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桃花扇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六出 赚将


  ◎乙酉正月

  〖破阵子〗(生上)水驿山城烟霭,花村酒肆尘埋。百里白云亲舍近,不得斑衣效老莱,从军心事乖。

  ——小生侯方域奉史公之命,监军防河。争奈主将高杰,性气乖张,将总兵许定国当面责骂;只恐挑起争端,难于收救,不免到中军帐内,劝谏一番。(入介)
  (副净扮高杰上)一声叱退黄河浪,两手推开紫塞烟。
  (相见坐介)先生入帐,有何见教。
  (生)小生千里相随,只为防河大事。今到睢州呵!

  〖四边静〗威名震,人人惊魄,家尽移宅。鸡犬不留群,军民少宁刻。营中一吓,帐中一责;敌国在萧墙,祸事恐难测。

  (副净)那许定国拥兵十万,夸胜争强,昨日教场点卯,一个个老弱不堪。欺君糜饷,本当军法从事,责骂几声,也算从轻发放了。
  (生)元帅差矣。

  〖福马郎〗此时山河一半改,倚着忠良帅,速奏凯。收拾人心,招纳英才,莫将衅端开。成功业,只在将和谐。

  (副净)虽如此说,那许定国托病不来,倒请俺入城饮酒,总是十分惧怕了。俺看睢州城外,四面皆水,只有单桥小路,也是可守之邦。明日叫他让出营房,留俺歇马。他若依时便罢,若不依时,俺便夺他印牌,另委别将,却也容易。
  (生摇手介)这事万万行不得,昨日教场一骂,争端已起。自古道:“强龙不压地头蛇”,他在唇齿肘臂之间,早晚生心,如何防备。
  (副净指生介)书生之见,益发可笑。俺高杰威名盖世,便是黄、刘三镇,也拜下风;这许定国不过走狗小将,有何本领,俺倒防备起他来。
  (生打恭介)是,是,是!元帅既有高见,小生何用多言。就此辞归,竟在乡园中,打听元帅喜信罢。
  (副净拱介)但凭尊意。
  (生冷笑拂袖下)
  (副净起唤介)叫左右。
  (净、丑扮二将上)元帅呼唤,有何军令?
  (副净)你二将各领数骑,随我入城饮酒顽耍。这大营人马,不许擅动。
  (净、丑)得令。
  (即下,领四卒上)
  (副净)就此前行。(骑马绕场介)

  〖刬锹儿〗南朝划就黄河界,东流把住白云隘;飞鸟不能来,强弓何用买。(合)望荒城柳栽,上危桥板坏;按辔徐行,军容潇洒。(暂下)

  (外扮家将捧印牌上)杀人不用将军印,奏凯全凭娘子军。咱乃睢州许总兵的家将,俺总爷被高杰一骂,吓得水泻不止。亏了夫人侯氏,有胆有谋,昨夜画定计策;差俺捧着牌印,前来送交,就请他进城筵宴。约定饮酒中间,放炮为号,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倒也是条妙计,只不知天意若何,好怕人也。
  (望介)远望高杰前来,不免在桥头跪接。
  (副净等唱前合上)
  (外跪接介)
  (副净问介)你是何处差官?
  (外)小的是总兵许定国家将,叩接元帅大老爷。
  (副净)那许总兵为何不接?
  (外)许总兵卧病难起,特差小的送到牌印,就请元帅爷进城筵宴,点查兵马。
  (副净)席设何处?
  (外)设在察院公署。
  (副净)左右收了牌印。
  (净、丑收介)
  (副净笑介)妙,妙,牌印果然送到,明日安营歇马,任俺区处了。
  (吩咐外介)你便引马前行。
  (外前引,唱前合,行介)
  (外跪禀介)已到察院,请元帅爷入席。
  (副净下马入坐介)
  (吩咐介)军卒外面伺候。
  (向净、丑介)你二将不同别个,便坐下席,陪俺欢乐。
  (净、丑安放牌印,叩头介)告坐了。
  (就地列坐介)
  (外斟副净酒介)
  (末、小生扮二将斟净、丑酒介)
  (又副净、净、丑身旁各立一杂摆菜介)
  (外)请酒。
  (副净怒介)这样薄酒,拿来灌俺。
  (摔杯介)
  (外急换酒介)
  (外)请菜。
  (副净怒介)这样冷菜,如何下箸。(摔箸介)
  (外急换菜介)
  (副净)今日正月初十,预赏元宵,怎的花灯优人,全不预备。
  (外跪禀介)禀元帅爷,这睢州偏僻之所,没处买灯叫戏。且把衙门灯笼悬挂起来,军中鼓角吹打一通罢。
  (挂灯吹打介)
  (副净向净、丑介)我们多饮几杯。

  〖普天乐〗镇河南,威风大,柳营列,星旗摆。灯筵上,灯筵上,将印兵牌。(净、丑起奉副净酒介)行军令,酒似官差。(副净与净、丑猜拳介)任哗拳叫彩,三家拇阵排。(外、末、小生)这八卦图中新势,只怕鬼谷难猜。

  (净、丑)小的酒都有了,今日还要伺候元帅爷点查兵马哩。
  (副净)天色已晚,明日点查罢,大家再饮几杯。(又斟酒饮介)
  (内放纸炮介)
  (杂急拿副净手,外拔刀欲杀,副净挣脱跳梁上介)
  (一杂急拿净手,末杀死净介)
  (一杂急拿丑手,小生杀死丑介)
  (闻炮声拿杀要一齐介)
  (外喊介)高杰走脱了,快寻,快寻。
  (杂点火把各处寻介)
  (外仰视介)顶破椽瓦,想是爬房走了。
  (杂又寻介)
  (外指介)那楼脊兽头边,闪闪绰绰,似有人影。快快放箭!
  (末、小生放箭介)
  (副净跳下介)
  (杂拿住副净手介)
  (外认介)果然是老高哩。
  (副净呵介)好反贼,俺是皇帝差来防河大帅,你敢害我?
  (外)俺只认的许总爷,不认的甚么黄的黑的,快伸头来。
  (副净跳介)罢了,罢了!俺高杰有勇无谋,竟被许定国赚了。(顿足介)咳!悔不听侯生之言,致有今日。(伸脖介)取我头去。
  (外指介)老高果然是条好汉。
  (割副净头,手提介)
  (唤介)两个兄弟快捧牌印,大家回报总爷去。
  (末、小生捧牌印介)
  (末)且莫慌张,三将虽死,还有小卒在外哩。
  (外)久已杀得干净了。
  (小生)还有一件,城外大营,明日知道,必来报仇。快去回了总爷,求侯夫人妙计。
  (外)侯夫人妙计,早已领来了。今夜悄悄出城,带着高杰首级献与北朝,就引着北朝人马,连夜踏冰渡河,杀退高兵。算我们下江南第一功了。

  宛马嘶风缓辔来,黄河冰上北门开。
  南朝正赏春灯夜,让我当筵杀将才。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