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桃花扇 > 上一页    下一页
续四十出 余韵


  ◎戊子九月

  (净扮樵子挑担上)
  〔西江月〕
  放目苍崖万丈,拂头红树千枝;云深猛虎出无时,也避人间弓矢。
  建业城啼夜鬼,维扬井贮秋尸;樵夫剩得命如丝,满肚南朝野史。
  在下苏昆生,自从乙酉年同香君到山,一住三载,俺就不曾回家,往来牛首、栖霞,采樵度日。谁想柳敬亭与俺同志,买只小船,也在此捕鱼为业。且喜山深树老,江阔人稀;每日相逢,便把斧头敲着船头,浩浩落落,尽俺歌唱,好不快活。今日柴担早歇,专等他来促膝闲话,怎的还不见到。
  (歇担盹睡介)
  (丑扮渔翁摇船上)年年垂钓鬓如银,爱此江山胜富春;歌舞丛中征战里,渔翁都是过来人。俺柳敬亭送侯朝宗修道之后,就在这龙潭江畔,捕鱼三载,把些兴亡旧事,付之风月闲谈。今值秋雨新晴,江光似练,正好寻苏昆生饮酒谈心。(指介)你看,他早已醉倒在地,待我上岸,唤他醒来。(作上岸介)(呼介)苏昆生——
  (净醒介)大哥果然来了。
  (丑拱介)贤弟偏杯呀!
  (净)柴不曾卖,那得酒来。
  (丑)愚兄也没卖鱼,都是空囊,怎么处?
  (净)有了,有了!你输水,我输柴,大家煮茗清谈罢。

  (副末扮老赞礼,提弦携壶上)江山江山,一忙一闲,谁赢谁输,两鬓皆斑。(见介)原来是柳、苏两位老哥。
  (净、丑拱介)老相公怎得到此?
  (副末)老夫住在燕子矶边,今乃戊子年九月十七日,是福德星君降生之辰;我同些山中社友,到福德神祠祭赛已毕,路过此间。
  (净)为何挟着弦子,提着酒壶。
  (副末)见笑见笑!老夫编了几句神弦歌,名曰“问苍天”。今日弹唱乐神,社散之时,分得这瓶福酒。恰好遇着二位,就同饮三杯罢。
  (丑)怎好取扰。
  (副末)这叫做“有福同享”。
  (净、丑)好,好!
  (同坐饮介)
  (净)何不把神弦歌领略一回?
  (副末)使得!老夫的心事,正要请教二位哩。
  (弹弦唱巫腔)
  (净、丑拍手衬介)

  〔问苍天〕
  新历数,顺治朝,岁在戊子;九月秋,十七日,嘉会良时。
  击神鼓,扬灵旗,乡邻赛社;老逸民,剃白发,也到丛祠。
  椒作栋,桂为楣,唐修晋建;碧和金,丹间粉,画壁精奇。
  貌赫赫,气扬扬,福德名位;山之珍,海之宝,总掌无遗。
  超祖祢,迈君师,千人上寿;焚郁兰,奠清醑,夺户争墀。
  草笠底,有一人,掀须长叹:贫者贫,富者富,造命奚为?
  我与尔,较生辰,同月同日;囊无钱,灶断火,不啻乞儿。
  六十岁,花甲周,桑榆暮矣;乱离人,太平犬,未有亨期。
  称玉斝,坐琼筵,尔餐我看;谁为灵,谁为蠢,贵贱失宜。
  臣稽首,叫九阍,开聋启瞶;宣命司,检禄籍,何故差池。
  金阙远,紫宸高,苍天梦梦;迎神来,送神去,舆马风驰。
  歌舞罢,鸡豚收,须臾社散;倚枯槐,对斜日,独自凝思。
  浊享富,清享名,或分两例;内才多,外财少,应不同规。
  热似火,福德君,庸人父母;冷如冰,文昌帝,秀士宗师。
  神有短,圣有亏,谁能足愿;地难填,天难补,造化如斯。
  释尽了,胸中愁,欣欣微笑;江自流,云自卷,我又何疑。

  (唱完放弦介)出丑之极。
  (净)妙绝!逼真《离骚》、《九歌》了。
  (丑)失敬,失敬!不知老相公竟是财神一转哩。
  (副末让介)请干此酒。
  (净咂舌介)这寡酒好难吃也。
  (丑)愚兄倒有些下酒之物。
  (净)是什么东西?
  (丑)请猜一猜。
  (净)你的东西,不过是些鱼鳖虾蟹。
  (丑摇头介)猜不着,猜不着。
  (净)还有什么异味?
  (丑指口介)是我的舌头。
  (副末)你的舌头,你自下酒,如何让客。
  (丑笑介)你不晓得,古人以《汉书》下酒;这舌头会说《汉书》,岂非下酒之物。
  (净取酒斟介)我替老哥斟酒,老哥就把《汉书》说来。
  (副末)妙妙!只恐菜多酒少了。
  (丑)既然《汉书》太长,有我新编的一首弹词,叫做《秣陵秋》,唱来下酒罢。
  (副末)就是俺南京的近事么?
  (丑)便是!
  (净)这都是俺们耳闻眼见的,你若说差了,我要罚的。
  (丑)包管你不差。

  (丑弹弦介)
  六代兴亡,几点清弹千古慨;
  半生湖海,一声高唱万山惊。
  (照盲女弹词唱介)
  〔秣陵秋〕
  陈隋烟月恨茫茫,井带胭脂土带香;骀荡柳绵沾客鬓,叮咛莺舌恼人肠。
  中兴朝市繁华续,遗孽儿孙气焰张;只劝楼台追后主,不愁弓矢下残唐。
  蛾眉越女才承选,燕子吴歈早擅场,力士签名搜笛步,龟年协律奉椒房。
  西昆词赋新温李,乌巷冠裳旧谢王;院院宫妆金翠镜,朝朝楚楚雨云床。
  五侯阃外空狼燧,二水洲边自雀舫;指马谁攻秦相诈,入林都畏阮生狂。
  春灯已错从头认,社党重钩无缝藏;借手杀仇长乐老,胁肩媚贵半间堂。
  龙钟阁部啼梅岭,跋扈将军噪武昌;九曲河流晴唤渡,千寻江岸夜移防。
  琼花劫到雕栏损,玉树歌终画殿凉;沧海迷家龙寂寞,风尘失伴凤彷徨。
  青衣衔璧何年返,碧血溅沙此地亡;南内汤池仍蔓草,东陵辇路又斜阳。
  全开锁钥淮扬泗,难整乾坤左史黄。
  建帝飘零烈帝惨,英宗困顿武宗荒;那知还有福王一,临去秋波泪数行。

  (净)妙妙!果然一些不差。
  (副末)虽是几句弹词,竟似吴梅村一首长歌。
  (净)老哥学问大进,该敬一杯。(斟酒介)
  (丑)倒叫我吃寡酒了。
  (净)愚弟也有些须下酒之物。
  (丑)你的东西,一定是山肴野蔬了。
  (净)不是,不是。昨日南京卖柴,特地带来的。
  (丑)取来共享罢。
  (净指口介)也是舌头。
  (副末)怎的也是舌头?
  (净)不瞒二位说,我三年没到南京,忽然高兴,进城卖柴。路过孝陵,见那宝城享殿,成了刍牧之场。
  (丑)呵呀呀!那皇城如何?
  (净)那皇城墙倒宫塌,满地蒿莱了。
  (副末掩泪介)不料光景至此。
  (净)俺又一直走到秦淮,立了半晌,竟没一个人影儿。
  (丑)那长桥旧院,是咱们熟游之地,你也该去瞧瞧。
  (净)怎的没瞧,长桥已无片板,旧院剩了一堆瓦砾。
  (丑捶胸介)咳!恸死俺也。
  (净)那时疾忙回首,一路伤心;编成一套北曲,名为《哀江南》。待我唱来!

  (敲板唱弋阳腔介)俺樵夫呵!
  〔北新水令〕山松野草带花桃,猛抬头秣陵重到。残军留废垒,瘦马卧空壕。村郭萧条,城对着夕阳道。
  〔驻马听〕野火频烧,护墓长楸多半焦。山羊群跑,守陵阿监几时逃?鸽翎蝠粪满堂抛,枯枝败叶当阶罩。谁祭扫,牧儿打碎龙碑帽。
  〔沉醉东风〕横白玉八根柱倒,堕红泥半堵墙高,碎琉璃瓦片多,烂翡翠窗棂少,舞月墀燕雀常朝,直入宫门一路蒿,住几个乞儿饿殍。

  〔折桂令〕问秦淮旧日窗寮,破纸迎风,坏槛当潮,目断魂消。当年粉黛,何处笙箫?罢灯船端阳不闹,收酒旗重九无聊。白鸟飘飘,绿水滔滔,嫩黄花有些蝶飞,新红叶无个人瞧。
  〔沽美酒〕你记得跨青溪半里桥,旧红板没一条。秋水长天人过少,冷清清的落照,剩一树柳弯腰。
  〔太平令〕行到那旧院门,何用轻敲,也不怕小犬哰哰。无非是枯井颓巢,不过些砖苔砌草。手种的花条柳梢,尽意儿采樵,这黑灰是谁家厨灶?

  〔离亭宴带歇指煞〕俺曾见金陵王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

  (副末掩泪介)妙是绝妙,惹我出多少眼泪。
  (丑)这酒也不忍入唇了,大家谈谈罢。
  (副净时服,扮皂隶暗上)朝陪天子辇,暮把县官门;皂隶原无种,通侯岂有根。自家魏国公嫡亲公子徐青君的便是,生来富贵,享尽繁华。不料国破家亡,剩了区区一口。没奈何在上元县当了一名皂隶,将就度日。今奉本官签票,访拿山林隐逸,只得下乡走走。(望介)那江岸之上,有几个老儿闲坐,不免上前讨火,就便访问。正是:开国元勋留狗尾,换朝逸老缩龟头。
  (前行见介)老哥们有火借一个?
  (丑)请坐!
  (副净坐介)
  (副末问介)看你打扮,象一位公差大哥。
  (副净)便是!
  (净问介)要火吃烟么,小弟带有高烟,取出奉敬罢。
  (敲火取烟奉副净介)
  (副净吃烟介)好高烟,好高烟!(作晕醉卧倒介)
  (净扶介)
  (副净)不要拉我,让我歇一歇,就好了。(闭目卧介)
  (丑问副末介)记得三年之前,老相公捧着史阁部衣冠,要葬在梅花岭下,后来怎样?
  (副末)后来约了许多忠义之士,齐集梅花岭,招魂埋葬,倒也算千秋盛事,但不曾立得碑碣。
  (净)好事,好事,只可惜黄将军刎颈报主,抛尸路旁,竟无人埋葬。
  (副末)如今好了,也是我老汉同些村中父老,检骨殡殓,起了一座大大的坟茔,好不体面。
  (丑)你这两件功德,却也不小哩。
  (净)二位不知,那左宁南气死战船时,亲朋尽散,却是我老苏殓了他。
  (副末)难得,难得。闻他儿子左梦庚袭了前程,昨日扶柩回去了。
  (丑掩泪介)左宁南是我老柳知己。我曾托蓝田叔画他一幅影像,又求钱牧斋题赞了几句;逢时遇节,展开祭拜,也尽俺一点报答之意。
  (副净醒,作悄语介)听他说话,象几个山林隐逸。(起身问介)三位是山林隐逸么?
  (众起拱介)不敢,不敢,为何问及山林隐逸?
  (副净)三位不知么,现今礼部上本,搜寻山林隐逸。抚按大老爷张挂告示,布政司行文已经月余,并不见一人报名。府县着忙,差俺们各处访拿,三位一定是了,快快跟我回话去。
  (副末)老哥差矣,山林隐逸乃文人名士,不肯出山的。老夫原是假斯文的一个老赞礼,那里去得。
  (丑、净)我两个是说书唱曲的朋友,而今做了渔翁樵子,益发不中了。
  (副净)你们不晓得,那些文人名士,都是识时务的俊杰,从三年前俱已出山了。目下正要访拿你辈哩。
  (副末)啐,征求隐逸,乃朝廷盛典,公祖父母俱当以礼相聘,怎么要拿起来。定是你这衙役们奉行不善。
  (副净)不干我事,有本县签票在此,取出你看。(取看签票欲拿介)
  (净)果有这事哩。
  (丑)我们竟走开如何?
  (副末)有理,避祸今何晚,入山昔未深。
  (各分走下)
  (副净赶不上介)你看他登崖涉涧,竟各逃走无踪。

  〖清江引〗大泽深山随处找,预备官家要。抽出绿头签,取开红圈票,把几个白衣山人吓走了。

  (立听介)远远闻得吟诗之声,不在水边,定在林下,待我信步找去便了。(急下)
  (内吟诗曰)
  渔樵同话旧繁华,短梦寥寥记不差;
  曾恨红笺衔燕子,偏怜素扇染桃花。
  笙歌西第留何客?烟雨南朝换几家?
  传得伤心临去语,年年寒食哭天涯。

  (剧终)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