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桃花扇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一出 媚座


  ◎甲申十月

  〖菊花新〗(净冠带扮马士英,外扮长班从人喝道上)调和鼎鼐费心机,别户分门恩济威;钻火燃寒灰,这燮理阴阳非细。

  下官马士英,官居首辅,权握中枢。天子无为,从他闭目拱手;相公养体,尽咱吐气扬眉。那朱紫半朝,只不过呼朋引党;这经纶满腹,也无非报怨施恩。人都说养马成群,滚尘不定;他怎知立君由我,杀人何妨。

  (笑介)这几日太平无事,又且早放红梅,设席万玉园中,会些亲戚故旧,但看他趋奉之多,越显俺尊荣之至。人生行乐耳,须富贵此时。
  (叫介)长班,今日下的是那几位请帖?
  (外)都是老爷同乡。有兵部主事杨文骢,佥都御史越其杰,新推漕抚田仰,光禄寺卿阮大铖,这几位老爷。
  (净疑介)那阮大铖不是同乡呀。
  (外)他常对人说是老爷至亲。
  (净笑介)相与不同,也算的个至亲了。
  (吩咐介)今日不是外客,就在这梅花书屋设席罢。
  (外)是!
  (净)天已过午,快去请客。
  (外)不用去请,俱在门房候着哩。只传他一声,便齐齐进来了。
  (传介)老爷有请!
  (末、副净忙上)阍人片语千钧重,相府重门万里深。(进见打恭介)
  (净)我道是谁。
  (向末介)杨妹丈是咱内亲,为何也不竟进?
  (末)如今亲不敌贵了。
  (净)说那里话。
  (向副净介)圆老一向来熟了的,为何也等人传?
  (副净)府体尊严,岂敢冒昧。
  (净)这就见外了。
  (让净告坐,打恭介)

  〖好事近〗(净)吾辈得施为,正好谈心花底;兰友瓜戚,门外不须倒屣。休疑,总是一班桃李,相逢处把臂倾杯,何必拘冠裳套礼。俺肯堂堂相府,宾从疏稀。

  (茶到让净先取,打恭介)
  (净)今日天气微寒,正宜小饮。
  (副净、末打恭介)正是。
  (净)才下朝来,日已过午;昼短夜长,差了三个时辰了。
  (副净、末打恭介)是是!皆老师相调燮之功也。
  (吃茶完,让净先放茶杯,打恭介)
  (净问外介)怎么越、田二位还不见到?
  (外)越老爷痔漏发了,早有辞帖;田老爷明日起身,打发家眷上船,夜间才来辞行。
  (净)罢了,吩咐排席。
  (吹打,排三席,安座介)
  (副净、末谦恭告坐介)
  (入座饮介)

  〖泣颜回〗(净)朝罢袖香微,换了轻裘朱履;阳春十月,梅花早破红蕊。南朝雅客,半闲堂且说风流嘴;拚长宵读画评诗,叹吾党知心有几。

  (副净问介)相府连日宴客,都是那几位年翁?
  (净)总是吾党,但不如两公风雅耳。
  (末问介)是谁?
  (净唤介)长班拿客单来看。
  (外)客单在此。
  (副净接看介)张孙振、袁宏勋、黄鼎、张捷、杨维垣。
  (末)果然都是大有经济的。
  (净)个个是学生提拔,如今皆成大僚了。
  (副净打恭介)晚生等已废之员,还蒙起用;老师相为国吐握,真不啻周公矣。
  (净)岂敢。
  (拱介)二位不比他人,明日嘱托吏部,还要破格超升。
  (末打恭介)
  (副净跪介)多谢提拔。
  (净拉起介)

  〖前腔〗(副净、末)提携,铩羽忽高飞,剑出丰城狱底。随朝待漏,犹如狗续貂尾。华筵一饮,出公门,满面春风起;这恩荣锡衮封圭,不比那登龙御李。

  (起介)
  (净)撤了大席,安排小酌,我们促膝谈心。
  (设一席,更衣围坐介)
  (净)也不再把盏了。
  (副净、末)岂敢重劳。
  (杂扮二价献赏封介)
  (净摇手介)不必不必!花间雅集,又无梨园,怎么行这官席之礼。
  (副净)舍下小班,日日得闲,为何不唤来承应。
  (净)圆老见惯的,另请别客,借来领教罢。

  〖太平令〗妙部新奇,见惯司空自品题。(副净)是是!名园山水清音美,又何用丝竹随。

  (末笑介)从来名花倾国,缺一不可。今日红梅之下,梨园可省,倒少不了一声 “晓风残月”哩。

  〖前腔〗半放红梅,只少韦娘一曲催。(净大笑介)妹丈多情,竟要做个苏州刺史了。苏州刺史魂消矣,想一个丽人陪。

  (净)这也容易。
  (吩咐介)叫长班传几名歌妓,快来伺候。
  (外)禀老爷,要旧院的,要珠市的?
  (净向末介)请教杨姑老爷。
  (末)小弟物色已多,总无佳者;只有旧院李香君,新学《牡丹亭》,倒还唱得出。
  (净吩咐介)长班快去唤来!
  (外应下)
  (副净问末介)前日田百源用三百金,要娶做妾的,想是他了?
  (末)正是。
  (净问末介)为何不娶去?
  (末)可笑这个呆丫头,要与侯朝宗守节,断断不从。俺往说数次,竟不下楼,令我扫兴而回。
  (净怒介)有这样大胆奴才。

  〖风入松〗不知开府爪牙威,杀人如同虱虮。笑他命薄烟花鬼,好一似蛾扑灯蕊。(副净)这都是侯朝宗教坏的,前番辱的晚生也不浅。(净大怒介)了不得,了不得!一位新任漕抚,拿银三百,买不去一个妓女。岂有此理!难道是珍珠一斛,偏不能换蛾眉。

  (副净)田漕台是老师相的乡亲,被他羞辱,所关不小。
  (净)正是,等他来时,自有处法。
  (外上)禀老爷,小人走到旧院,寻着香君,他推托有病,不肯下楼。
  (净寻思介)也罢!叫长班家人,拿着衣服财礼,竟去娶他。

  〖前腔〗不须月老几番催,一霎红丝联喜,花花彩轿门前挤,不少欠分毫茶礼。莫管他鸨子肯不肯,竟将香君拉上轿子,今夜还送到田漕抚船上。惊的他迷离似痴,只当烟波上遇湘妃。

  (外等急应下)
  (副净喜介)妙妙!这才燥脾。
  (末)天色太晚,我们告辞罢。
  (净)正好快谈,为何就去?
  (副净)动劳久陪,晚生不安。
  (俱起打恭介)
  (净)还该远送一步。
  (副净、末)不敢!(连打三恭)
  (净先入内介)
  (副净)难得令舅老师相在乡亲面上,动此义举;龙老也该去帮一帮。
  (末)如何去帮?
  (副净)旧院是你熟游之处,竟去拉下楼来,打发起身便了。
  (末)也不可太难为他。
  (副净怒介)这还便益了他。想起前番,就处死这奴才,难泄我恨。

  〖尾声〗当年旧恨重提起,便折花损柳心无悔。那侯朝宗空梳栊了一番。看今日琵琶抱向阿谁。

 (副净)封侯夫婿几时归,
  (末)独守妆楼掩翠帏,
 (副净)不解巫山风力猛,
  (末)三更即换雨云衣。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