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桃花扇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十六出 逃难


  ◎乙酉五月

  〖香柳娘〗(小生扮弘光帝,便服骑马。杂扮二监、二宫女挑灯引上)听三更漏催,听三更漏催,马蹄轻快,风吹蜡泪宫门外。咱家弘光皇帝,只因左兵东犯,移镇堵截;谁知河北人马,乘虚渡淮。目下围住扬州,史可法连夜告急,人心皇皇,都无守志。那马士英、阮大铖躲的有影无踪,看来这中兴宝位也坐不稳了。千计万计,走为上计;方才骑马出宫,即发兵符一道,赚开城门,但能走出南京,便有藏身之所了。趁天街寂静,趁天街寂静,飞下凤凰台,难撇鸳鸯债。(唤介)嫔妃们走动着,不要失散了。似明驼出塞,似明驼出塞,琵琶在怀,珍珠偷洒。(急下)

  (净扮马士英骑马急上)

  〖前腔〗报长江锁开,报长江锁开,石头将坏,高官贱卖没人买。下官马士英,五更进朝,才知圣上潜逃;俺为臣的,也只得偷溜了。快微服早度,快微服早度,走出鸡鹅街,隄防仇人害。(倒指介)那一队娇娆,十车细软,便是俺的薄薄宦囊;不要叫仇家抢夺了去。(唤介)快些走动。(老旦、小旦扮姬妾骑马,杂扮夫役推车数辆上)来了,来了。(净)好,好!要随身紧带,要随身紧带,殉棺货财,贴皮恩爱。

  (绕场行介)
  (杂扮乱民数人持棒上,喝介)你是奸臣马士英,弄的民穷财尽;今日驮着妇女,装着财帛,要往那里跑?早早留下!
  (打净倒地,剥衣,抢妇女财帛下)
  (副净扮阮大铖,骑马上)

  〖前腔〗恋防江美差,恋防江美差,杀来谁代,兵符掷向空江濑。今日可用着俺的跑了;但不知贵阳相公,还是跑,还是降?(作遇净绊马足介)呵呀!你是贵阳老师相,为何卧倒在地。(净哼介)跑不得了,家眷行囊,俱被乱民抢去,还把学生打倒在地。(副净)正是。晚生的家眷行囊,都在后面,不要也被抢去。受千人笑骂,受千人笑骂,积得些金帛,娶了些娇艾。待俺回去迎来。(杂扮乱民持棒,拥妇女抬行囊上)这是阮大铖的家私,方才抢来,大家分开罢!(副净喝介)好大胆的奴才,怎敢抢截我阮老爷的家私。(杂)你就是阮大铖么?来的正好。(一棒打倒,剥衣介)饶他狗命,且到鸡鹅巷、裤子裆,烧他房子去。(俱下)(净)腰都打坏,爬不起来了。(副净)晚生的臂膊捶伤,也奉陪在此。(合)叹十分狼狈,叹十分狼狈,村拳共捱,鸡肋同坏。

  (末扮杨文骢冠带骑马,从人挑行李上)下官杨文骢,新任苏松巡抚。今日五月初十出行吉日,束装起马,一应书画古玩,暂寄媚香楼,托了蓝田叔随后带来。俺这一肩行李,倒也爽快。
  (杂禀介)请老爷趱行一步。
  (末)为何?
  (杂)街上纷纷传说,北信紧急,皇帝、宰相,今夜都走了。
  (末)有这等事,快快出城!(急走介)(马惊不前介)这也奇了,为何马惊不走。(唤介)左右看来!
  (杂看介)地下两个死人。
  (副净、净呻吟介)哎哟!哎哟!救人,救人!
  (末)还不曾死,看是何人?
  (杂细认介)好像马、阮二位老爷。
  (末喝介)胡说,那有此事!
  (勒马看,惊介)呵呀!竟是他二位。
  (下马拉介)了不得,怎么到这般田地。
  (净)被些乱民抢劫一空,仅留性命。
  (副净)我来救取,不料也遭此难。
  (末)护送的家丁都在何处?
  (净)想也乘机拐骗,四散逃走了。
  (末唤介)左右快来扶起,取出衣服,与二位老爷穿好。
  (杂与副净、净穿衣介)
  (末)幸有闲马一匹,二位叠骑,连忙出城罢。
  (杂扶净、副净上马,搂腰行介)请了,无衣共冻真师友,有马同骑好弟兄。(下)
  (杂)老爷不可与他同行,怕遇着仇人,累及我们。
  (末)是,是。(望介)你看一伙乱民,远远赶来,我们早些躲过。(作避路旁介)

  (小旦扮寇白门,丑扮郑妥娘,披发走上)

  〖前腔〗正清歌满台,正清歌满台,水裙风带,三更未歇轻盈态。(见末介)你是杨老爷,为何在此?(末认介)原来是寇白门、郑妥娘。你姊妹二人怎的出来了?(小旦)正在歌台舞殿,忽然酒罢灯昏,内监宫妃纷纷乱跑;我们不出来还等什么哩。(末)为何不见李香君?(丑)俺三个一同出来的;他脚小走不动,雇了个轿子,抬他先走了。(末问介)果然朝廷出去了么?(小旦)沈公宪、张燕筑都在后边,他们晓得真信。(外扮沈公宪,破衣抱鼓板,净扮张燕筑,科头提纱帽须髯跑上)笑临春结绮,笑临春结绮,擒虎马嘶来,排着管弦待。(见末介)久违杨老爷了。(末问介)为何这般慌张?(外)老爷还不知么?北兵杀过江来,皇帝夜间偷走了。(末)你们要向那里去?(净)各人回家瞧瞧,趁早逃生。(丑)俺们是不怕的;回到院中,预备接客。(末)此等时候,还想接客。(丑)老爷不晓得,兵马营里,才好挣钱哩。这笙歌另卖,这笙歌另卖,隋宫柳衰,吴宫花败。

  (外、净、小旦、丑俱下)
  (末)他们亲眼看见圣上出宫,这光景不妥了。快到媚香楼收拾行李,趁早还乡罢。
  (行介)

  〖前腔〗看逃亡满街,看逃亡满街,失迷君宰,百忙难出江关外。(作到介)这是李家院门。(下马急敲门介)开门,开门!(小生扮蓝瑛急上)又是那个叫门?(开门见介)杨老爷为何转来?(末)北信紧急,君臣逃散,那苏松巡抚也做不成了。整琴书襆被,整琴书襆被,换布袜青鞋,一只扁舟载。(小生)原来如此。方才香君回家,也说朝廷偷走。(唤介)香君快来。(旦上见介)杨老爷万福!(末)多日不见,今朝匆匆一叙,就要远别了。(旦)要向那里去?(末)竟回敝乡贵阳去也。(旦掩泪介)侯郎狱中未出,老爷又要还乡;撇奴孤身,谁人照看。(末)如此大乱,父子亦不相顾的。这情形紧迫,这情形紧迫,各人自裁,谁能携带。

  (净扮苏昆生急上)将军不惜命,皇帝已无家。我苏昆生自湖广回京,谁知遇此大乱,且到院中打听侯公子信息,再作商量。

  〖前腔〗俺匆忙转来,俺匆忙转来,故人何在,旌旗满眼乾坤改。来此已是,不免竟入。(见介)好呀!杨老爷在此,香君也出来了。侯相公怎的不见?(末)侯兄不曾出狱来。(旦)师父从何处来的?(净)俺为救侯郎,远赴武昌,不料宁南暴卒。俺连夜回京,忽闻乱信,急忙寻到狱门,只见封锁俱开。众囚徒四散,众囚徒四散,三面网全开,谁将秀才害。(旦哭介)师父快快替俺寻来。(末指介)望烟尘一派,望烟尘一派,抛妻弃孩,团圆难再。

  (末向旦介)好好好!有你师父作伴,下官便要出京了。(唤介)蓝田老收拾行李,同俺一路去罢。
  (小生)小弟家在杭州,怎能陪你远去。
  (末)既是这等,待俺换上行衣,就此作别便了。
  (换衣作别介)万里如魂返,三年似梦游。
  (作骑马,杂挑行李随下)
  (旦哭介)杨老爷竟自去了,只有师父知俺心事。前日累你千山万水,寻到侯郎;不想奴家进宫,侯郎入狱,两不见面。今日奴家离宫,侯郎出狱,又不见面;还求师父可怜,领着奴家各处找寻则个。
  (净)侯郎不到院中,自然出城去了。那里找寻?
  (旦)定要找寻的。

  〖前腔〗(旦)便天涯海崖,便天涯海崖,十洲方外,铁鞋踏破三千界。只要寻着侯郎,俺才住脚也。(小生)西北一带俱是兵马,料他不能渡江;若要找寻,除非东南山路。(旦)就去何妨。望荒山野道,望荒山野道,仙境似天台,三生旧缘在。(净)你既一心要寻侯郎,我老汉也要避乱,索性领你前往,只不知路向那走?(小生指介)那城东栖霞山中,人迹罕到;大锦衣张瑶星先生,弃职修仙,俺正要拜访为师。何不作伴同行,或者姻缘凑巧,亦未可知。(净)妙,妙,大家收拾包裹,一齐出城便了。(各背包裹行介)(旦)舍烟花旧寨,舍烟花旧寨,情根爱胎,何时消败。

  (净)前面是城门了,怕有人盘诘。
  (小生)快快趁空走出去罢。
  (旦)奴家脚痛,也说不得了。

  (旦)行路难时泪满腮,
  (净)飘蓬断梗出城来,
 (小生)桃源洞里无征战,
  (旦)可有莲华并蒂开。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