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历史 > 魏书选译 > 上一页    下一页
祖莹传


  祖莹,字元珍,范阳遒人。曾祖祖敏,在慕容垂政权中任平原太守。太祖平定中山,赐给他安固子爵位,拜授尚书左丞。死后,朝廷赠他为并州刺史。祖嶷,字元达。因为从驾出征平原的功劳,晋爵为侯,位至冯翊太守,死后朝廷赠他为幽州刺史。父亲祖季真,很熟悉前言往事,官至中书侍郎,卒于安远将军、巨鹿太守任上。

  祖莹八岁,便能诵读《诗经》、《尚书》,十二岁,为中书学生,刻苦好学,不分昼夜地读书,父母担心他会读出病来,想制止他这样做但却不行,他经常在炭灰之中藏着火种,赶走书僮仆人,父母睡觉之后,用衣服遮住窗户,以防止光线漏出去,被家人发觉。由此他的声誉更高了,内外亲属都叫他为“圣小儿”。祖莹尤其喜欢写文章,中书监高允每每赞叹说:“这青年富有才识,不是其他学生能赶得上的,他一定会有大出息的。”

  当时中书博士张天龙讲授《尚书》,选他为都讲。学生们都来了,祖莹晚上读书太劳累了,竟不知天亮了。上课时间已到,忙乱中祖莹误把同房学生赵郡的李孝怡一本《曲礼》拿到讲台上去了。博士十分严厉,祖莹不敢回去换书,于是只好把《曲礼》放到案桌上,念诵《尚书》文三篇,竟不漏一字。讲完之后,孝怡觉得很奇怪,查明原委,就向博士说了这件事,惹得学中师生,大为惊奇。后来高祖听说此事,召他入内宫,要他诵背五经章句,并讲述大义,皇帝惊叹不已。祖莹出去之后,高祖开玩笑地对卢昶说:“过去流放共工的幽州北边荒凉地方,怎么会冒出这样的孩子来?”卢昶说:“当是才为世而生。”祖莹以才学名声被任命为太学博士。征授司徒、彭城王元勰的法曹参军。

  高祖对勰说:“萧赜以王元长为子良法曹,今天我为你任命祖莹,这岂不可以与之匹敌了吗?”命祖莹为彭城王元勰幕府书记。祖莹与陈郡的袁翻齐名秀出,当时人编了一首歌谣说:“京师楚楚,袁与祖;洛中翩翩,祖与袁。”又迁任尚书三公郎。尚书令王肃曾经在衙门里吟咏一首《悲平城诗》,诗说:“悲平城,驱马入云中。阴山常晦雪,荒松无罢风。”

  彭城王元勰很是为其文辞优美所嗟叹,想让王肃再吟,可是语出差错:“王公您吟咏情性,词语声律,都特别优美,是不是可以再吟一遍《悲彭城诗》。”王肃一听,开玩笑说:“怎么《悲平城》变成了《悲彭城》了。”元勰顿时脸红。祖莹当时在座,就说:“有《悲彭城》,只不过是王公您没有见过。”王肃说:“能否读来听听。”祖莹应声诵读:“悲彭城,楚歌四面起;尸积石梁亭,血流睢水里。”王肃听罢,很是惊叹。勰也大为高兴,回来对祖莹说:“当时你定是神口。今天若不是你,我非得被吴子所屈不可。”

  祖莹任冀州镇东府长史,因贿赂一事败露,被除名。后来侍中崔光推荐他为博士,仍领授尚书左户部职。李崇以都督身份北征,引莹为其长史。因军资被人截没,又被除名。没多久,任散骑侍郎。孝昌年间,在广平王府第挖得古代宝印,皇帝下诏让祖莹与黄门侍郎李琰之辨别为什么时候的东西。祖莹说:“这是于阗国王在晋朝太康年间献给皇上的礼物。”于是用墨涂字验看,果然像祖莹所说那样,当时人称他为博物多识的专家。累迁国子祭酒,领给事黄门侍郎,幽州大中正,监察记录皇帝起居事,又监督朝议事宜。元颢来到洛阳,任祖莹为殿中尚书。庄帝还宫,因他替元颢起草诏书,列举尔朱荣罪状,免官。

  后来,朝廷又提拔他为秘书监,中正官职如故。因他参加讨论律历,朝廷赐他爵位容城县子。因事被囚廷尉狱中。前废帝升任他为车骑将军。当初,庄帝末年,尔朱兆入洛阳,军人焚烧掌音乐的官署,钟石管弦等各种乐器,无一幸存。皇帝令祖莹与录尚书事长孙稚、侍中元孚掌管制造各种乐器,三年就制造完成,具体情况记在《乐志》。升为车骑大将军。等到出帝登基,祖莹以太常行礼,被封为文安县子。

  天平初年(534~535),都将迁邺,齐献武王就此事召见祖莹讨论。因功迁升仪同三司,晋爵为伯。逝世,朝廷赠他为尚书左仆射、司徒公、冀州刺史。

  祖莹以文学为世人所重,他常对人说:“文章必须自出匠心,成一家风骨,怎能道别人可以说出的呢?”大概这话说的是世人喜欢剽窃他人文字,以作己用的现象。祖莹的文章,也不是没有天才的火花,只是不能调整统一,玉石都有,剪裁功夫,却不如袁、常二人。祖莹性情豪爽,气节很高,士人有什么麻烦事,托命于他,他必然会尽力相救,当时人也因此夸奖他。祖莹的文集流行于世。子祖王廷,字孝征,袭其爵位。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