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桃花扇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八出 争位


  ◎甲申五月

  (生上)
  无定输赢似弈棋,书空殷浩欲何为?
  长江不限天南北,击楫中流看誓师。
  小生侯方域,前日替史公修书,一时激烈,有 “三大罪、五不可立”之议。不料福王今已登极,马士英竟入阁办事,把那些迎驾之臣,皆录功补用。史公虽亦入阁,又令督师江北,这分明有外之之意了。史公却全不介意,反以操兵勦贼为喜,如此忠肝义胆,人所难能也。现在开府扬州,命俺参其军事;约定今日齐集四镇,共商防河之计,不免上前一问。
  (作至书房介)管家那里?
  (小生扮书童上)侯爷来了,待我通报。
  (小生请外介)

  〖北点绛唇〗(外上)持节江皋,龙骧虎啸,忧国事,不顾残躯,双鬓苍白了。

  (见生介)世兄可知今日四镇齐集,共商大事;不日整师誓旅,雪君父之仇了。
  (生)如此甚妙。只有一件,高杰镇守扬、通,兵骄将傲,那黄、刘三镇,每发不平之恨。今日相见,大费调停,万一兄弟不和,岂不为敌人之利乎。
  (外)所说极是。今日相见,俺自有一番劝慰之言。
  (小生报介)辕门传鼓,说四镇到齐,伺候参谒。
  (生下)

  (外升帐吹打开门,杂排左右仪卫介)
  (副净扮高杰,末扮黄得功,丑扮刘泽清,净扮刘良佐,俱介冑上)只恨燕京无乐毅,谁知江左有夷吾。(入见,禀介)四镇小将,叩谒阁部大元帅。(拜介)
  (外拱手立介)列侯请起。
  (副净等俱排立介)听侯元帅将令。
  (外)本帅以阁部督师,君命隆重,大小将士俱在指挥之下。
  (众)是。
  (外)四镇乃堂堂列侯,不比寻常武弁。(举手介)屈尊侍坐,共议军情。
  (众)岂敢。
  (外)本帅命坐,便如军令一般,不可推辞。
  (众)是。
  (揖介)告坐了。
  (副净首坐,末、丑、净依次坐介)
  (末怒视副净介)

  〖混江龙〗(外)淮南险要,江河保障势滔滔,一带奇云结阵,满目细柳垂条。铁马嘶风先突塞,犀军放弩早惊潮。说甚么徐、常、沐、邓,比得上绛、灌、萧、曹。同心共把乾坤造,看古来功臣阁丹青图画,似今日列侯会剑佩弓刀。

  (末怒介)元帅在上,小将本不该争论。
  (指介)这高杰乃投诚草寇,有何战功,今日公然坐俺三镇之上。
  (副净)我投诚最早,年齿又尊,岂肯居尔等之下。
  (丑)此处是你汛地,我们都是客兵,连一个宾主之礼不晓得,还要统兵。
  (净)他在扬州享受繁华,尊大惯了;今日也该让咱们来享享。
  (副净)你们敢来,我就奉让。
  (末)那个是不敢来的。(起介)两位刘兄同我出来,即刻见个强弱。(怒下)
  (外向副净介)他讲的有理,你还该谦逊才是。
  (副净)小将宁死不在他们之下。
  (外)你这就大错了。

  〖油葫芦〗四镇堂堂气象豪,倚仗着恢复北朝。看您挨肩雁序,恰似好同胞,为甚的争坐位失了同心好,斗齿牙变了协恭貌。一个眼睁睁同室操戈盾,一个怒沖沖平地起波涛。没见阵上逞威风,早已窝里相争闹,笑中兴封了一伙(指介)小儿曹。

  ——不料四镇英雄,可笑如此;老夫一天高兴,却早灰冷一半也。没奈何,且出张告示,晓谕三镇,叫他各回汛地,听候调遣。
  (向副净介)你既驻札本境,就在本帅标下做个先锋,各有执掌,他们也不敢来争闹了。
  (副净)多谢元帅。
  (外)待老夫写起告示来。(写介)
  (内呐喊介)
  (副净不辞,出介)
  (末、丑、净持刀上)高杰快快出来!
  (副净出见介)你青天白日,持刀呐喊,竟是反了。
  (末)我们为甚么反,只要杀你这个无礼贼子。
  (副净)你们敢在帅府门前如此放肆,难道不是无礼贼子么?
  (末、丑、净赶杀副净介)
  (副净入辕门叫介)阁部大老爷救命呀,黄、刘三贼杀入帅府来了。
  (末、丑、净门外喊骂介)
  (外惊立介)

  〖天下乐〗俺只道塞马南来把战挑,杀声渐高,却是咱兵自鏖。这时候协力同仇还愁少,怎当的阋墙鼓噪,起了个离间根苗。这才是将难调,北贼易讨。

  (吩咐介)快请侯相公出来。
  (杂向内介)侯爷有请。
  (生急上)晚生已听的明白了。
  (外)借重高才,传俺帅令,安抚乱军。
  (生)如何安抚?
  (外)老夫有告示一纸,快去晓谕他们便了。
  (生)遵命。
  
  (接告示出见介)
  列侯请了!小弟乃本府参谋,奉阁部大元帅之命,晓谕三镇知悉:
  恭逢新主中兴,闯贼未讨,正我辈枕戈待旦、立功报效之时;不宜怀挟小忿,致乱大谋。俟收复中原,太平赐宴,论功叙坐,自有朝仪。目下军容匆遽,凡事权宜,皆当相谅,无失旧好。兴平侯高,原镇扬、通,今即留在本帅标下,委作先锋。靖南侯黄,仍回庐、和。东平侯刘,仍回淮、徐。广昌侯刘,仍回凤、泗。静听调遣,勿得抗违。军法懔然,本帅不能容情也。特谕。
  (末)我们只要杀无礼贼子,怎敢犯元帅军法。
  (生)目今辕门截杀,这就是军法难容的了。
  (丑)既是这等,不要惊着元帅,大家且散。
  (净)明日杀到高杰家里去罢。正是:国仇犹可恕,私恨最难消。(下)
  (生入见介)三镇闻令,暂且散去,明日还要厮杀哩。
  (外)这却怎处?(指副净介)

  〖后庭花〗高将军,你横将仇衅招,为甚的不谦恭,妄自骄;坐了个首席乡三老,惹动他诸侯五路刀。凭仪秦一番舌战巧,也不过息兵半晌饶。费调停,干焦躁;难消释,空懊恼。这情形何待瞧,那事业全去了。

  (副净)元帅不必着急,明日和他见个输赢,把三镇人马并俺一处,随着元帅恢复中原,却亦不难也。
  (外)你说的是那里话。现今流寇北来,将渡黄河,总兵许定国不能阻当,连夜告急;正要与四镇商议,发兵防河。今日一动争端,偾俺大事,岂不可忧!
  (副净)他三镇也不为别的,只因扬州繁华,要来夺取,俺怎肯让他。
  (外)这话益发可笑了。

  〖煞尾〗领着一枝兵,和他三家傲,似垒卵泰山压倒。你占住繁华廿四桥,竹西明月夜吹箫;他也想隋堤柳下安营巢,不教你蕃釐观独夸琼花少。谁不羨扬州鹤背飘,妒杀你腰缠十万好,怕明日杀声咽断广陵涛。

  ——罢,罢,罢!老夫已拚一死,更无他法;侯兄长才,只索凭你筹画了。
  (生)且看局势,再做商量。
  (外、生下)
  (吹打掩门,杂俱下)
  (副净吊场介)俺高杰也是一条好汉,难道坐以待毙不成。明早黄金坝上,点齐人马,排下阵势,等他来时,迎敌便了。正是:

  龙争虎斗逞雄豪,杯酒筵边动剑刀,
  刘项何须成败论,将军头断不降曹。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