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桃花扇 > 上一页    下一页
闰二十出 闲话


  ◎甲申七月

  (内鸣金擂鼓呐喊介)
  (外扮老官人,白巾麻衣背包裹急上)戎马消何日,乾坤剩此身;白头江上客,红泪自沾巾。(立住大哭介)
  (小生扮山人背行李上)日淡村烟起,江寒雨气来。
  (丑扮贾客背行李上)年年经过路,离乱使人猜。
  (小生见丑介)请了,我们都是上南京的,天色将晚,快些趱行。
  (丑)正是兵荒马乱,江路难行,大家作伴才好。
  (指外介)那个老者为何立住了脚,只顾啼哭?
  (小生问外介)老兄想是走错了路,失迷什么亲人了。
  (外摇手介)不是,不是。俺是从北京下来的,行到河南,遇着高杰兵马,受了无限惊恐。刚得逃生,渡过江来,看见满路都是逃生奔命之人,不觉伤心恸哭几声。(掩泪介)
  (小生)原来如此,可怜,可叹!
  (丑)既是北京下来的,俺正要问问近日的消息,何不同宿村店,大家谈谈。
  (外)甚妙,我老腿无力,也要早歇哩。
  (小生指介)这座村店稍有墙壁,就此同宿了罢。
  (让介)请进。
  (同入介)
  (外仰看介)好一架豆棚。
  (小生)大家放下行李,便坐这豆棚之下,促膝闲话也好。
  (同放行李,坐介)
  (副净扮店主人上)村店新泥壁,田家老瓦盆。
  (问介)众位客官,还用晚饭么?
  (众)不消了。
  (小生)烦你买壶酒来,削瓜剥豆,我与二位解解困乏罢。
  (外向小生介)怎好取扰?
  (丑向外介)四海兄弟,却也无妨;待用完此酒,咱两个再回敬他。
  (副净取酒、菜上)
  (三人对饮介)
  (外问介)方才都是路遇,不曾请教尊姓大号,要到南京有何贵干?
  (小生)在下姓蓝名瑛,字田叔,是西湖画士,特到南京访友的。
  (丑)在下是蔡益所,世代南京书客,才从江浦索债回来的。
  (问外介)老兄是从北京下来的了;敢问高姓大名,有甚急事,这等狼狈?
  (外)不瞒二位说,下官姓张名薇,原是锦衣卫堂官。
  (丑惊介)原来是位老爷,失敬了。
  (小生问介)为何南来?
  (外)三月十九日,流贼攻破北京,崇祯先帝缢死煤山,周皇后也殉难自尽。下官走下城头,领了些本管校尉,寻着尸骸,抬到东华门外,买棺收殓,独自一个戴孝守灵。
  (小生)那旧日的文武百官,那里去了?
  (外)何曾看见一人。那时闯贼搜查朝官,逼索兵饷,将我监禁夹打。我把家财尽数与他,才放我守灵戴孝。别个官儿走的走,藏的藏,或被杀,或下狱,或一身殉难,或阖门死节。
  (小生)有这样忠臣,可敬,可敬。
  (外)还有进朝称贺,做闯贼伪官的哩。
  (丑)有这样狗彘,该杀,该杀。
  (外掩泪介)可怜皇帝、皇后两位梓宫,丢在路旁,竟没人偢睬。
  (小生、丑俱掩泪介)
  (外)直到四月初三日,礼部奉了伪旨,将梓宫抬送皇陵。我执旛送殡,走到昌平州;亏了一个赵吏目,纠合义民,捐钱三百串,掘开田皇妃旧坟,安葬当中。下官就看守陵旁,早晚上香。谁想五月初旬,大兵进关,杀退流贼,安了百姓,替明朝报了大仇;特差工部查宝泉局内铸的崇祯遗钱,发买工料,从新修造享殿碑亭,门墙桥道,与十二陵一般规模。真是亘古希有的事。下官也没等工完,亲手题了神牌,写了墓碑,连夜走来,报与南京臣民知道,所以这般狼狈。
  (小生)难得,难得!若非老先生在京,崇祯先帝竟无守灵之人。
  (丑问介)但不知太子二王,今在何处?
  (外)定、永两王,并无消息;闻太子渡海南来,恐亦为乱兵所害矣。(掩泪介)
  (小生问介)闻得北京发书一封与阁部史可法,责备亡国将相,不去奔丧哭主,又不请兵报仇。史公答了回书,特着左懋第披麻扶杖,前去哭临,老先生可晓得么?
  (外)下官半路相遇,还执手恸哭了一场的。

  (内作大风雷声介)
  (副净掌灯急上)大雨来了,快些进房罢。
  (众起,以袖遮头入房介)好雨,好雨。
  (外)天色已晚,下官该行香了。
  (丑问介)替那个行香?
  (外)大行皇帝未满周年,下官现穿孝服,每早每晚要行香哭拜的。
  (取包裹出香炉、香盒,设几上介,洗手介,望北两拜介,跪上香介)大行皇帝呀,大行皇帝呀!今日七月十五,孤臣张薇,叩头上香了。
  (内作大风雷不止介)
  (外伏地放声大哭介)
  (小生呼丑介)过来,过来,我两个草莽之臣,也该随拜举哀的。
  (小生、丑同跪,陪哭介,哭毕,俱叩头起,又两拜介)
  (小生)老先生远路疲倦,早早安歇了罢。
  (外)正是,各人自便了。
  (各解行李卧倒介)
  (小生)窗外风雨益发不住,明早如何登程?
  (外)老天的阴晴,人也料他不定。
  (丑问介)请问老爷,方才说的那些殉节文武,都有姓名么?
  (外)问他怎的?
  (丑)我小铺中要编成唱本,传示四方,叫万人景仰他哩。
  (外)好,好!下官写有手摺,明日取出奉送罢。
  (丑)多谢!
  (小生)那些投顺闯贼,不忠不义的姓名,也该流传,叫人唾骂。
  (外)都有抄本,一总奉上。
  (丑)更妙。
  (俱作睡熟介)
  (内作众鬼号呼介)
  (外惊听介)奇怪,奇怪!窗外风雨声中,又有哀苦号呼之声,是何物类?
  (杂扮阵亡厉鬼,跳叫上)
  (外隔窗看介)怕人,怕人!都是些没头折足阵亡厉鬼,为何到此?
  (众鬼下)
  (外睡倒介)
  (内作细乐警跸声介)
  (外惊听介)窗外又有人马鼓乐声,待我开门看来。(起看介)
  (杂扮文武冠带骑马,旛幢细乐引导,扮帝后乘舆上)
  (外惊出跪迎介)万岁,万岁,万万岁!孤臣张薇恭迎圣驾。
  (众下)
  (外起呼介)皇帝,皇后,何处巡游,我孤臣张薇不能随驾了。(又拜哭介)
  (小生、丑醒问介)天已发亮,老爷怎的又哭起来,想是该上早香了。
  (外掩泪介)奇事,奇事!方才睡去,听得许多号呼之声,隔窗张看,都是些阵亡厉鬼。
  (小生)是了,昨夜乃中元赦罪之期,想是赴盂兰会的。
  (外)这也没相干,还有奇事哩。
  (丑)还有什么奇事?
  (外)后来又听的人马鼓吹之声,我便开门出看,明明见崇祯先帝同着周皇后乘舆东行,引导的文武官员,都是殉难忠臣;前面奏着细乐,排着仪仗,像个要升天的光景。我伏俯路旁,送驾过去,不觉失声大哭起来。
  (小生)有这等异事。先皇帝、先皇后自然是超升天界的,也还是张老爷一片至诚,故此特特显圣。
  (外)下官今日发一愿心,要到明年七月十五日,在南京胜境,募建水陆道场,修斋追荐,并脱度一切冤魂,二位也肯随喜么?
  (丑)老爷果能做此好事,俺们情愿搭醮。
  (外)好人,好人。到南京时,或买书,或求画,不时要相会的。
  (丑)正是。
  (小生)大家收拾行李作别罢。
  (各背行李下)

  雨洗鸡笼翠,江行趁晓凉;
  乌啼荒塚树,槐落废宫墙。
  帝子魂何弱,将军气不扬;
  中原垂老别,恸哭过沙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