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桃花扇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十四出 截矶


  ◎乙酉四月

  (净扮苏昆生上)南北割成三足鼎,江湖挑动两支兵。自家苏昆生,为救侯公子,激的左兵东来,约了巡按黄澍,巡抚何腾蛟,同日起马。今日船泊九江,早已知会督抚袁继咸,齐集湖口,共商入京之计。谁知马、阮闻信,调了黄得功在坂矶截杀。你看狼烟四起,势头不善;少爷左梦庚前去迎敌,俺且随营打探。正是:地覆天翻日,龙争虎斗时。(下)
  (场上设弩台、架炮,铁锁阑江)

  〖三台令〗(末扮黄得功戎装双鞭,领军卒上)北征南战无休,邻国萧墙尽仇。架炮指江州,打舳舻卷甲倒走。

  咱家黄得功,表字虎山,一腔忠愤,盖世威名,要与俺弘光皇帝,收复这万里山河。可恨两刘无肘臂之功,一左为腹心之患。今奉江防兵部尚书阮老爷兵牌,调俺驻札坂矶,堵截左寇,这也不是当耍的。
  (唤介)家将田雄何在?
  (副净)有。
  (末)速传大小三军,听俺号令。
  (军卒排立呐喊介)

  〖山坡羊〗(末)硬邦邦敢要君的渠首,乱纷纷不服王的群寇;软弱弱没气色的至尊,闹喧喧争门户的同朝友。只剩咱一营江上守,正防着战马北来骤,忽报楼船入浦口。貔貅,飞旌旗控上游;戈矛,传烽烟截下流。

  (黄卒登台介)
  (杂扮左兵白旗、白衣,呐喊驾船上)
  (黄卒截射介)
  (左兵败回介)
  (黄卒赶下)
  (小生扮左良玉戎装白盔素甲坐船上)

  〖前腔〗替奸臣复私仇的桀纣,媚昏君上排场的花丑;投北朝学叩马的夷齐,吠唐尧听使唤的三家狗。拚着俺万年名遗臭,对先帝一片心堪剖,忙把储君冤苦救。不羞,做英雄到尽头;难收,烈轰轰东去舟。

  俺左良玉领兵东下,只为剪除奸臣,救取太子。叵耐儿子左梦庚,借此题目,便要攻打城池,妄思进取。俺已严责再三,只怕乱兵引诱,将来做出事来;且待渡过坂矶,慢慢劝他。

  (净急上)报元帅,不好了!黄得功截杀板矶,前部先锋俱已败回了。
  (小生惊介)有这等事。黄得功也是一条忠义好汉,怎的受马、阮指拨,只知拥戴新主,竟不念先帝六尺之孤,岂不可恨!
  (唤介)左右,快看巡按黄老爷、巡抚何老爷船泊那边,请来计议。
  (杂应下)
  (末扮黄澍上)将帅随谈尘,风云指义旗。下官黄澍方才泊船,恰好元帅来请。
  (作上船介)
  (小生见介)仲霖果然到来,巡抚何公如何不见?
  (末)行到半途,又回去了。
  (小生)为何回去?
  (末)他原是马士英同乡
  (小生)随他罢了。这也怪他不得。
  (问介)目下黄得功截住板矶,三军不能前进。如何是好?
  (末)这倒可虑,且待袁公到船,再作商量。
  (外扮袁继咸从人上)孽子含冤天惨淡,孤臣举义日光明。来此是左帅大船,左右通报。
  (杂禀介)督抚袁老爷到船了!
  (小生)快请!
  (外上船见介)适从武昌回署,整顿兵马,愿从鞭弭。
  (末)目下不能前进了。
  (外)为何?
  (小生)黄得功领兵截杀,先锋俱已败回。
  (外)事已至此,欲罢不能;快快遣人游说便了。
  (小生)敬亭已去,无人可遣。奈何?
  (净)晚生与他颇有一面,情愿效力。
  (末)昆生义气,不亚敬亭,今日正好借重。
  (小生问介)你如何说他?

  〖五更转〗(净)俺只说鹬蚌持,渔人候,傍观将利收。英雄举动,要看前和后。故主恩深,好爵自受。欺他子,害他妃,全忘旧。杀人只落血双手,何必前来,同室争斗。

  (外)说得有理。
  (小生)还要把俺心事,说个明白。叫他晓得奸臣当杀,太子当救,完了两桩大事,于朝廷一尘不惊,于百姓秋毫无犯。为何不知大义,妄行截杀?
  (末)正是,那黄得功一介武夫,还知报效;俺们倒肯犯上作乱不成?叫他细想。
  (净)是,是,俺就如此说去。
  (杂扮报卒急上)报元帅,九江城内,一片火起。袁老爷本标人马,自破城池了。
  (外惊介)怎么俺的本标人马自破城池?这了不得!
  (小生怒介)岂有此理!不用猜疑,这是我儿左梦庚做出此事,陷我为反叛之臣。罢了,罢了!有何面目,再向江东。(拔剑欲自刎介)
  (末抱住介)
  (小生握外手,注目介)临侯,临侯,我负你了!(作呕血倒椅上介)
  (净唤介)元帅苏醒,元帅苏醒!
  (外)竟叫不应,这怎么处?
  (末)想是中恶,快取辰砂灌下。
  (净取碗灌介)牙关闭紧,灌不进了。
  (众哭介)

  〖前腔〗大将星,落如斗,旗桿摧舵楼。杀场百战精神抖,凛凛堂堂,一身甲冑。平白的牖下亡,全身首。魂归故宫煤山头,同说艰辛,君啼臣吼。

  (杂抬小生下)
  (外)元帅已死,本镇人马霎时溃散;那左梦庚据住九江,叫俺进退无门。倘若黄兵抢来,如何逃躲?
  (末)我们原系被逮之官,今又失陷城池,拿到京中,再无解救。不如转回武昌,同着巡抚何腾蛟,另做事业去罢。
  (外)有理。
  (外、末急下)
  (净呆介)你看他们竟自散去,单剩我苏昆生一人,守着元帅尸首,好不可怜。不免点起香烛,哭奠一番。
  (设案点香烛,哭拜介)

  〖哭相思〗气死英雄人尽走,撇下了空船柩。俺是个招魂江边友,没处买一杯酒。

  且待他儿子奔丧回船,收殓停当,俺才好辞之而去,如今只得耐性儿守着。正是:

  英雄不得过江州,魂恋春波起暮愁。
  满眼青山无地葬,斜风细雨打船头。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