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桃花扇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十出 归山


  ◎乙酉三月

  〖粉蝶儿〗(外白髯扮张薇冠带上)何处家山,回首上林春老,秣陵城烟雨萧条。叹中兴,新霸业,一声长啸。旧宫袍,衬着嬾散衰貌。

  下官张薇,表字瑶星,原任北京锦衣卫仪正之职。避乱南来,又遇新主中兴,录俺世勋,仍补旧缺。不料权奸当道,朝局日非,新于城南修起三间松风阁,不日要投闲归老。只因有逆案两人,乃礼部主事周镳,按察副使雷縯祚,马、阮挟仇,必欲置之死地。下官深知其冤,只是无法可救,中夜踌躇,故此去志未决。

  〖尾犯序〗党祸起新朝,正士寒心,连袂高蹈。俺有何求,为他人操刀。急逃!盖了座松风草阁,等着俺白云啸傲;只因这沉冤未解梦空劳。

  (副净扮家僮上,禀介)禀老爷,镇抚司冯可宗拿到逆党三名,候老爷升厅发放。
  (杂扮校尉四人,持刑具罗列介)
  (外升厅介)
  (净扮解役投文,押生、末、小生带锁上)
  (跪介)
  (外看文问介)据坊官报单,说尔等结社朋谋,替周镳、雷縯祚行贿打点,因而该司捕解;快快从实招来,免受刑拷。

  〖前腔〗(末、小生)难招!笔砚本吾曹,复社青衿,评选文稿。无罪而杀,是坑儒根苗。(生)休拷!俺来此携琴访友,并不曾流连夜晓。无端的池鱼堂燕一时烧。

  (外)据尔所供,一无实迹,难道本衙门诬良为盗不成!
  (拍惊堂介)叫左右预备刑具,叫他逐个招来。
  (末前跪介)老大人不必动怒。犯生陈贞慧,直隶宜兴人,不合在蔡益所书坊选书,并无别情。
  (小生前跪介)犯生吴应箕,直隶贵池人,不合与陈贞慧同事,并无别情。
  (外向净介)既在蔡益所书坊,结社朋谋,行贿打点,彼必知情。为何竟不拿到?
  (投签与净介)速拿蔡益所质审。
  (净应下)
  (生前跪介)犯生侯方域,河南归德府人,游学到京,与陈贞慧、吴应箕文字旧交。才来拜望,一同拿来了。并无别情。
  (外想介)前日蓝田叔所画桃源图,有归德侯方域题句。
  (转问介)你是侯方域么?
  (生)犯生便是。
  (外拱介)失敬了!前日所题桃源图,大有见解,领教,领教!(吩咐介)这事与你无干,请一边候。
  (生)多谢超豁了。(一边坐介)
  (净持签上)
  (禀介)禀老爷,蔡益所店门关闭,逃走无踪了。
  (外)朋谋打点,全无证据,如何审拟。(寻思介)
  (副净持书送上介)王、钱二位老爷有公书。
  (外看介)原来是内阁王觉斯,大宗伯钱牧斋,两位老先生公书。待俺看来!(开书背看,点头介)说的有理,竟不知陈、吴二犯,就是复社领袖。

  〖红衲袄〗一个是定生兄,艺苑豪;一个是主骚坛,吴次老。为甚的冶长无罪拘皋陶,俺怎肯祸兴党锢推又敲。大锦衣,权自操;黑狱中,白日照。莫教名士清流贾祸含冤也,把中兴文运凋。

  (转拱介)陈、吴两兄,方才得罪了。(问介)王觉斯、钱牧斋二位老先生,一向交好么?
  (末、小生)并无相与。
  (外)为何发书,极道两兄文名,嘱俺开释?
  (末、小生)想出二公主持公道之意。
  (外)是,是。下官虽系武职,颇读诗书,岂肯杀人媚人。(吩咐介)这事冤屈,请一边候;待俺批回该司,速行释放便了。(批介)
  (末、小生一边坐介)
  (副净持朝报送上介)禀老爷,今日科抄有要紧旨意,请老爷过目。
  (外看报介)
   “内阁大学士马一本,为速诛叛党,以靖邪谋事。犯官周镳、雷縯祚,私通潞藩,叛迹显然;乞早正法,晓示臣民等语。奉旨周镳、雷縯祚,着监候处决。又兵部侍郎阮一本,为捕灭社党,廓清皇图事。照得东林老奸,如蝗蔽日;复社小丑,似蝻出田。蝗为现在之灾,捕之欲尽;蝻为将来之患,灭之勿迟。臣编有《蝗蝻录》,可按籍而收也等语。奉旨这东林社党,着严行捕获,审拟具奏;该衙门知道!”
  (外惊介)不料马、阮二人,又有这番举动,从此正人君子无孑遗矣。

  〖前腔〗俺正要省约法,画狱牢;那知他铸刑书,加炮烙。莫不是清流欲向浊流抛,莫不是党碑又刻元祐号。这法网,人怎逃;这威令,谁敢拗。眼见复社东林尽入囹圄也,试新刑,搜尔曹。

  (向生等介)下官怜尔无辜,正思开释。忽然奉此严旨,不但周、雷二公定了死案;从此东林、复社,那有漏网之人。
  (生等跪求介)尚望大人超豁。
  (外)俺若放了诸兄,倘被别人拿获,再无生理,且不要忙。
  (批介)据送三犯,朋谋打点,俱无实迹。俟拿到蔡益所之日,审明拟罪可也。
  (向生等介)那镇抚司冯可宗,虽系功名之徒,却也良心未丧,待俺写书与他。
  (写介)老夫待罪锦衣,多历年所,门户党援,何代无之。总之君子、小人,互为盛衰,事久则变,势极必反:我辈职司风纪,不可随时偏倚,代人操刀。天道好还,公论不泯,慎勿自贻后悔也。
  (拱介)诸兄暂屈狱中,自有昭雪之日。
  (净、杂押生等俱下)
  (外退堂介)俺张薇原是先帝旧臣,国破家亡,已绝功名之念,为何今日出来助纣为虐。自古道:“知几不俟终日”。看这光景,尚容踌躇再计乎。(唤介)家僮快牵马来,我要到松风阁养病去了。
  (副净牵马上)坐马在此。
  (外上马,副净随行介)

  〖解三醒〗(外)好趁着晴春晚照,满路上絮舞花飘。遥望见城南苍翠山色好,把红尘客梦全消。且喜已到松风阁,这是俺的世外桃源;不免下马登楼,趁早料理起来。(下马登楼介)清泉白石人稀到,一阵松风响似涛。(唤介)叫园丁撑开门窗,拂净栏槛,俺好从容眺望。(杂扮园丁收拾介)燕泥沾落絮,蛛网罥飞花。禀老爷,收拾干净了。(下)(外窥窗介)你看松阴低户,沁的人心骨皆凉。此处好安吟榻。(又凭栏介)你看春水盈池,照的人须眉皆碧。此处好支茶灶。(忽笑介)来的慌了,冠带袍靴全未脱却;如此打扮,岂是桃源中人。可笑,可笑!(唤介)家僮开了竹箱,把我买下的箬笠、芒鞋、萝绦、鹤氅,替俺换了。(换衣带介)堪投老,才修完三间草阁,便解宫袍。

  (净扮校尉锁丑牵上)松间批驾帖,竹里验公文。方才拿住蔡益所,闻得张老爷来此养病,只得赶来销签。
  (叫介)门上大叔那里?
  (副净出问介)来禀何事,如此紧急?
  (净)禀老爷,拿到蔡益所了,特来销签。(缴签介)
  (副净上楼,禀介)衙门校尉带着蔡益所回话。
  (外惊介)拿了蔡益所,他三人如何开交。
  (想介)有了,叫校尉楼下伺候,听俺吩咐。
  (副净传净跪楼下介)
  (外吩咐介)这件机密重案,不可丝毫泄漏;暂将蔡益所羁候园中,待我回衙,细细审问。
  (净)是。(将丑拴树介)
  (净欲下介)
  (外)转来,园中窄狭,把这匹官马,牵回喂养;我的冠带袍靴,你也顺便带去。我还要多住几时,不许擅来啰唣。
  (净应下)
  (外跌足介)坏了,坏了!衙役走入花丛,犯人锁在松树,还成一个什么桃源哩。不如下楼去罢!(下楼见丑介)果是蔡益所哩。
  (丑跪介)犯人与老爷曾有一面之识。
  (外)虽系旧交,你容留复社,犯罪不轻。
  (丑叩头介)是。
  (外)你店中书籍,大半出于复社之手,件件是你的赃证。
  (丑叩头介)只求老爷超生。
  (外)你肯舍了家财,才能保得性命。
  (丑)犯人情愿离家。
  (外喜介)这等就有救矣。(唤介)家童与他开了锁头。
  (副净开丑介)
  (外)你既肯离家,何不随我住山。
  (丑)老爷若肯携带,小人就有命了。
  (外指介)你看东北一带,云白山青,都是绝妙的所在。
  (唤介)家童好生看门,我同蔡益所瞧瞧就来。
  (副净应下)
  (丑随外行介)
  (外指介)我们今夜定要宿在那苍苍翠翠之中。
  (丑)老爷要去看山,须差人早安公馆。那山寺荒凉,如何住宿?
  (外)你怎晓得,舍了那顶破纱帽,何处岩穴着不的这个穷道人。
  (丑背介)这是那里说起?
  (外)不要迟疑,一直走去便了。

  〖前腔〗眼望着白云缥缈,顾不得石径迢遥。渐渐的松林日落空山杳,但相逢几个渔樵。翠微深处人家少,万岭千峰路一条。开怀抱,尽着俺山游寺宿,不问何朝。

  境隔仙凡几树桃,才知容易谢尘嚣。
  清晨检点白云署,行到深山日尚高。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