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桃花扇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十九出 栖真


  ◎乙酉六月

  〖醉扶归〗(净扮苏昆生同旦上)(旦)一丝幽恨嵌心缝,山高水远会相逢;拿住情根死不松,赚他也做游仙梦。看这万叠云白罩青松,原是俺天台洞。

  (唤介)师父,我们幸亏蓝田叔,领到栖霞山来。无意之中,敲门寻宿,偏撞着卞玉京做了这葆真庵主,留俺暂住,这也是天缘奇遇。只是侯郎不见,妾身无归,还求师父上心寻觅。
  (净)不要性急。你看烟尘满地,何处寻觅;且待庵主出来,商量个常住之法。
  (老旦扮卞玉京道妆上)

  〖皂罗袍〗何处瑶天笙弄,听云鹤缥缈,玉珮丁冬。花月姻缘半生空,几乎又把桃花种。

  (见介)草庵淡薄,屈尊二位了。
  (旦)多谢收留,感激不尽。
  (净)正有一言奉告,江北兵荒马乱,急切不敢前行;我老汉的吹歌,山中又无用处,连日搅扰,甚觉不安。
  (老旦)说那里话。旧人重到,蓬山路通;前缘不断,巫峡恨浓,连床且话襄王梦。
  (净)我苏昆生有个活计在此。(换鞋、笠,取斧、担、绳索介)趁这天晴,俺要到岭头涧底,取些松柴,供早晚炊饭之用。不强如坐吃山空么?
  (老旦)这倒不敢动劳。
  (净)大家度日,怎好偷闲。(挑担介)脚下山云冷,肩头野草香。(下)
  (老旦闭门介)
  (旦)奴家闲坐无聊,何不寻些旧衣残裳,付俺缝补,以消长夏。
  (老旦)正有一事借重。这中元节,村中男女,许到白云庵与皇后周娘娘悬挂宝旛;就求妙手,替他成造,也是十分功德哩。
  (旦)这样好事,情愿助力。
  (老旦取出旛料介)
  (旦)待奴薰香洗手,虔诚缝制起来。(作洗手缝旛介)

  〖好姐姐〗念奴前身业重,绑十指筝弦箫孔;慵线懒针,几曾解女红。(老旦)香姐心灵手巧,一捻针线,就是不同的。(旦)奴家那晓针线,凭着一点虔心罢了。仙旛捧,忏悔尽教指头肿,绣出鸳鸯别样工。

  (共绣介)
  (副末扮老赞礼,丑扮柳敬亭,背行李领生上)

  〖皂罗袍〗(生)避了干戈横纵,听飕飕一路,涧水松风。云锁栖霞两三峰,江深五月寒风送。(副末)这是栖霞山了。你们寻所道院,趁早安歇罢。(生看介)这是一座葆真庵,何不敲门一问。石墙萝户,忙寻炼翁,鹿柴鹤径,急呼道童,仙家那晓浮生恸。

  (副末敲门介)
  (老旦起问介)那个敲门?
  (副末)俺是南京来的,要借贵庵暂安行李。
  (老旦)这里是女道住持,从不留客的。

  〖好姐姐〗你看石墙四耸,昼掩了重门无缝;修真女冠,怕遭俗客哄。(丑)我们不比游方僧道,暂住何妨。(老旦)真经讽,谨把祖师清规奉,处女闺阁一样同。

  (旦)说的有理,比不得在青楼之日了。
  (老旦)这是俺修行本等,不必睬他;且去香厨用斋罢。(同下)
  (副末又敲门介)
  (生)他既谨守清规,我们也不必苦缠了。
  (副末)前面庵观尚多,待我再去访问。
  (行介)
  (副净扮丁继之,道装提药篮上)

  〖皂罗袍〗采药深山古洞,任芒鞋竹杖,踏遍芳丛。落照苍凉树玲珑,林中笋蕨充清供。(副末喜介)那边一位道人来了,待我上前问他。(拱介)老仙长,我们上山来做好事的,要借道院暂安行李,敢求方便一二!(副净认介)这位相公,好像河南侯公子。(丑)不是侯公子是那个?(副净又认介)老兄你可是柳敬亭么?(丑)便是。(生认介)呵呀!丁继老,你为何出了家也。(副净)侯相公,你不知么。俺善才迟暮,羞入旧宫;龟年疏懒,难随妙工;辞家竟把仙箓诵。

  (生)原来因此出家。
  (丑)请问住持何山?
  (副净)前面不远,有一座采真观,便是俺修炼之所。不嫌荒僻,就请暂住何如?
  (生)甚好。
  (副末)二位遇着故人,已有栖身之地。俺要上白云庵,商量醮事去了。
  (生)多谢携带。
  (副末)彼此。
  (别介)人间消业海,天上礼仙坛。(下)
  (副净携生、丑行介)跨过白泉,又登紫阁;雪洞风来,云堂雨落。
  (生惊介)前面一道溪水,隔断南山,如何过去?
  (副净)不妨。靠岸有只渔船,俺且坐船闲话,等个渔翁到来,央他撑去;不上半里,便是采真观了。
  (同上船坐介)
  (丑)我老柳少时在泰州北湾,专以捕鱼为业;这渔船是弄惯了的,待我撑去罢。
  (生)妙,妙。
  (丑撑船介)
  (生问副净介)自从梳栊香君,借重光陪,不觉别来便是三载。
  (副净)正是。且问香君入宫之后,可有消息么?
  (生)那得消息来。(取扇指介)这柄桃花扇,还是我们订盟之物,小生时刻在手。

  〖好姐姐〗把他桃花扇拥,又想起青楼旧梦;天老地荒,此情无尽穷。分飞猛,杳杳万山隔鸾凤,美满良缘半月同。

  (丑)前日皇帝私走,嫔妃逃散,料想香君也出宫门;且待南京平定,再去寻访罢。
  (生)只怕兵马赶散,未必重逢了。(掩泪介)
  (副净指介)那一带竹篱,便是俺的采真观,就请拢船上岸罢。
  (丑挽船,同上岸介)
  (副净唤介)道僮,有远客到门,快搬行李。
  (内应介)
  (副净)请进。(让入介)

  (生)门里丹台更不同,
 (副净)寂寥松下养衰翁;
  (丑)一湾溪水舟千转,
  (生)跳入蓬壶似梦中。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