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桃花扇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三出 寄扇


  ◎甲申十一月

  〖醉桃源〗(旦包帕病容上)寒风料峭透冰绡,香炉懒去烧。血痕一缕在眉梢,胭脂红让娇。孤影怯,弱魂飘,春丝命一条。满楼霜月夜迢迢,天明恨不消。

  (坐介)奴家香君,一时无奈,用了苦肉之计,得遂全身之节。只是孤身只影,卧病空楼,冷帐寒衾,无人作伴,好生悽凉。

  〖北新水令〗冻云残雪阻长桥,闭红楼冶游人少。栏杆低雁字,帘幙挂冰条;炭冷香消,人瘦晚风峭。

  奴家虽在青楼,那些花月欢场,从今罢却了。

  〖驻马听〗绣户萧萧,鹦鹉呼茶声自巧;香闺悄悄,雪狸偎枕睡偏牢。榴裙裂破舞风腰,鸾靴翦碎淩波靿;愁多病转饶,这妆楼再不许风情闹。

  想起侯郎匆匆避祸,不知流落何所;怎知奴家独住空楼,替他守节也。(起唱介)

  〖沉醉东风〗记得一霎时娇歌兴扫,半夜里浓雨情抛;从桃叶渡头寻,向燕子矶边找,乱云山风高雁杳。那知道梅开有信,人去越遥;凭栏凝眺,把盈盈秋水,酸风冻了。

  可恨恶仆盈门,硬来娶俺;俺怎肯负了侯郎。

  〖雁儿落〗欺负俺贱烟花薄命飘颻,倚着那丞相府忒骄傲。得保住这无瑕白玉身,免不得揉碎如花貌。

  最可怜妈妈替奴当灾,飘然竟去。(指介)你看床榻依然,归来何日。

  〖得胜令〗恰便似桃片逐雪涛,柳絮儿随风飘;袖掩春风面,黄昏出汉朝。萧条,满被尘无人扫;寂寥,花开了独自瞧。

  说到这里,不觉一阵酸心。(掩泪坐介)

  〖乔牌儿〗这肝肠似搅,泪点儿滴多少。也没个姊妹闲相邀,听那挂帘栊的钩自敲。

  独坐无聊,不免取出侯郎诗扇,展看一回。(取扇介)嗳呀!都被血点儿污坏了,这怎么处。

  〖甜水令〗你看疏疏密密,浓浓淡淡,鲜血乱蘸。不是杜鹃抛;是脸上桃花做红雨儿飞落,一点点溅上冰绡。

  侯郎侯郎!这都是为你来。

  〖折桂令〗叫奴家揉开云髻,折损宫腰;睡昏昏似妃葬坡平,血淋淋似妾堕楼高。怕旁人呼号,舍着俺软丢答的魂灵没人招。银镜里朱霞残照,鸳枕上红泪春潮。恨在心苗,愁在眉梢,洗了胭脂,涴了鲛绡。

  一时困倦起来,且在妆台盹睡片时。(压扇睡介)

  (末扮杨文骢便服上)认得红楼水面斜,一行衰柳带残鸦。
  (净扮苏昆生上)银筝象板佳人院,风雪今同处士家。
  (末回头见介)呀!苏昆老也来了。
  (净)贞丽从良,香君独住,放心不下,故此常来走走。
  (末)下官自那日打发贞丽起身,守了香君一夜,这几日衙门有事,不能脱身;方才城东拜客,便道一瞧。(入介)
  (净)香君不肯下楼,我们上去一谈罢。
  (末)甚好。(登楼介)
  (末指介)你看香君抑郁病损,困睡妆台,且不必唤他。
  (净看介)这柄扇儿展在面前,怎么有许多红点儿?
  (末)此乃侯兄定情之物,一向珍藏不肯示人,想因面血溅污,晾在此间。(抽扇看介)几点血痕,红艳非常,不免添些枝叶,替他点缀起来。(想介)没有绿色怎好?
  (净)待我采摘盆草,扭取鲜汁,权当颜色罢。
  (末)妙极!
  (净取草汁上)
  (末画介)叶分芳草绿,花借美人红。
  (画完介)
  (净看喜介)妙妙!竟是几笔折枝桃花。
  (末大笑指介)真乃桃花扇也。
  (旦惊醒见介)杨老爷、苏师父都来了,奴家得罪。(让坐介)
  (末)几日不曾来看,额角伤痕渐已平复了。
  (笑介)下官有画扇一柄,奉赠妆台。(付旦扇介)
  (旦接看介)这是奴的旧扇,血迹腌臢,看他怎的。(入袖介)
  (净)扇头妙染,怎不赏鉴。
  (旦)几时画的?
  (末)得罪得罪!方才点坏了。
  (旦看扇叹介)咳!桃花薄命,扇底飘零。多谢杨老爷替奴写照了。

  〖锦上花〗一朵朵伤情,春风懒笑;一片片消魂,流水愁漂。摘的下娇色,天然蘸好;便妙手徐熙,怎能画到。樱唇上调朱,莲腮上临稿,写意儿几笔红桃。补衬些翠枝青叶,分外夭夭,薄命人写了一幅桃花照。

  (末)你有这柄桃花扇,少不得个顾曲周郎;难道青春守寡,竟做个入月嫦娥不成。
  (旦)说那里话,那关盼盼也是烟花,何尝不在燕子楼中,关门到老。
  (净)明日侯郎重到,你也不下楼么?
  (旦)那时锦片前程,尽俺受用,何处不许游耍,岂但下楼。
  (末)香君这段苦节,今世少有。
  (向净介)昆老看师弟之情,寻着侯郎,将他送去,也省俺一番悬挂。
  (净)是是!一向留心访问,知他随任史公,住淮半载。自淮来京,自京到扬,今又同着高兵防河去了。晚生不日还乡,顺便找寻。
  (向旦介)须得香君一书才好。
  (旦向末介)奴家言出无文,求杨老爷代写罢。
  (末)你的心事,叫俺如何写得出。
  (旦寻思介)罢罢!奴的千愁万苦,俱在扇头,就把这扇儿寄去罢。
  (净喜介)这封家书,倒也新样。
  (旦)待奴封他起来。(封扇介)

  〖碧玉箫〗挥洒银毫,旧句他知道;点染红幺,新画你收着。便面小,血心肠一万条;手帕儿包,头绳儿绕,抵过锦字书多少。

  (净接扇介)待我收好了,替你寄去。
  (旦)师父几时起身?
  (净)不日束装了。
  (旦)只望早行一步。
  (净)晓得。
  (末)我们下楼罢。
  (向旦介)香君保重。你这段苦节,说与侯郎,自然来娶你的。
  (净)我也不再来别了。正是:新书远寄桃花扇。
  (末)旧院常关燕子楼。(下)
  (旦掩泪介)妈妈不归,师父又去,妆楼独闭,益发淒凉了。

  〖鸳鸯煞〗莺喉歇了南北套,冰弦住了陈隋调;唇底罢吹箫,笛儿丢,笙儿坏,板儿掠。只愿扇儿寄去的速,师父束装得早;三月三刘郎到了,携手儿下妆楼,桃花粥吃个饱。

  书到梁园雪未消,青谿一道阻春潮。
  桃根桃叶无人问,丁字帘前是断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