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史籍 > 辽史 > 上一页    下一页
韩知古传


  韩知古,蓟州玉田人,善谋有识量。太祖平蓟时,知古六岁,为淳钦皇后兄欲稳所得。后来嫔,知古从焉,未得省见。久之,负其有,怏怏不得志,挺身逃庸保,以供资用。其子匡嗣得亲近太祖,因间言。太祖召见与语,贤之,命参谋议。神册初,遥授彰武军节度使。久之,信任益笃,总知汉儿司事,兼主诸国礼仪。时仪法疏阔,知古援据故典,参酌国俗,与汉仪杂就之,使国人易知而行。顷之,拜左仆射,与康默记将汉军征渤海有功,迁中书令。天显中卒,为佐命功臣之一。子匡嗣。

  匡嗣以善医,直长乐宫,皇后视之犹子。应历十年,为太祖庙详稳。后宋王喜隐谋叛,辞引匡嗣,上置不问。初,景宗在藩邸,善匡嗣。即位,拜上京留守。顷之,王燕,改南京留守。保宁末,以留守摄枢密使。时耶律虎古使宋还,言宋人必取河东,合先事以为备。匡嗣诋之曰:“宁有是!”已而宋人果取太原,乘胜逼燕。匡嗣与南府宰相沙、惕隐休哥侵宋,军于满城。方阵,宋人请降。匡嗣欲纳之,休哥曰:“彼军气甚锐,疑诱我也。可整顿士卒以御。”匡嗣不听。俄而宋军鼓噪薄我,众蹙践,尘起涨天。匡嗣仓卒谕诸将,无当其锋。众既奔,遇伏兵扼要路,匡嗣弃旗鼓遁,其众走易州山,独休哥收所弃兵械,全军还。帝怒匡嗣,数之曰:“尔违众谋,深入敌境,尔罪一也;号令不肃,行伍不整,尔罪二也;弃我师旅,挺身鼠窜,尔罪三也;侦候失机,守御弗备,尔罪四也;捐弃旗鼓,损威辱国,尔罪五也。”促令诛之。皇后引诸内戚徐为开解,上重违其请。良久,威稍霁,乃杖而免之。既而遥授晋昌军节度使。乾亨三年,改西南面招讨使,卒。睿智皇后闻之,遣使临吊,赙赠甚厚,后追赠尚书令。

  五子:德源,德让,后赐名隆运,德威,德崇,德凝。德源、德凝附传,余各有传。

  德源,性愚而贪,早侍景宗邸。及即位,列近侍。保宁间,官崇义、兴国二军节度使,加检校太师。以贿名,德让贻书谏之,终不悛。以故论者少之。后加同政事门下平章事,遥摄保宁军节度使。乾亨初卒。

  德凝,廉逊谦谨。保宁中,迁护军司徒。开泰中,累迁护卫太保、都宫使、崇义军节度使。移镇广德,秩满,部民请留,从之。改西南面招讨使,党项隆益答叛,平之。迁大同军节度使,卒于官。

  子郭三,终天德军节度使。孙高家奴,终南院宣徽使;高十,终辽兴军节度使。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