拚命的恶斗,究竟从未经历过,心中一怕,剑招便见散乱。

  万门五弟子卜垣为人最是机警,眼见三师兄堪堪要败,拾起一块石子,用力投向狄云后心。

  狄云全神贯注的正和万圭斗剑,突然间背心上一痛,被石子重重掷中。他回头骂道:“不要脸,倚多为胜么?”卜垣道:“什么事,你说什么?”狄云心道:“今日你们便是八人齐上,我也不能损了师父的威名。”不顾腿上和背心的疼痛,一剑剑向万圭刺去。这时他的剑招已不成章法,破绽百出,但漏洞虽多,万圭竟是不敢进攻。

  卜垣向六师弟吴坎使个眼色,说道:“三师兄剑法高明,这小子招架不住,若是伤了他性命,戚师叔脸上须不好看,咱俩上前掠掠阵吧。”吴坎会意,点头道:“不错。咱哥儿俩留点儿神,别让三师兄剑下伤人。”两人一左一右,飕飕两剑,齐往狄云胁下刺去。

  狄云的剑法本来没比万圭高明得多少,全仗一鼓作气,不顾性命的猛攻,这才占得了上风。此刻卜垣和吴坎上前一夹攻,他以一敌三,登时手忙足乱,刷的一声,左腿上又已中剑。这一剑伤得甚重,他再也站立不定,一交坐倒,手上长剑却并不摔脱,仍是不住挡格三人刺来的剑招。鲁坤冷哼一声,一足飞出,踢中他的手腕,狄云拿控不住,长剑脱手飞出,跌入树丛之中。万圭长剑直出,剑尖抵住他的咽喉,卜垣和吴坎哈哈一笑跃后退开。

  万圭得意洋洋的笑道:“乡下佬,服了么?”狄云喝道:“服你个屁!你们四个人打我一个,算什么英雄?”万圭剑尖微微向前一送,陷入他咽喉的软肉数分,道:“你还嘴硬!我再使一点力,立时割断你喉管。”狄云道:“你使力啊,你有种便割断我喉管。不使力的是乌龟王八蛋。”万圭眼光中目露凶光,左足伸出,在他肚子上重重踢了一脚,骂道:“你嘴巴还硬不硬?”

  这一脚只踢得狄云五脏六腑犹如倒转了一般,险险呻吟出来,但他强自忍住,骂道:“臭杂种,王八蛋!”万圭又是一脚,这一次踢在他的顶门。狄云但觉眼前金星乱冒,几欲晕去,欲待张口再骂,却是话也说不出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