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素心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回 剑破夜空埋恨种 血洒华堂孕仇根(3)


  万震山道:“不错。这是我姓万的通风报讯。咱们在江湖上吃饭,打家劫舍,原也没有什么,可是你兄弟吕和强奸人家黄花闺女,连坏四条人命。这种事天人共愤,我姓万的不能不管。”

  众人一听,都大声叫嚷起来:“伤天害理,不知羞耻!”“贼强盗,绑了他起来送官。”“采花大盗,居然胆敢到江陵中来撒野!”

  吕通突然一个箭步,从庭院中窜到厅前,横过手臂,便向楹柱上击了过去。只听得喀喇喇一响,一条径长近尺的楹柱登时断为两截,屋瓦纷纷堕下,院中厅前,一片烟尘弥漫。

  吕通大声叫道:“万震山,你有种来拚个死活!”

  众人见他陡然露了这手铁臂功,心中都是一凛,均想:“若是身上给他手臂这么横扫一记,哪里还有命在?”

  万震山冷笑道:“吕大寨主,十年不见,你功夫果然大大长进了。只可惜似你这等人物,武功越强,害人越多。姓万的年纪虽老,只得来领教领教。”说着缓步而出。

  忽然间人丛中窜出一粗眉大眼的少年,没声里欺近身去,双臂一翻,已牢牢勾住吕通的两条手臂,大声叫道:“你弄脏了我师父的新衣服,快快赔来!”正是戚长发的弟子狄云。

  吕通双臂一振,欲待将这少年震开,不料狄云生就一身蛮力,竟是死命勾住了他的手臂,无法挣脱,吕通这铁臂功须得横扫直击,方能发挥威力,冷不防被他勾住了,臂上劲力都使不出来。他大怒之下,右膝一举,撞在狄云的小腹之上,喝道:“快放手!”狄云吃痛,臂力一松。吕通一招“脱袍让位”,解脱了的双臂,呼的一拳击出,正是“六合拳”中的“乌龙探海”。

  狄云一窜让开,叫道:“我不跟你打架。我师父这件新袍子,化了三两银缝的,咱们卖了大牯牛大黄,才缝了三套衣服,今儿第一次上身……”吕通怒道:“楞小子,胡说八道什么?”狄云冲上三步,叫道:“你快赔来!”他是农家子弟,最是爱惜物力,眼见师父卖去心爱的大牯牛缝了三套新衣,第一次穿出来便糟蹋了,教他如何不深感痛惜?他也不理吕通跟万震山之间有什么江湖过节,师父这件袍子总之是非赔不可。

  万震山道:“贤侄退下,你师父的袍子由我赔偿便是。”狄云道:“我冲着他赔,他要是一走了之,你又不认账,那便糟了。”说着伸手又去扭吕通的衣襟。吕通身子一闪,砰的一拳,击在狄云胸口,只打得他身子一晃,险险摔倒。万震山又道:“狄贤侄退下!”语气已颇为严峻。

  狄云红了双眼,喝道:“你不赔衣服还打人,不讲理么!”吕通笑道:“我打你这浑小子便怎样?”狄云道:“我也打你!”身形一挫,左掌斜劈,右掌已从左掌掌底穿出。吕通微微一愣:“浑小子的拳法倒是不弱。”当下使招“打虎式”,左腿一虚,右拳挥击出去。

  两人这一搭上手,以快打快,霎时间拆了十余招。狄云自幼得戚长发教导,每日与师妹戚芳过招比剑,临敌的经验着实丰富。吕通虽是晋中大盗、黑道中的成名人物,但一时之间,却也打他不倒,几次要使铁臂功,都被他乖巧避开,在他肩头打中了两拳,狄云肉厚骨壮,又未曾受伤。

  再拆数招,吕通焦躁起来,心想自己远道前来寻仇,连敌人门下一个无名弟子都拾夺不下,传出去颜面何存?突然间拳法一变,自“六合拳”变为“赤尻连拳”。这套拳法亦是“六合拳”中一路,只是杂以猴拳,讲究搂、打、腾、封、踢、潭、扫、挂,又加上“猫窜、狗闪、兔滚、鹰翻、松子灵、细胸巧、鹞子翻身、跺子脚”八式、式中套式、变幻多端。狄云没见过这种打法,心中一慌,一腿上接连被他踹了两脚。

  万震山瞧出他不是敌手,喝道:“狄贤侄退下,你打他不过。”狄云性子极是执拗,叫道:“打他不过也要打。”砰的一响,胸口又是被吕通打了一拳。戚芳在旁瞧着,一直为师哥躭心,这时忍不住也叫:“师哥,不用打了,让万师伯打发他。”但狄云双臂直上直下,不顾性命的前冲,口中不住叫喝:“我不怕你,我不怕你。”

  砰的一声,狄云鼻子又中了一拳,登时鲜血淋漓。万震山皱起了眉头,向戚长发道:“师弟,他不听我话,你叫他下来吧。”戚长发哼了一声,道:“让他吃一点苦头,待会我去会会这个采花大盗。”

  便在此时,大门外走进一个蓬头垢面的老乞丐来,左手拿着一只破碗,右手柱着一根竹棒,嘶哑着嗓子说道:“老爷今日做喜事,布施老化子一口冷饭吃。”

  众人都是全神贯注的瞧着吕通与狄云打斗,谁也没去理会这乞丐。他呻吟着叫道:“啊唷饿死了,饿死了。”突然左足踏在地下的粪便之中,脚下一滑,俯身摔将下来,他大叫一声:“啊呦,跌死了!”手中的破碗和竹棒同时摔出。说也真巧,那破碗正好掷在吕通后背的“志室穴”上,竹棒一端却在吕通膝蛮的“曲泉穴”中一碰。

  吕通膝间一软,一足跪倒,同时全身酸麻,似乎突然虚脱。狄云双拳齐出,砰砰两声,将吕通一庞大的身子打得飞了起来,啪的一响,臭水四溅,正摔在他自己携来的粪便之中。

  这一下变故人人大出意料之外,只见吕通狼狈万状的爬起身来,抱头鼠窜而出。众贺客哈哈大笑,齐声呼喝:“拿住他,拿住他!”“别让这贼子跑了。”狄云兀自大叫:“赔我师父的袍子。”待要赶出,突觉左臂被人握住,动弹不得,侧头一看,正是师父。戚长发道:“你侥幸得胜,还追什么?”

  戚芳抽出手帕,给狄云擦去脸上鲜血。狄云一低头,只见自己新衫的衣襟上点点滴滴的都是鲜血,不禁大急,道:“糟糕,糟糕!我这件新衣也弄脏了。”只见那老乞丐蹒跚着走出大门,喃喃自语:“饭没讨着,反赔了一只饭碗。”狄云知道适才取胜,全靠这乞丐的一跌,从身掏出二十枚大钱,追出去塞在他的手里。那老丐道:“多谢,多谢!”

  当晚万震山大张筵席,款待来自各处的贺客。

  席上自是人人谈论日间这一件趣事,大家都说狄云福气好,眼见不敌,刚好这老乞丐进来摔了一跤,扰乱了吕通的心神。大家也不免称赞狄云小小年纪,居然有这等胆识,和这黑道上的成名人物缠斗到数十招,那也已极不容易。自然也有人说道是寿星公洪福齐天,否则那有这么巧,老乞丐摔个两八叉,竟然就此退了强敌。

  众宾客这一称赞狄云,万震山手下的八弟子不免睑上黯然无光。那吕通本是冲着万震山而来,万门弟子不出手,却教师叔一个呆头呆脑的乡下弟子强自出头,打退了敌人。八个弟子个个心中愤愤,可又不便发作。

  万震山亲自敬过酒后,大弟子鲁坤、二弟子周圻、三弟子万圭、四弟子孙均、五弟子卜垣、六弟子吴坎、七弟子冯坦、八弟子沈城一席席过来敬酒。

  万震山的八名弟子都以“土”为名,其中第三弟手万圭,是万震山的独子。他长身玉立,脸型微见瘦削,甚为俊美潇洒,倒像是个富家公子,不似大师兄鲁坤、二师兄周圻那么赳赳昂昂。这八个人敬了师叔戚长发一杯,便要向狄云敬酒。万圭说道:“今日狄师兄替家父挣了好大的面子,咱师兄弟八人,每个都非敬狄兄一大杯不可。”狄云素来不会喝酒,双手乱摇,说道:“我不会喝,我不会喝。”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