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桃花扇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五出 选优


  ◎乙酉正月

  (场上正中悬一匾,书 “薰风殿”,两旁悬联,书 “万事无如杯在手,百年几见月当头”。款书 “东阁大学士臣王铎奉敕书”)

  (外扮沈公宪,净扮张燕筑,小旦扮寇白门,丑扮郑妥娘同上)
  (外)天子多情爱沈郎。
  (净)当年也是画眉张。
  (小旦)可怜一树白门柳。
  (丑)让我风流郑妥娘。
  (外)我们被选入宫,伺候两日,怎么还不见动静。
  (净仰看介)此处是薰风殿,乃奏乐之所;闻得圣驾将到,选定脚色,就叫串戏哩。
  (外)如何名薰风殿?
  (净)你不晓得,琴曲里有一句:“南风之薰兮”,取这个意思。
  (丑)呸!你们男风兴头,要我们女客何用。
  (小旦)我们女客得了宠眷,做个大嫔妃,还强如他男风哩。
  (丑)正是,他男风得了宠眷,到底是个小兄弟。
  (净)好徒弟,骂及师父来了。
  (外)咱们掌了班时,不要饶他。
  (净)谁肯饶他。明日教动戏,叫老妥试试我的鼓槌子罢。
  (丑嗤笑,指介)你老张的鼓槌子,我曾试过,没相干的。
  (众笑介)
  (副净冠带扮阮大铖上)

  〖绕地游〗汉宫如画,春晓珠帘挂,待粉蝶黄莺打。歌舞西施,文章司马,厮混了红袖乌纱。

  (见介)你们俱已在此,怎的不见李贞丽?
  (小旦)他从雪中一跌,至今忍痛,还卧在廊下哩。
  (副净)圣驾将到,选定脚色,就要串戏;怎么由得他的性儿。
  (众)是,是,俺们拉他过来。
  (同下)
  (副净自语介)李贞丽这个奴才,如此可恶,今日净、丑脚色,一定借重他了。
  (杂扮二内监执龙扇前引,小生扮弘光帝,又扮二监提壶捧盒,随上)
  (小生)满城烟树间梁陈,高下楼台望不真;原是洛阳花里客,偏来管领秣陵春。
  (坐介)寡人登极御宇,将近一年,幸亏四镇阻当,流贼不能南下;虽有叛臣倡议欲立潞藩,昨已捕拿下狱。目今外侮不来,内患不生,正在采选淑女,册立正宫,这也都算小事;只是朕独享帝王之尊,无有声色之奉,端居高拱,好不闷也。
  (副净跪介)光禄寺卿臣阮大铖恭请万安。
  (小生)平身。
  (副净起介)

  〖掉角儿〗(小生)看阳春残雪早花,蹙愁眉慵游倦耍。(副净)圣上安享太平,正宜及时行乐;慵游倦耍,却是为何?(小生)朕有一桩心事,料你也应晓得。(副净)想怕流贼南犯?(小生)非也。阻隔着黄河雪浪,那怕他天汉浮槎。(副净)想愁兵弱粮少?(小生)也不是。俺有那镇淮阴诸猛将,转江陵大粮艘,有甚争差。(副净)既不为内外兵马,想是正宫未立,配德无人?(小生)也不为此。那礼部钱谦益,采选淑女,不日册立。有三妃九嫔,教国宜家。(副净)又不为此,臣晓得了。(私奏介)想因叛臣周镳、雷縯祚,倡造邪谋,欲迎立潞王耳。(小生)益发说错了。那奸人倡言惑众,久已搜拿。

  (副净低头沉吟介)却是为何?
  (小生)卿供奉内庭,乃朕心腹之臣,怎不晓得朕的心事。
  (副净跪介)圣虑高深,臣衷愚昧,其实不能窥测。伏望明白宣示,以便分忧。
  (小生)朕谕你知道罢,朕贵为天子,何求不遂。只因你所献《燕子笺》,乃中兴一代之乐,点缀太平,第一要事;今日正月初九,脚色尚未选定,万一误了灯节,岂不可恼。(指介)你看阁学王铎书的对联道:“万事无如杯在手,百年几见月当头”。一年能有几个元宵,故此日夜踌蹰,饮膳俱减耳。
  (副净)原来为此,巴里之曲,有廑圣怀,皆微臣之罪也。
  (叩头介)臣敢不鞠躬尽瘁,以报主知。(起唱介)

  〖前腔〗忝卿僚填词辨挝,备供奉诙谐风雅。恨不能腮描粉墨,也情愿怀抱琵琶。但博得歌筵前垂一顾,舞裀边受寸赏,御酒龙茶,三生侥倖,万世荣华。这便是为臣经济,报主功阀。

  (前问介)但不知内庭女乐,少何脚色?
  (小生)别样脚色,都还将就得过,只有生、旦、小丑不惬朕意。
  (副净)这也容易,礼部送到清客、歌妓,现在外厢,听候拣选。
  (小生)传他进来。
  (副净)领旨。
  (急入领外、净、旦、小旦、丑上)
  (俱跪介)
  (小生问外、净介)你二人是串戏清客么?
  (外、净)不敢,小民串戏为生。
  (小生)既会串戏,新出传奇也曾串过么?
  (外、净)新出的《牡丹亭》、《燕子笺》、《西楼记》,都曾串过。
  (小生)既会《燕子笺》,就做了内庭教习罢。
  (外、净叩头介)
  (小生问介)那三个歌妓,也会《燕子笺》么?
  (小旦、丑)也曾学过。
  (小生喜介)益发妙了。
  (问旦介)这个年小的,怎不答应?
  (旦)没学。
  (副净跪介)臣启圣上,那两个学过的,例应派做生、旦。这一个没学的,例应派做丑脚。
  (小生)既有定例,依卿所奏。
  (小旦、丑、旦叩头介)
  (小生)俱着起来,伺候串戏。
  (俱起介)
  (丑背喜介)还是我老妥做了天下第一个正旦。
  (小生向副净介)卿把《燕子笺》摘出一曲,叫他串来,当面指点。
  (外、净、小旦、丑随意演《燕子笺》一曲,副净作态指点介)
  (小生喜介)有趣,有趣!都是熟口,不愁扮演了。
  (唤介)长侍斟酒,庆贺三杯。
  (杂进酒,小生饮介)
  (小生起介)我们君臣同乐,打一回十番何如?
  (副净)领旨。
  (小生)寡人善于打鼓,你们各认乐器。
  (众打《雨夹雪》一套,完介)
  (小生大笑介)十分忧愁消去九分了。
  (唤介)长侍斟酒,再庆三杯。
  (杂进酒,小生饮介)

  〖前腔〗旧吴宫重开馆娃,新扬州初教瘦马。淮阳鼓昆山弦索,无锡口姑苏娇娃。一件件闹春风,吹煖响,斗晴烟,飘冷袖,宫女如麻。红楼翠殿,景美天佳。都奉俺无愁天子,语笑喧哗。

  (看旦介)那个年小歌妓,美丽非常,派做丑脚,太屈他了。
  (问介)你这个年小歌妓,既没学《燕子笺》,可曾学些别的么?
  (旦)学过《牡丹亭》。
  (小生)这也好了,你便唱来。
  (旦羞不唱介)
  (小生)看他粉面发红,像是腼腆;赏他一柄桃花宫扇,遮掩春色。
  (杂掷红扇与旦介)
  (旦持扇唱介)
  〔懒画眉〕为甚的玉真重溯武陵源,也只为水点花飞在眼前。是他天公不费买花钱,则咱人心上有啼红怨。咳!辜负了春三二月天。
  (小生喜介)妙绝,妙绝!长侍斟酒,再庆三杯。
  (杂进酒,小生饮介)
  (指旦介)看此歌妓,声容俱佳,岂可长材短用;还派做正旦罢。
  (指丑介)那个黑色的,倒该做丑脚。
  (副净)领旨。
  (丑撅嘴介)我老妥又不妥了。
  (小生向副净介)你把生、丑二脚,领去入班;就叫清客二名,用心教习,你也不时指点。
  (副净跪应介)是,此乃微臣之专责,岂敢辞劳。
  (急领外、净、小旦、丑下)
  (小生向旦介)你就在这薰风殿中,把《燕子笺》脚本,三日念会,好去入班。
  (旦)念会不难,只是没有脚本。
  (小生唤介)长侍,你把王铎抄的楷字脚本,赏与此旦。
  (杂取脚本付旦,跪接介)
  (小生)千年只有歌场乐,万事何须酒国愁。
  (杂引下)
  (旦掩泪介)罢了,罢了!已入深宫,那有出头之日。

  〖前腔〗锁重门垂杨暮鸦,映疏帘苍松碧瓦。凉飕飕风吹罗袖,乱纷纷梅落宫髽。想起那拆鸳鸯,离魂惨,隔云山,相思苦,会期难拿。倩人寄扇,擦损桃花。到今日情丝割断,芳草天涯。

  (叹介)没奈何,且去念会脚本;或者天恩见怜,放奴出宫,再会侯郎一面,亦未可知。

  〖尾声〗从此后入骨髓愁根难拔,真个是广寒宫姮娥守寡。只这两日呵!瘦损宫腰剩一把。

  曲终人散日西斜,殿角淒凉自一家。
  纵有春风无路入,长门关住碧桃花。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