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桃花扇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七出 逢舟


  ◎乙酉二月

  〖水底鱼〗(净扮苏昆生背包裹骑驴急上)戎马纷纷,烟尘一望昏;魂惊心震,长亭连远村。(丑扮执鞭人赶呼介)客官慢走,你看黄河堤上,逃兵乱跑,不要被他夺了驴去。(净不听,急走介)(杂扮乱兵三人迎上)弃甲掠盾,抱头如鼠奔;无暇笑哂,大家皆败军,大家皆败军。

  (遇净,推下河,夺驴跑下)
  (丑赶下)
  (净立水中,头顶包裹高叫介)救人呀,救人呀!
  (外扮舟子撑船,小旦扮李贞丽贫妆上)

  〖前腔〗流水浑浑,风涛拍禹门;堤边浪稳,泊舟杨柳根。(欲泊船介)(小旦唤介)驾长,你看前面浅滩中,有人喊叫;我们撑过船去,救他一命,积个阴骘如何?(外)黄河水溜,不是当耍的。(小旦)人行好事,大王爷爷自然加护的。(外)是,是,待我撑过去。(撑介)风急水紧,舍生来救人;哀声迫窘,残生一半魂,残生一半魂。

  (近净呼介)快快上来,合该你不死,遇着好人。(伸篙下)
  (净攀篙上船介,作颤介)好冷,好冷!
  (外取干衣与净介)
  (小旦背立介)
  (净换衣介)多谢驾长,是俺重生父母。(叩介)
  (外)不干老汉事,亏了这位娘子叫我救你的。
  (净作揖起,惊认介)你是李贞娘,为何在这船里?
  (小旦惊认介)原来是苏师父。你从何处来?
  (净)一言难尽。
  (小旦)请坐了讲。
  (坐介)
  (外泊船介)且到岸上买壶酒吃去。(下)

  〖琐窗寒〗(净)一从你嫁朱门,锁歌楼,叠舞裙;寒风冷雪,哭杀香君。(小旦掩泪介)香君独住,怎生过活。(净)他托俺前来寻访侯郎。征人战马,侯郎无信,茫茫驿路殷勤问。(小旦问介)因何落水?(净)正在堤上行走,被乱兵夺驴,把俺推下水的。蒙救出浊流,故人今夕重近。

  (小旦)原来如此,合该师父不死,也是奴家有缘,又得一面。
  (净问介)贞娘,你既入田府,怎得到此?
  (小旦)且取火来,替你烘干衣裳,细细告你。
  (小旦取火盆上介)

  (副净扮舟子撑船)
  (生坐船急上)才离虎豹千林雾,又逐鲸鲵万里波。(呼介)驾长,这是吕梁地面了,扯起篷来,早赶一程;明日要起早哩。
  (副净)相公不要性急,这样风浪,如何行的。前面是泊船之所,且靠帮住一宿罢。
  (生)凭你。
  (泊船介)
  (生)惊魂稍定,不免略打个盹儿。(卧介)
  (净烘衣,小旦旁坐谈介)奴家命苦,如今又不在那田家了。想起那晚——

  〖前腔〗匆忙扮作新人,夺藏娇,金屋春;一身宠爱,尽压钗裙。(净)这好的狠了。(小旦)谁知田仰嫡妻,十分悍妒。狮威胜虎,蛇毒如刃。把奴揪出洞房,打个半死。(净)呀,呀!了不得,那田仰怎不解救。(小旦)田郎有气吞声忍,竟将奴赏与一个老兵。(净)既然转嫁,怎么在这船上。(小旦)此是漕标报船,老兵上岸下文书去了。奴自坐船头,旧人来说新恨。

  (生一边细听介)
  (听完起坐介)隔壁船中,两个人絮絮叨叨,谈了半夜,那汉子的声音,好似苏昆生,妇人的声音,也有些相熟;待我猛叫一声,看他如何?
  (叫介)苏昆生!
  (净忙应介)那个唤我?
  (生喜介)竟是苏昆生。(出见介)
  (净)原来是侯相公,正要去寻,不想这里撞着。谢天谢地,遇的恰好。
  (唤介)请过船来,认认这个旧人。
  (生过船介)还有那个?
  (见旦惊认介)呀!贞娘如何到此,奇事奇事,香君在那里?
  (小旦)官人不知,自你避祸夜走,香君替你守节,不肯下楼。
  (生掩泪介)
  (小旦)后来马士英差些恶仆,拿银三百,硬娶香君,送与田仰。
  (生惊介)我的香君,怎的他适了?
  (小旦)嫁是不曾嫁;香君惧怕,碰死在地。
  (生大哭介)我的香君,怎的碰死了?
  (小旦)死是不曾死,碰的鲜血满面;那门外还声声要人,一时无奈,妾身竟替他嫁了田仰。
  (生喜介)好,好!你竟嫁与田仰了,今日坐船要往那里去?
  (小旦)就住在船上。
  (生)为何?
  (旦羞介)
  (净)他为田仰妒妇所逐,如今转嫁这船上一位将爷了。
  (生微笑介)有这些风波,可怜,可怜!(问净介)你怎得到此?
  (净)香君在院,日日盼你,托俺寄书来的。
  (生急问介)书在那里?

  〖奈子花〗(净取包介)这封书不是笺纹,摺宫纱夹在斑筠。题诗定情,催妆分韵。(生接扇介)这是小生赠他的诗扇。(净指扇介)看桃花半边红晕,情恳!千万种语言难尽。

  (生看扇问介)那一面是谁画的桃花?
  (净)香君碰坏花容,溅血满扇,杨龙友添上梗叶,成了几笔折枝桃花。
  (生细看喜介)果然是些血点儿,龙友点缀,却也有趣。这柄桃花扇,倒是小生之宝了。
  (问介)你为何今日带来?
  (净)在下出门之时,香君说道,千愁万苦俱在扇头,就把扇儿当封书罢!故此寄来的。
  (生又看,哭介)香君香君!叫小生怎生报你也!
  (问净介)你怎的寻着贞娘来?
  (净指唱介)

  〖前腔〗俺呵,走长堤驴背辛勤,遇逃兵推下寒津。(生)呵呀!受此惊险。(问介)怎的不曾湿了扇儿?(净作势介)横流没肩,高擎书信,将兰亭保全真本。(生拱介)为这把桃花扇,把性命都轻了,真可感也。(问介)后来怎样呢?(净)亏了贞娘,不怕风浪,移船救我。思忖,从井救别人谁肯。

  (生)好好!若非遇着贞娘,这黄河水溜,谁肯救人。
  (小旦)妾本无心,救他上船,才认的是苏师父。
  (生)这都是天缘凑巧处。
  (净)还不曾问侯相公,因何南来?
  (生)俺自去秋随着高杰防河,不料匹夫无谋,不受谏言;被许定国赚入睢州,饮酒中间,遣人刺死。小生不能存住,买舟黄河,顺流东下。你看大路之上,纷纷乱跑,皆是败兵,叫俺有何面目,再见史公也。
  (净)既然如此,且到南京,看看香君,再作商量。
  (生)也罢,别过贞娘,趁早开船。
  (小旦)想起在旧院之时,我们一家同住;今日船中,只少一个香君,不知今生还能相见否。

  〖金莲子〗一家人离散了,重聚在水云。言有尽,离绪百分;掌中娇养女,何日说艰辛。

  (生)只怕有人踪迹,昆老快快换衣,就此别过罢。
  (净换衣介)
  (生、净掩泪过船介)
  (净)归计登程犹未准。
  (生)故人见面转添愁。
  (副净撑船下)
  (小旦)妾心厌倦烟花,伴着老兵度日,却也快活。不意故人重逢,又惹一天旧恨;你听涛声震耳,今夜那能成寐也。

  悠悠萍水一番亲,旧恨新愁几句论;
  漫道浮生无定着,黄河亦有住家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