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历史 > 魏书选译 > 上一页    下一页
房景先传


  房景先,字光胄。幼小孤贫,无钱从师受学,他的母亲自己教他《毛诗》、《曲礼》。十二岁半,向母亲请求说:“怎么可以让兄当雇工以供景先呢?我要求自求衣食,然后就学。”母亲怜其幼小,不答应。房景先苦苦请求,就依了,于是得到一件羊皮袄,房景先欣然自足。他白天打柴做活,晚上诵读经史,勤奋好学,大通六艺。

  太和年间,依惯例得以还乡,郡府征为功曹。州中举其为秀才,正逢州将卒,房景先不得对策。起官为太学博士。当时的太常刘芳、侍中崔光都是当代儒宗,赞叹房景先的学识渊博,崔光于是奏荐他为兼著作佐郎,修撰国史。不久除任司徒祭酒、员外郎。侍中穆绍又启奏荐房景先撰写《世宗起居注》。累迁为步兵校尉、领尚书郎、齐州中正,每任一职都有才当其官的称誉。

  房景先沉敏方正,侍奉兄长恭敬谨细出入家门都向兄第禀报,早晚参省,侧立移时,兄也正襟危坐,两人相敬如对宾客。兄长曾经卧病在床,房景先在一旁侍奉汤药、衣冠不解,形容憔悴。亲友见后无不哀怜。

  神龟元年(518),萧衍的龙骧将军田申能据东阳城内附,帝派房景先为行台,征发二荆州兵马声援他,房景先在军中遇病还朝。这一年在家里去世,时年四十三岁。朝廷赠他为使持节、冠军将军、洛州刺史,谥称文景。房景先生前撰《五经疑问》一百多篇,其言精当,今流行于世,原文很多,现略举其中有关世教的文字:

  “问王者受命,木火相生曰:金、木、水、火、土五精交相感应,秉受灵气者兴盛。金德方隆,祥发华渚;水运告昌,瑶光启祚。人道承天,天理应实,承受、凋谢既已彰明,玄冥命祚相合如契。相生之义,相递不违。至如汤武革命,任用杀伐,水火为次,遵而不改。既然事乖代终,而数同纳麓。逆顺且殊,祯运宜异,而兆征不差,有疑符应。

  “问禹以鲧配天,舜不受命说:明明上天,下土是冒。道高的负扆四方,神积的郊原斯主。所以循天,不能私其子;尊尧,不敢尊其父。鲧既然罪行彰于山川,受极于羽裔,化质与鱼兽为群。铭精不能上乘冥尾,而厚尊配于国阳,当升烟之大礼。假如存之身边,便乱祭礼大典。如此降上帝为罪鬼之位,奏夹钟为介虫之乐,奉天的道教,不也沦落了吗?

  “问汤尊稷废柱曰:神积道存,异世同尊;列山被享,绵延前代。成汤革命承天,当愆阳之运,他不思理数之有时,黜之功于百世。且毕、冥二宿感应,风雨出现异兆,尊崇播种繁殖的神灵,而邀滂润之祥,这升废之道,不也谬妄吗?如柱不应举荐,虞夏就应失在前面;如以岁久应迁,百神可计日而代。我求之二三,并未穷究过去的道理。

  “问汤克桀,欲迁夏社为不可;武王灭纣,以亳社为亡国之诫说:神无定方,惟人为主,道协无为,依从天地,弃德不崇,百灵更祀。周武承天,礼存全秩,升崇后稷以当四圭之尊,贬土祗隔牲币之享。就如言之,稷秉掌灵威,诚该追配合适的位置,社非商神,孝合尔考之过失,殷商一朝的教训,岂止在此?

  “问《易》著革命之爻,而没有揖让之象说:玄黄剖断分别,人道为尊上,含灵贮化,所以义始元首。因此飞龙启征、大人乃就。等到理运相推,帝图异序。虞宾以为善终顺守,有惭未尽,不显揖让卦象,而著往日之美。哪能示百姓为贻这样的谋划,训万世而开安思之策?求之反哀,未识理恕。”

  符玺郎王神贵作书回答,名叫《辨疑》,合成十卷,也值一看。前废帝时书奏上。皇帝亲自执卷,与神贵二人往复诘答,帝称其用心良苦,特别除授神贵的儿子王鸿彦为奉朝请一职。

  景先子房延祐,武定末年(550),为太子家令。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