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桃花扇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十七出 劫宝


  ◎乙酉五月

  〖西地锦〗(末扮黄得功戎装,副净扮田雄随上)目断长江奔放,英雄万里愁长;何时欢饮中军帐,把弓矢付儿郎。

  俺黄得功板矶一战,吓的左良玉胆丧身亡。剩他儿子左梦庚,据住九江,乌合未散,俺且驻札芜湖,防其北犯。

  (杂扮报卒上)报报报!北兵连夜渡淮,围住扬州,南京震恐,万姓奔逃了。
  (末)那凤、淮两镇,现在江北,怎不迎敌?
  (杂)闻得两位刘将军,也到上江堵截左兵,凤、淮一带,千里空营。
  (末惊介)这怎么处!
  (唤介)田雄,你是俺心腹之将;快领人马,去保南京。

  〖降黄龙〗司马威权,夜发兵符,调镇移防。谁知他拆东补西,露肘捉襟,明弃淮扬金汤。九曲天险,只用莲舟荡漾。起烟尘,金陵气暗,怎救宫墙。(下)

  (小生扮弘光帝骑马,丑扮太监韩赞周随上)

  〖前腔〗(小生)堪伤,寂寞鱼龙,潜泣江头,乞食村庄。寡人逃出南京,昼夜奔走,宫监嫔妃,渐渐失散,只有太监韩赞周,跟俺前来。这炎天赤日,瘦马独行,何处纳凉。昨日寻着魏国公徐宏基,他佯为不识,逐俺出府。今日又早来到芜湖。(指介)那前面军营,乃黄得功驻防之所,不知他肯容留寡人否。奔忙,寄人廊庑,只望他容留收养。(作下马介)此是黄得功辕门。(唤介)韩赞周,快快传他知道。(丑叫门介)门上有人么?(杂扮军卒上)是那里来的?(丑)南京来的。(拉一边悄说介)万岁爷驾到了,传你将军速出迎接。(杂)啐!万岁爷怎能到的这里?不要走来吓俺罢。(小生)你唤出黄得功来,便知真假。江浦边,迎銮护驾,旧将中郎。

  (杂咬指介)人物不同,口气又大,是不是,替他传一声。(忙入传介)
  (末慌上)那有这事,待俺认来。(见介)
  (小生)黄将军一向好么?
  (末认,忙跪介)万岁,万万岁!请入帐中,容臣朝见。
  (丑扶小生升帐坐)
  (末拜介)

  〖滚遍〗戎衣拜吾皇,戎衣拜吾皇,又把天颜仰。为甚私巡,萧条鞍马蒙尘状;失水神龙,风云飘荡。这都是臣等之罪。负国恩,一班相,一班将。

  (小生)事到今日,后悔无及,只望你保护朕躬。
  (末拍地哭奏介)皇上深居宫中,臣好戮力效命。今日下殿而走,大权已失;叫臣进不能战,退无可守,十分事业,已去九分矣。
  (小生)不必着急,寡人只要苟全性命,那皇帝一席,也不愿再做了。
  (末)呵呀!天下者祖宗之天下,圣上如何弃的。
  (小生)弃与不弃,只在将军了。
  (末)微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小生掩泪介)不料将军倒是一个忠臣。
  (末跪奏介)圣上鞍马劳顿,早到后帐安歇。军国大事,明日请旨罢。
  (丑引小生入介)
  (末)了不得,了不得!明朝三百年国运,争此一时,十五省皇图,归此片土。这是天大的干系,叫俺如何担承!
  (吩咐介)大小三军,马休解辔,人休解甲,摇铃击梆,在意小心着。
  (众应介)
  (末唤介)田雄,我与你是宿卫之官,就在这行宫门外,同卧支更罢。
  (末枕副净股,执双鞭卧介)
  (杂摇铃击梆,报更介)
  (副净悄语介)元帅,俺看这位皇帝不像享福之器,况北兵过江,人人投顺,元帅也要看风行船才好。
  (末)说那里话,常言 “孝当竭力,忠则尽命”,为人臣子,岂可怀揣二心。
  (内传鼓介)
  (末惊介)为何传鼓?
  (俱起坐介)
  (杂上报介)报元帅,有一队人马,从东北下来;说是两镇刘老爷,要会元帅商议军情。
  (末起介)好好好!三镇会齐,可以保驾无虞了,待俺看来。(望介)

  (净扮刘良佐,丑扮刘泽清,骑马领众上)
  (叫介)黄大哥在那里?
  (末喜介)果然是他二人。
  (应介)愚兄在此拱候多时了。
  (净、丑下马介)
  (净)哥哥得了宝贝,竟瞒着两个兄弟么。
  (末)什么宝贝?
  (丑)弘光呀!
  (末摇手介)不要高声,圣上安歇了。
  (净悄问介)今日还不献宝,等到几时哩?
  (末)什么宝?
  (丑)把弘光送与北朝,赏咱们个大大王爵,岂不是献宝么?
  (末喝介)唗!你们两个要来干这勾当,我黄闯子怎么容得。(持双鞭打介)
  (净、丑招架介)
  (末喊介)好反贼,好反贼!

  〖前腔〗望风便生降,望风便生降,好似波斯样。职贡朝天,思将奇货擎双掌;倒戈劫君,争功邀赏。顿丧心,全反面,真贼党。

  (净)不要破口,好好弟兄,为何厮闹。
  (末)啐!你这狗才,连君父不识,我和你认什么弟兄。(又战介)
  (副净在后指介)好个笨牛,到这时候还不见机。(拉弓搭箭介)俺田雄替你解围罢。(放箭射末腿,末倒地介)
  (净、丑大笑介)
  (副净入内,急背出小生介)
  (小生叫介)韩赞周快快跟来。
  (内不应介)
  (小生)这奴才竟舍我而去。
  (手打副净脸介)你背俺到何处去?
  (副净)到北京去。
  (小生狠咬副净肩介)
  (副净忍痛介)哎呀!咬杀我也。
  (丢小生于地,向净、丑拱介)皇帝一枚奉送。
  (净、丑拱介)领谢,领谢!
  (齐拉小生袖急走介)
  (末抱住小生腿叫介)田雄,田雄!快来夺驾。
  (副净佯拉,放手介)
  (净、丑竟拉小生下)
  (末作爬不起介)怎么起不来的?
  (副净)元帅中箭了。
  (末)那个射俺的?
  (副净)是我们放箭射贼,误伤了元帅。
  (末)瞎眼的狗才。我且问你,为何背出圣驾来?
  (副净)俺要护驾逃走的,不料被他们抢去。
  (末)你与我快快赶上。
  (副净笑介)不劳元帅吩咐。俺是一名长解子,收拾包裹,自然护送到京的。(背包裹雨伞急赶下)
  (末怒介)呵呸!这伙没良心的反贼,俺也不及杀你了。
  (哭介)苍天,苍天!怎知明朝天下,送在俺黄得功之手。

  〖尾声〗平生骁勇无人当,拉不住黄袍北上,笑断江东父老肠。

  ——罢罢罢!除却一死,无可报国。(拔剑大叫介)大小三军,都来看断头将军呀。(一剑刎死介)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