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桃花扇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十八出 沉江


  ◎乙酉五月

  〖锦缠道〗(外扮史可法,毡笠急上,回头望介)
  望烽烟,杀气重,扬州沸喧;生灵尽席卷,这屠戮皆因我愚忠不转。兵和将,力竭气喘,只落了一堆尸软。俺史可法率三千子弟,死守扬州,那知力尽粮绝,外援不至。北兵今夜攻破北城,俺已满拚自尽。忽然想起明朝三百年社稷,只靠俺一身撑持,岂可效无益之死,舍孤立之君。故此缒下南城,直奔仪真,幸遇一只报船,渡过江来。(指介)那城阙隐隐,便是南京了;可恨老腿酸软,不能走动,如何是好。(惊介)呀!何处走来这匹白骡,待俺骑上,沿江跑去便了。(骑骡,折柳作鞭介)跨上白骡鞯,空江野路,哭声动九原。日近长安远,加鞭,云里指宫殿。

  (副末扮老赞礼背包裹跑上)残年还避乱,落日更思家。
  (外撞倒副末介)
  (副末)呵哟哟!几乎滚下江去。(看外介)你这位老将爷好没眼色!
  (外下骡扶起介)得罪,得罪!俺且问你,从那里来的?
  (副末)南京来的。
  (外)南京光景如何?
  (副末)你还不知么,皇帝老子逃去两三日了。目下北兵过江,满城大乱,城门都关的。
  (外惊介)呵呀,这等去也无益矣!(大哭介)皇天后土,二祖列宗,怎的半壁江山也不能保住呀。
  (副末惊介)听他哭声,倒像是史阁部。
  (问介)你是史老爷么?
  (外)下官便是。你如何认得?
  (副末)小人是太常寺一个老赞礼,曾在太平门外伺候过老爷的。
  (外认介)是呀!那日恸哭先帝,便是老兄了。
  (副末)不敢。请问老爷,为何这般狼狈!
  (外)今夜扬州失陷,才从城头缒下来的。
  (副末)要向那里去?
  (外)原要南京保驾,不想圣上也走了。(顿足哭介)

  〖普天乐〗撇下俺断篷船,丢下俺无家犬;叫天呼地千百遍,归无路,进又难前。(登高望介)那滚滚雪浪拍天,流不尽湘纍怨。(指介)有了,有了!那便是俺葬身之地。胜黄土,一丈江鱼腹宽展。(看身介)俺史可法亡国罪臣,那容的冠裳而去。(摘帽,脱袍、靴介)摘脱下袍靴冠冕。(副末)我看老爷竟像要寻死的模样。(拉住介)老爷三思,不可短见呀!(外)你看茫茫世界,留着俺史可法何处安放。累死英雄,到此日看江山换主,无可留恋。

  (跳入江翻滚下介)
  (副末呆望良久,抱靴、帽、袍服哭叫介)史老爷呀,史老爷呀!好一个尽节忠臣,若不遇着小人,谁知你投江而死呀!(大哭介)

  (丑扮柳敬亭,携生忙上)偷生辞狱吏,避乱走天涯。
  (末扮陈贞慧,小生扮吴应箕,携手忙上)日日争门户,今年傍那家。
  (生呼介)定兄,次兄,日色将晚,快些走动。
  (末、小生)来了。
  (丑)我们出狱,不觉数日,东藏西躲,终无栖身之地。前面是龙潭江岸,大家商量,分路逃生罢!
  (末)是,是。
  (见副末介)你这位老兄,为何在此恸哭?
  (副末)俺也是走路的,适才撞见史阁部老爷投江而死,由不的伤心哭他几声。
  (生)史阁部怎得到此?
  (副末)今夜扬州城陷,逃到此间,闻的皇帝已走,跺了跺脚,跳下江去了。
  (生)那有此事?
  (副末指介)这不是脱下的衣服、靴、帽么!
  (丑看介)你看衣裳里面,浑身朱印。
  (生)待俺认来。(读介) “钦命总督江北等处兵马内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印”。
  (生惊哭介)果然是史老先生。
  (末)设上衣冠,大家哭拜一番。
  (副末设衣冠介)
  (众拜哭介)

  〖古轮台〗(合)走江边,满腔愤恨向谁言。老泪风吹面,孤城一片,望救目穿。使尽残兵血战,跳出重围,故国苦恋,谁知歌罢剩空筵。长江一线,吴头楚尾路三千。尽归别姓,雨翻云变。寒涛东卷,万事付空烟。精魂显,《大招》声逐海天远。

  (生拍衣冠大哭介)
  (丑)阁部尽节,成了一代忠臣。相公不必过哀,大家分手罢!
  (生指介)你看一望烟尘,叫小生从那里归去?
  (末)我两人绕道前来,只为送兄过江;今既不能北上,何不随俺南行。
  (生)这纷纷乱世,怎能终始相依。倒是各人自便罢!
  (小生)侯兄主意若何?
  (生)我和敬亭商议,要寻一深山古寺,暂避数日,再图归计。
  (副末)我老汉正要向栖霞山去,那边地方幽僻,尽可避兵,何不同往?
  (生)这等极妙了。
  (末、小生)侯兄既有栖身之所,我们就此作别罢!
  (拜别介)伤心当此日,会面是何年。
  (末、小生掩泪下)

  (生问副末介)你到栖霞山中,有何公干?
  (副末)不瞒相公说,俺是太常寺一个老赞礼,只因太平门外哭奠先帝之日,那些文武百官,虚应故事;我老汉动了一番气恼,当时约些村中父老,捐施钱粮,趁着这七月十五日,要替崇祯皇帝建一个水陆道场。不料南京大乱,好事难行,因此携着钱粮,要到栖霞山上,虔请高僧,了此心愿。
  (丑)好事,好事!
  (生)就求携带同行便了!
  (副末)待我收拾起这衣服、靴、帽着。
  (丑)这衣服、靴、帽,你要送到何处去?
  (副末)我想扬州梅花岭,是他老人家点兵之所,待大兵退后,俺去招魂埋葬,便有史阁部千秋佳城了。
  (生)如此义举,更为难得。
  (副末背袍、靴等,生、丑随行介)

  〖余文〗山云变,江岸迁,一霎时忠魂不见,寒食何人知墓田。

 (副末)千古南朝作话传,
  (丑)伤心血泪洒山川;
  (生)仰天读罢招魂赋,
 (副末)扬子江头乱暝烟。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