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桃花扇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十五出 誓师


  ◎乙酉四月

  〖贺圣朝〗(外扮史可法,白毡大帽,便服上)两年吹角列营,每日调马催征。军逃客散鬓星星,恨压广陵城。

  下官史可法,日日经略中原,究竟一筹莫展。那黄、刘三镇,皆听马、阮指使,移镇上江,堵截左兵,丢下黄河一带,千里空营。忽接塘报,本月二十一日北兵已入淮境,本标食粮之人,不足三千,那能抵当得住。这淮、扬一失,眼见京师难保,岂不完了明朝一座江山也。可恼,可恼!俺且私步城头,察看情形,再作商量。

  (丑扮家丁,提小灯随行上城介)

  〖二犯江儿水〗(外)悄上城头危径,更深人睡醒。栖乌频叫,击柝连声,女墙边,侧耳听。

  (听介)
  (内作怨介)北兵已到淮安,没个瞎鬼儿问他一声;只舍俺这几个残兵,死守这座扬州城,如何守得住。元帅好没分晓也!
  (外点头自语介)你那里晓得,万里倚长城,扬州父子兵。
  (又听介)
  (内作恨介)罢了,罢了!元帅不疼我们,早早投了北朝,各人快活去,为何尽着等死。
  (外惊介)呵呀!竟想投降了,这怎么处!他降字儿横胸,守字儿难成;这扬州剩了一分景。
  (又听介)
  (内作怒介)我们降不降,还是第二着,自家杀抢杀抢,跑他娘的。只顾守到几时呀!
  (外)咳!竟不料情形如此。听说猛惊,热心冰冷。疾忙归,夜点兵,不待明。(忙下)
  (内掌号放炮,作传操介)
  (杂扮小卒四人上)今乃四月二十四日,不是下操的日期;为何半夜三更,梅花岭放炮?快去看来!
  (急走介)
  (末扮中军,持令箭提灯上)隔江云阵列,连夜羽书飞。
  (呼介)元帅有令:大小三军,速赴梅花岭,听候点卯。
  (众排列介)
  (外戎装,旗引登坛介)月升鸱尾城吹角,星散旄头帐点兵。中军何在?
  (末跪介)有!
  (外)目下北信紧急,淮城失守,这扬州乃江北要地,倘有疏虞,京师难保。快传五营四哨,点齐人马,各照汛地昼夜严防。敢有倡言惑众者,军法从事。
  (末)得令!
  (传令向内介)元帅有令,三军听者。各照汛地昼夜严防,敢有倡言惑众者,军法从事。
  (内不应)
  (外)怎么寂然无声?
  (吩咐中军介)再传军令,叫他高声答应。
  (末又高声传介)
  (内不应)
  (外)仍然不应,着击鼓传令。
  (末击鼓又传,又不应介)
  (外)分明都有离叛之心了。
  (顿足介)不料天意人心,到如此田地。
  (哭介)

  〖前腔〗皇天列圣,高高呼不省。阑珊残局,剩俺支撑,奈人心俱瓦崩。俺史可法好苦命也!(哭介)协力少良朋,同心无弟兄。只靠你们三千子弟,谁料今日呵,都想逃生,漫不关情;这江山倒像设着筵席请。(拍胸介)史可法,史可法!平生枉读诗书,空谈忠孝,到今日其实没法了。(哭介)哭声祖宗,哭声百姓。(大哭介)(末劝介)元帅保重,军国事大,徒哭无益也。(前扶介)你看泪点淋漓,把战袍都湿透了。(惊介)咦!怎么一阵血腥,快掌灯来。(杂点灯照介)呵呀!浑身血点,是那里来的?(外拭目介)都是俺眼中流出来。哭的俺一腔血,作泪零。

  (末叫介)大小三军,上前看来;咱们元帅哭出血泪来了。
  (净、副净、丑扮众将上,看介)果然都是血泪。
  (俱跪介)
  (净)尝言 “养军千日,用军一时”。俺们不替朝廷出力,竟是一伙禽兽了。
  (副净)俺们贪生怕死,叫元帅如此难为,那皇天也不祐的。
  (丑)百岁无常,谁能免的一死,只要死到一个是处。罢,罢,罢!今日舍着狗命,要替元帅守住这座扬州城。
  (末)好好!谁敢再有二心,俺便拿送辕门,听元帅千刀万剐。
  (外大笑介)果然如此,本帅便要拜谢了。
  (拜介)
  (众扶住介)不敢不敢!
  (外)众位请起,听俺号令。
  (众起介)
  (外吩咐介)你们三千人马,一千迎敌,一千内守,一千外巡。
  (众)是!
  (外)上阵不利,守城。
  (众)是!
  (外)守城不利,巷战。
  (众)是!
  (外)巷战不利,短接。
  (众)是!
  (外)短接不利,自尽。
  (众)是!
  (外)你们知道,从来降将无伸膝之日,逃兵无回颈之时。
  (指介)那不良之念,再莫横胸;无耻之言,再休挂口;才是俺史阁部结识的好汉哩。
  (众)是!
  (外)既然应允,本帅也不消再嘱。
  (指介)大家欢呼三声,各回汛地去罢。
  (众呐喊三声下)
  (外鼓掌三笑)妙妙!守住这座扬州城,便是北门锁钥了。

  不怕烟尘四面生,江头尚有亚夫营;
  模糊老眼深更泪,赚出淮南十万兵。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