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桃花扇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十一出 草檄


  ◎乙酉三月

  (净扮苏昆生上)万历年间一小童,崇祯朝代半衰翁;曾逢天启乾恩荫,又见弘光嗣厂公。我苏昆生,睁着五旬老眼,看了四代时人,故此做这几句口号。你说那两位嗣厂公,有天没日,要把正人君子,捕灭尽绝。可怜俺侯公子,做了个法头例首。我老苏与他同乡同客,只得远来湖广,求救于宁南左侯。谁想一住三日,无门可入;今日江上大操,看他兵马过处,鸡犬无声,好不肃静。等他回营,少不的寻个法儿,见他一面。
  (唤介)店家那里?
  (副净扮店主上)黄鹤楼头仙客少,白云市上酒家多。客官有何话说?
  (净)请问元帅左爷爷,待好回营么?
  (副净)早哩,早哩!三十万人马,每日操到掌灯;况今日又留督抚袁老爷,巡按黄老爷,在教场饮酒,怎得便回。
  (净)既是这等,替我打壶酒来,慢慢的吃着等他罢。
  (副净取酒上)等他做甚。吃杯酒,早些安歇罢。
  (净)俺并不张看,你放心闭门便了。
  (副净下)
  (净望介)你看一轮明月,早出东山,正当春江花月夜;只是兴会不佳耳。
  (坐斟酒饮介)对此杯中物,勉强唱只曲儿,解闷则个。
  
  (自敲鼓板唱介)
  〔念奴娇序〕长空万里,见婵娟可爱,全无一点纤凝。十二阑干光满处,凉浸珠箔银屏。偏称,身在瑶台,笑斟玉斝,人生几见此佳景。惟愿取年年此夜,人月双清。
  (自斟饮介)这样好曲子,除了阮圆海却也没人赏鉴。罢了罢了!宁可埋之浮尘,不可投诸匪类。
  (又饮介)这时候也待好回营了,待俺细细唱起来。他若听得,不问便罢,倘来问俺,倒是个机会哩。
  (又敲鼓板唱介)
  〔前腔〕孤影,南枝乍冷,见乌鹊缥缈,惊飞栖止不定。
  (副净上怨介)客官安歇罢,万一元帅听得,连累小店,倒不是要的。
  (净唱介)万叠苍山,何处是修竹吾庐三径。
  (副净拉净睡介)
  (净)不妨事的。俺是元帅乡亲,巴不得叫他知道,才好请俺进府哩。
  (副净)既是这等,凭你,凭你!(下)
  (净又唱介)追省,丹桂谁攀,姮娥独住,故人千里漫同情。惟愿取年年此夜,人月双清。
  (杂扮小卒数人,背弓、矢、盔、甲走过介)
  (净听介)外边马蹄乱响,想是回营了,不免再唱一曲。
  (又敲鼓板唱介)
  〔前腔〕光莹,我欲吹断玉箫,骖鸾归去,不知何处冷瑶京。
  (杂扮小军四人旗帜前导介)
  (净听介)喝道之声,渐渐近来,索性大唱一唱。——环佩湿,似月下归来飞琼。
  (小生扮左良玉,外扮袁继咸,末扮黄澍冠带骑马上)朝中新政教歌舞,江上残军试鼓鼙。
  (外听介)咦!将军,贵镇也教起歌舞来了。
  (小生)军令严肃,民间谁敢。
  (末指介)果然有人唱曲。
  (小生立听介)
  (净大唱介)那更,香雾云鬟,清辉玉臂,广寒仙子也堪并。惟愿取年年此夜,人月双清。
  (小生怒介)目下戒严之时,不遵军法,半夜唱曲。快快锁拿!
  (杂打下门,拿出净,跪马前介)
  (小生问介)方才唱曲,就是你么?
  (净)是。
  (小生)军令严肃,你敢如此大胆。
  (净)无可奈何,冒死唱曲,只求老爷饶恕。
  (外)听他所说,像是醉话。
  (末)唱的曲子,倒是绝调。
  (小生)这人形迹可疑,带入帅府,细细审问。
  (带净行介)

  〖窣地锦裆〗(合)操江夜入武昌门,鸡犬寂寥似野村。三更忽遇击筑人,无故悲歌必有因。

  (作到府介)
  (小生让外、末介)就请下榻荒署,共议军情。
  (外、末)怎好搅扰。
  (同入坐介)
  (外)方才唱曲之人,倒要早早发放。
  (小生)正是。
  (吩咐介)带过那个唱曲的来。
  (杂带净跪介)
  (小生问介)你把犯法情由,从实说来。
  (净)小人来自南京,特投元帅;因无门可入,故意犯法,求见元帅之面的。
  (小生)唗!该死奴才,还不实说。
  (末)不必动怒。叫他说,要见元帅,有何缘故。

  〖锁南枝〗(净)京中事,似雾昏,朝朝报仇搜党人。现将公子侯郎,拿向囹圄困。望旧交,怀旧恩,替新朝,削新忿。

  (小生)那侯公子,是俺世交,既来求救,必有手书。取出我瞧。
  (净叩头介)那日阮大铖亲领校尉,立拿送狱,那里写得及书。
  (外)凭你口说,如何信得。
  (小生想介)有了,俺幕中有侯公子一个旧人,烦他一认,便知真假。(吩咐介)请柳相公出来。
  (杂应介)
  (丑扮柳敬亭上)肉朋酒友,问俺老柳。待俺认来。(点烛认介)呀!原来是苏昆生,我的盟弟。
  (各掩泪介)
  (小生)果然认的么?
  (丑)他是河南苏昆生,天下第一个唱曲的名手,谁不认的。
  (小生喜介)竟不知唱曲之人,倒是一个义士。
  (拉起介)请坐,请坐。
  (净各揖坐介)
  (丑)你且说侯公子为何下狱?

  〖前腔〗(净)为他是东林党,复社群,曾将魏崔门户分。小阮思报前仇,老马没分寸。三山街,缇骑狠,骤飞来,似鹰隼。

  ——把侯相公拿入狱内,音信不通,俺没奈何,冒死求救。幸亏将军不杀,又得遇着柳兄。
  (揖介)只求长兄恳央元帅,早发救书,也不枉俺一番远来。
  (小生气介)袁、黄二位盟弟,你看朝事如此,可不恨死人也。
  (外)不特此也。闻得旧妃童氏,跋涉寻来,马、阮不令收认;另藏私人,豫备采选,要图椒房之亲,岂不可杀。
  (末)还有一件,崇祯太子,七载储君,讲官大臣,确有证据,今欲付之幽囚。人人共愤,皆思寸磔马、阮,以谢先帝。
  (小生大怒介)我辈戮力疆场,只为报效朝廷;不料信用奸党,杀害正人,日日卖官鬻爵,演舞教歌,一代中兴之君,行的总是亡国之政。只有一个史阁部,颇有忠心,被马、阮内里掣肘,却也依样葫芦。剩俺单身只手,怎去恢复中原。
  (跌足介)罢,罢,罢!俺没奈何,竟做要君之臣了。
  (揖外介)临侯替俺修起参本。
  (外)怎么样写?
  (小生)你只痛数马、阮之罪便了。
  (外)领教!
  (丑送纸笔外写介)

  〖前腔〗朝廷上,用逆臣,公然弃妃囚嗣君。报仇翻案纷纷,正士皆逃遁。寻冶容,教艳品,卖官爵,笔难尽。

  (外写完介)
  (小生)还要一道檄文,借重仲霖起稿罢。
  (揖介)
  (末)也是这样做么?
  (小生)你说俺要发兵进讨,叫他死无噍类。
  (丑)该,该!
  (小生)你前日劝俺不可前进,今日为何又来赞成。
  (丑)如今是弘光皇帝了,彼一时也,此一时也。
  (小生)是,是!俺左良玉乃先帝老将,先帝现有太子,是俺小主。那马、阮擅立弘光之时,俺远在边方,原未奉诏的。
  (末)待俺做来。
  (丑送纸笔,末写介)

  〖前腔〗清君侧,走檄文,雄兵义旗遮路尘。一霎飞渡金陵,直抵凤凰门。朝帝宫,谒孝寝,搜黄阁,试白刃。

  (末写完介)
  (小生)就列起名来。
  (外)这样大事,还该请到新巡抚何腾蛟,求他列名。
  (小生)他为人固执,不必相闻,竟写上他罢了。
  (外、末列名介)
  (小生)今夜誊写停当,明早飞递投送;俺随后也就发兵了。
  (外)只怕递铺误事。
  (小生)为何?
  (外)京中匿名文书,纷纷雨集;马、阮每早令人搜寻,随得随烧,并不过目。
  (小生)如此只得差人了。
  (末)也使不得。闻得马、阮密令安庆将军杜弘域,筑起板矶,久有防备我兵之意。此檄一到,岂肯干休;那差去之人,便死多活少了。
  (小生)这等怎处?
  (丑)倒是老汉去走走罢。
  (外、末惊介)这位柳先生,竟是荆轲之流,我辈当以白衣冠送之。
  (丑)这条老命甚么希罕,只要办的元帅事来。
  (小生大喜介)有这等忠义之人,俺左昆山要下拜了。
  (唤介)左右取一杯酒来。
  (杂取酒上,小生跪奉丑酒介)请尽此杯。
  (丑跪饮干介)
  (众拜丑,丑答拜介)

  〖前腔〗擎杯酒,拭泪痕,荆卿短歌声自吞。夜半携手叮咛,满座各消魂。何日归,无处问,夜月低,春风紧。

  (各掩泪介)
  (丑向净介)借重贤弟,暂陪元帅;俺就束装东去了。
  (净)只愿救取公子,早早出狱,那时再与老哥相见罢。
  (俱作别介)
  (丑先下)
  (小生)义士,义士!
  (外、末)壮哉,壮哉!

  渺渺烟波夜气昏,一樽酒尽客消魂。
  从来壮士无还日,眼看长江下海门。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