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史籍 > 金史 > 上一页    下一页
大㚖传


  大㚖,本名挞不野,其先辽阳人,世仕辽有显者。太祖伐辽,辽人征兵辽阳,时㚖年二十余,在选中。辽兵败,㚖脱身走宁江。宁江破,㚖越城而逃,为军士所获,太祖问其家世,因收养之。收国二年,为东京奚民谋克。是时,初破高永昌,东京旁郡邑未尽服属,使㚖伺察反侧。有闻必达,太祖以为忠实,授猛安,兼同知东京留守事。

  取中、西两京,隶阇母军。辽军二十万来战,吴王使㚖以本部守营,㚖坚请出战,不许。或谓㚖曰:“战,危事,独苦请,何也?”㚖曰:“丈夫不得一决胜负,尚何为。苟临战不捷,虽死犹生也。”吴王闻而壮之,乃遣出战。既合战,阇母军少却,辽兵后蹑之,㚖麾本部兵横击,杀数百人,由是显名军中。

  天会三年,宗望伐宋,信德府居燕、汴之中,可驻军以济缓急,欲遂攻之,恐不能亟下,议未决。㚖独率本部兵,选善射者射其城楼,别以轻锐潜升于楼角之间,遂克其城。明年,军至浚州,宋人已烧河桥,宗望下令,“军中有能先济者功为上”。㚖捕得十余舟,使勇悍者径渡,击其守者而夺其戍栅,由是大军俱济。

  八月,再伐宋,授万户,赐金牌。既破汴京,㚖为河间路都统。已克河间,阇母怒其不早降,因纵军大掠,㚖谏止之,已掠者官为赎还。除河间尹,从攻袭庆府。先一日,㚖命军士预备畚锸及薪,既傅城,诸将方经营攻具,未鸣鼓,㚖军有素备,遂先登。军帅以㚖未鸣鼓辄战,不如军令,请罪㚖,朝廷释弗问,仍例赏之。

  宗弼伐江南,济淮,宋将时康民率兵十七万来拒,㚖率本部从击,败之。复以骑二千与当海击败淮南贼十万,杀万余人,王善来降。将渡江,㚖军先渡,舟行去岸尚远,宋列兵江口,㚖视其水可涉,则麾兵舍舟趋岸疾击之,宋兵走,大军相继而济。俄遇杜充兵六万于江宁之西,㚖与鹘卢补击走之。师还,㚖留为扬州都统,经略淮、海、高邮之间。再为河间尹,兼总河北东路兵马。

  十一年,入见,太宗赐坐,慰劳甚久,特迁太子太保,赐衣一袭、马二匹及鞍辔铠甲,改元帅右都监。齐国废,㚖守汴京。熙宗念㚖久劳,降御书宠异之。天眷三年,罢汉、渤海千户谋克,以㚖旧臣,独命依旧世袭千户。是岁,拜元帅右监军。

  宗弼再伐宋,宋人称臣乞和,遂班师,㚖独留汴,行元帅府事。皇统三年,加开府仪同三司。八年,进左监军。天德二年,改右副元帅,兼行台左丞。迁平章行台省事,进行台右丞相,右副元帅如故。海陵疑左副元帅撒离喝,以为行台左丞相,使㚖伺察之,诏军事不令撒离喝与闻。撒离喝不知海陵意旨,每与㚖争军事不能得,遂与㚖有隙。海陵竟杀撒离喝,召㚖入朝,拜尚书右丞相,封神麓郡王。

  四年,请老,为东京留守。

  贞元三年,拜太傅,领三省事,累封汉国王。十二月,有疾,海陵幸其第问之。是岁,薨,年六十八。

  海陵亲临哭之,诏有司废务三日,禁乐三日。其三日当赐三国使馆燕,以不赐教坊乐,命左宣徽使敬嗣晖宣谕之。赠太师、晋国王,谥杰忠,遣使护丧归葬。

  正隆夺王爵,赠太傅、梁国公。

  子磐。

  磐,本名蒲速越,以大臣子累官登州刺史,袭猛安。大定三年,除嵩州刺史,从仆散忠义伐宋有功。五年,召为符宝郎,迁拱卫直都指挥使。

  初,磐以伐宋功,进官一阶,磐心少之,颇形于言。上闻之,下吏按问,杖一百五十,改左卫将军。诏求良弓,磐多自取,及护卫入直者,辄以己意更代。护卫娄室告其事,诏点检司诘问。磐有妹在宫中为宝林,磐属内侍僧儿员思忠使言于宝林曰:“我无罪,问事者迫我,使自诬服。”宝林诉于上,上怒,杖僧儿一百,磐责陇州防御使。上戒之曰:“汝在近密,执迷自用,朕以卿父之功,不忍废弃,姑令补外,其思勉之。”改亳州防御使,迁武宁军节度使,坐事除名。起为韩州刺史。改祁州刺史,复坐事,削四官,解职。

  久之,尚书省奏“大磐以年当叙”,上曰:“刚暴之人,屡冒刑章,不可复用。太傅大㚖,别无嫡嗣,其世袭猛安谋克,不可易也。”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