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桃花扇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九出 和战


  ◎甲申五月

  (末、净、丑扮黄得功、刘良佐、刘泽清戎装,杂扮军校执旗帜器械呐喊上)
  (末)兄弟们俱要小心着,闻得高杰点齐人马,在黄金坝上伺候迎敌。我们分作三队,依次而进。
  (净)我带的人马原少,让我挑战,两兄迎敌便了。
  (末)我的田雄不曾来,我作第二队,总叫河洲哥哥压哨罢。
  (丑)就是如此,大家杀向前去。
  (摇旗呐喊急下)
  (副净扮高杰戎装,军校执械随上)大小三军排开阵势,伺候迎敌。
  (杂扮探卒上)报,报,报!三家贼兵摇旗呐喊,将次到营了。
  (净持大刀上)老高快快出马,今日和你争个谁大谁小。
  (副净持枪骂上)你花马刘,是咱家小兄弟,那个怕你!
  (内击鼓,净、副净厮杀介)
  (副净叫介)三军齐上,活捉了这个刘贼。
  (杂上乱战介)
  (净败下)
  (末持双鞭上)我黄闯子的本领你是晓得的,快快磕头,饶你一死。
  (副净)我高老爷不稀罕你这活头,要取你那颗死头的。
  (内击鼓,末、副净厮杀介)
  (副净叫介)三军再来。
  (杂上乱战介)
  (末急介)从来将对将,兵对兵,如何这样混战。倒底是个无礼贼子,今日且输与你。(败下)
  (丑持双刀领众喊上介)高杰,你不要逞强,我刘河洲也带着些人马哩,咱就混战一场,有何不可。
  (副净)我翻天鹞子不怕人的,凭你竖战也可,横战也可。杀,杀,杀!
  (两队领众混战介)
  (生持令箭立高台,小兵持锣敲介)
  (众止杀,仰看介)
  (生摇令箭介)阁部大元帅有令:四镇作反,皆督师之过。请先到帅府,杀了元帅,次到南京,抢了宫阙;不必在此混战,骚害平民。
  (丑)我们并不曾作反,只因高杰无礼,混乱坐次,我们争个明白,日后好参谒元帅。
  (副净)我高杰乃本标先锋,怎敢作反;他们领兵来杀,只得迎敌。
  (生)不奉军令,妄行厮杀,都是反贼。明日奏闻朝廷,你们自去分辩罢。
  (丑)朝廷是我们迎立的,元帅是朝廷差来的,我们违了军令,便是叛了朝廷,如何使得。情愿束身待罪,只求元帅饶恕。
  (生)高将军,你如何说?
  (副净)我高杰是元帅犬马,犯了军法,只听元帅处分。
  (生)既如此说,速传黄、刘二镇,同赴辕门,央求元帅。
  (丑)二镇败走,各回汛地去了。
  (生)你淮、扬两镇,唇齿之邦,又无宿嫌,为何听人指使。快快前去,候元帅发落。
  (众兵下)
  (生下台)
  (丑、副净同行,到介)
  (生)已到辕门了,两位将军在外等候,待俺传进去。(稍迟即出介)元帅有令:四镇擅相争夺,皆当军法从事;但高将军不知礼体,挑嫌起衅,罪有所归,着与三镇服礼。俟解和之日,再行处分。

  〖香柳娘〗劝将军自思,劝将军自思,祸来难救,负荆早向辕门叩。(副净恼介)我高杰乃元帅标下先锋,元帅不加护庇,倒叫与三镇服礼,可不羞死人也。罢,罢,罢!看来元帅也不能用俺了,不免领兵渡江,另做事业去。这屈辱怎当,这屈辱怎当,渡过大江头,事业从新做。(唤介)三军快来,随俺前去。(众兵上,呐喊摇旗随下)(丑望介)呀,呀,呀!高杰竟要过江了,想江南有他的党与,不日要领来与俺厮闹;俺也早去约会黄、刘二镇,多带人马,到此迎敌。笑力穷远走,笑力穷远走,长江洗羞,防他重来作寇。

  (丑下)
  (生呆介)不料局势如此,叫俺怎生收救。

  〖前腔〗恨山河半倾,恨山河半倾,怎能重搆;人心瓦解忘恩旧。(南望介)那高杰竟反了。看扬扬渡江,看扬扬渡江,旗帜乱中流,直入南徐口。(北望介)那刘泽清也急忙去,要约会三镇人马,同来迎敌。这烟尘偏有,这烟尘偏有,好叫俺元帅搔头,参谋搓手。

  (行介)且去回覆了阁部,再作计较。正是:

  堂堂开府辖通侯,江北淮南数上游,
  只恐楼船与铁马,一时都羨好扬州。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