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素心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回 剑破夜空埋恨种 血洒华堂孕仇根(2)


  卜垣脸上却无丝毫笑意,说道:“师父知道师叔定是不信,下月十六,是师父他老人家五十岁寿辰,请师叔带同师弟师妹,同去荆州喝杯水酒,师父命晚辈前来相邀,无论如何要请师叔光临。师父说道,他的‘素心剑法’恐怕还有练得不到之处,要请师叔指点指点。”

  戚长发微微变色,道:“我那二师兄言达平你也去请过了么?”卜垣道:“言二师叔行踪无定,师父已派了二师哥、三师哥、四师哥三位,分别到河朔、江南、云贵三处寻访。戚师叔可曾听到言二师叔的讯息么?”

  戚长发叹了口气,说道:“咱们师兄弟三人之中,二师兄武功最强,若是他练成了‘素心剑’法,我倒还有三分相信。你师父嘛,嘿嘿,我不信,我不信。”

  他左手抓住壶,在碗中满满倒了一碗,右手拿着酒碗,却不便喝,忽然大声道:“好!下月十六,我准到荆州,给你师父拜寿,倒要瞧瞧他的‘素心剑’法,是怎么一副模样。”

  他将酒碗重重在桌上一顿,又是半碗酒泼了出来,溅得桌上、衣襟上都是酒水。

  ***

  “爹爹,你将大黄拿去卖了,来年咱们耕田怎么算啊?”

  “来年到来年再说,哪管得这许多?”“爹爹,咱们在这儿不是好好的么?到荆州去干什么?什么万师伯做生日,卖了大黄做盘缠,我说犯不着。”

  “阿芳,爹爹答应了卜垣的,一定得去。大丈夫一言既出,怎能反悔?带了你和阿云到大地方见见世面,别一辈子做乡下人。”

  “做乡下人有什么不好?我不要见什么世面。大黄是我从小养大的,我带着牠去吃草,带着牠回家。爹爹,你瞧瞧大黄在流眼泪,牠不肯去。”

  “傻姑娘!牛是畜生,知道什么?快放开手。”

  “我不放手。人家买了大黄去宰来吃了,我不舍得。”

  “不会宰的,人家买了去耕田。”

  “昨天王屠户来跟你说什么?一定是买大黄去杀了。你骗我,你骗我。你瞧,大黄在流眼泪。大黄,大黄,我不放你去。云哥,云哥!快来,爹爹要卖了大黄……”

  “阿芳!爹爹也舍不得大黄。可是咱们空手上人家去拜寿,那成么?你和阿云也得缝两套新衣,免得让人家看轻了。你师伯夸口说练成了‘素心剑’法,我就是不信,非得亲眼去瞧瞧不可。乖孩子,放开了手。”“大黄,人家要宰你,你就用角撞他,自己逃回来,不!人家会追来的,你逃得远远的,逃到山里……”

  ***

  半个月之后,“铁锁横江”戚长发带同徒儿狄云、女儿戚芳,来到了荆州,一打听“五云手”万震山,途人说道:“威震两湖万老英雄的家还用问?那边最大的屋子,朱漆墙门的便是了。”

  戚长发穿着万震山所送的皮袍,狄云和戚芳也都穿了新衣,但三个人都不免土头土脑,一走到万家大宅之前,瞧见那挂灯结彩、贺客盈门的气派,心中都是暗自嘀咕。戚长发正待向门公询问,忽见卜垣正从门里出来,他心中一喜,叫道:“卜贤侄,我来啦。”

  卜垣忙迎将出来,喜道:“戚师叔到了。狄师弟好,师妹好。师父正牵记着师叔呢。请吧!”

  戚长发一走进门,鼓乐手吹奏起迎宾的乐曲来。锁呐突响,狄云吃了一惊。

  大厅上一个身形魁梧的老者正在和众宾客周旋。戚长发叫道:“大师哥,我来啦!”那老者一怔,似乎认不出他,呆了一呆,这才满脸笑容的抢将出来,呵呵笑道:“老三,你老得很了,我几乎不认得你啦!”

  师兄弟正要拉手欢然叙旧,忽然鼻中闻到一股奇臭,接着一个破锣似一声音喝道:“万震山,你十年前欠我一文钱,今日该还了吧?”戚长发一转头,只见一人提起一只木桶,双手一扬,满桶粪水,疾向万震山泼了过来。

  戚长发应变奇速,双手抓住长袍,运劲一崩,啪啪啪啪一阵轻响过去,扣子崩断,左手抓住长袍插外,一件长袍便如船帆鼓风,将泼来的粪水尽数兜在其中。他顺手一送,兜满粪水的长袍向来人疾飞过去。

  那人掷出手中粪桶,跃在一旁,砰彭、啪啦,粪桶和长袍先后着地,满厅中都是臭气。

  只见那人满腮虬髯,身形魁梧,威风凛凛的站在当地,便如是一尊铁塔相似,哈哈大笑的说道:“万震山,兄弟千里迢迢的来给你拜寿,无以为敬,送上黄金万两!”

  万震山手下共有八名弟子,见此人存心前来捣乱,将一座寿堂弄得秽气冲天,无不大怒,八个人一拥而上,要揪住他打个半死。

  万震山喝道:“都给我站住了。”八名弟子听得师父呼喝,不敢有违,当即停步。二弟子周圻性子最是暴躁,登时王八羔子的向那大汉破口大骂:“操你奶奶的雄,你是什么东西?今天是万老爷的好日子,却来搅局,不揍你个饱,也不知道五云手万家的厉害。”

  五云手万震山已认出这虬髯汉子的来历,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太行山吕大寨主到了。吕大寨主这几年发财啊,家中堆满了黄金万两使不完,随身还带着这许多。”

  众宾客听到“太行山吕大寨主”这七个字,许多人便纷纷交头接耳的议论:“原来是太行山的吕通,不知他如何跟万老爷子结下了梁子。”“这吕通是北五省中黑道上极厉害的人物,一手六合刀六合拳,黄河南北可是大大的有名。”“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只怕今日有一番热闹瞧的了。”

  只听吕通冷笑一声,说道:“十年之前,咱兄弟在太原府做案,暗中有人通风报讯,坏了咱的买卖。那也不打紧,却累得咱兄弟吕和坏在鹰爪子手里,死于非命。直到三年之前,我才查到原来是你这姓万的干的好事。此歹怎待讲?”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