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桃花扇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七出 拒媒


  ◎甲申五月

  〖燕归梁〗(末扮杨文骢冠带上)南朝领略风流尽,新立个妙龄君;清江隔断浊烟尘,兰署里买香薰。

  下官杨文骢,因叙迎驾之功,补了礼部主事。盟兄阮大铖,仍以光禄起用。又有同乡越其杰、田仰等,亦皆补官,同日命下,可称一时之盛。目下漕抚缺人,该推升田仰。适才送到聘金三百,托俺寻一美妓,要带往任所。我想青楼色艺之精,无过香君,不免替他去问。

  (唤介)长班走来。
  (杂扮长班上)胸中一部缙绅,脚下千条衚衕。
  (见介)老爷有何使唤?
  (末)你快请清客丁继之,女客卞玉京,到我书房说话。
  (杂)禀老爷,小人是长班,只认的各位官府,那些串客、表子,没处寻觅。
  (末)听我吩咐:

  〖渔灯儿〗闹端阳,正纷纭,水阁含春,便有那乌衣子弟伴红裙,难道是织女牵牛天汉津。(杂)就在那秦淮河房么,小人晓得了。(末指介)你望着枣花帘影杏纱纹,那壁厢欸问慇懃。

  (副净扮丁继之,外扮沈公宪,净扮张燕筑上)院里常留老白相,朝中新聘大陪堂。
  (副净)来此是杨老爷私宅,待我叫门。
  (叫介)位下那里?
  (杂出见介)众位何来?
  (副净)老汉是丁继之,同这沈、张两敝友,求见杨老爷;烦位下通报一声。
  (杂喜介)正要去请,来的凑巧,待我通报。(欲入介)
  (老旦扮卞玉京,小旦扮寇白门,丑扮郑妥娘上)紫燕来何早,黄莺到已迟。
  (小旦叫介)三位略等一等,同进去罢。
  (副净)原来是你姊妹们。
  (净)你们来此何干?
  (丑)大家是一样病根,你们怕做师父,我们怕做徒弟的。
  (俱入介)
  (末喜介)如何来的恰好。
  (众)无事不敢轻造,今日特来恳恩,尚容拜见。(俱叩介)
  (末拉起介)请坐,有何见教?
  (副净问介)新补光禄阮老爷是杨老爷至交么?
  (末)正是。
  (副净)闻得新主登极,阮老爷献了四种传奇,圣心大悦,把《燕子笺》钞发总纲,要选我们入内教演,有这话么?
  (末)果然有此盛举。
  (净)不瞒老爷说,我们两片唇,养着八张嘴。这一入内庭,岂不 “灭门绝户了一家儿”?
  (丑)我们也是八张嘴,靠着两片皮哩。
  (末笑介)不必着忙,当差承应,自有一班教坊男女;你们都算名士数里的,谁好拿你。
  (众)只求老爷护庇则个。
  (末)明日开列姓名,送与阮圆海,叫他一概免拿便了。
  (众)多谢老爷。

  〖前腔〗看一片秣陵春,烟水消魂,借着些笙歌裙屐醉斜曛。若把俺尽数选入呵,从此后江潮暮雨掩柴门,再休想白舫青帘载酒樽。老爷果肯见怜,这功德不小,保秦淮水软山温。

  (末)下官也有一事借重。
  (副净)老爷有何见教?
  (末)舍亲田仰,不日就升漕抚,适才送到聘金三百,托俺寻一小宠。
  (丑)让我去罢。
  (净)你去不得,你去了,这院中便散了板儿了。
  (丑)怎的便散了板儿?
  (净)没人和我打钉了。
  (丑)啐!
  (副净)老爷意中可有一个人儿么?
  (末)人是有一个在这里,只要你去作伐。
  (老旦)是那个?
  (末)便是李家的香君。
  (副净摇头介)这使不得。
  (末)如何使不得?
  (副净)他是侯公子梳栊过的。

  〖锦渔灯〗现有个秦楼上吹箫旧人,何处去觅封侯柳老三春,留着他燕子楼中昼闭门,怎教学改嫁的卓文君。

  (末)侯公子一时高兴,如今避祸远去,那里还想着香君哩。但去无妨。
  (老旦)香君自侯郎去后,立志守节,不肯下楼,岂有嫁人之理,去也无益。

  〖锦上花〗似一只雁失群,单宿水,独叫云,每夜里月明楼上度黄昏。洗粉黛,抛扇裙,罢笛管,歇喉唇,竟是长斋绣佛女尼身,怕落了风尘。

  (末)虽如此说,但有强如侯郎的,他自然肯嫁。
  (副净)香君之母,原是老爷厚人,倒是老爷面讲更好。
  (末)你是知道的,侯郎梳栊香君,原是下官作伐。今日觌面,如何讲说,还烦二位走走,自有重谢。
  (净、外)这等我们也去走走。
  (小旦、丑)呸!皮肉行里经纪,只许你们做么,俺也同去。
  (末)不必争闹,待他二位说不来时,你们再去。
  (众)是,是!辞过老爷罢。
  (末)也不远送了。狎客满堂消我闷,嫁衣终日为人忙。(下)
  (副净、老旦)杨老爷免了咱们差事,莫大的恩典哩。
  (外、净)正是。
  (副净)你四位先回,俺要到香君那边,替杨老爷说事去了。
  (丑)赚了钱不可偏背,大家八刀才好。
  (众诨下)
  (副净、老旦同行介)
  (副净)记得侯公子梳栊香君,也是我们帮衬来。

  〖锦中拍〗想当初华筵盛陈,配才子佳人,排列着花林粉阵,逐趁着筝声笛韵。如今又去帮衬别家,好不赧颜,似邮亭马厮,迎官送宾。(老旦)我们不去何如。(副净)俺若不去呵,又怕他新铮铮春官匣印,硬选入秋宫院门。(老旦)这等如之奈何?(副净)俺自有个两全之法,到那边款语商量,柔情索问,做一个闲蜂蝶花里混。

  (老旦)妙,妙!
  (副净)来此已是,不免竟进。
  (唤介)贞娘出来。
  (旦上)空楼寂寂含愁坐,长日恹恹带病眠。
  (问介)楼下那个?
  (老旦)丁相公来了。
  (旦望介)原来是卞姨娘同丁大爷光降,请上楼来。
  (副净、老旦见介)令堂怎的不见?
  (旦)往盒子会里去了。
  (让介)请坐,献茶。
  (同坐介)
  (老旦)香君闲坐楼窗,和那个顽耍?
  (旦)姨娘不知:

  〖锦后拍〗俺独自守空楼,望残春,白头吟罢泪沾巾。(老旦)何不招一新婿?(旦)奴家已嫁侯郎,岂肯改志。(副净)我们晓你苦心。今日礼部杨老爷说,有一位大老田仰,肯输三百金,娶你作妾,托俺来问一声。(旦)这题目错认,这题目错认,可知定情诗红丝拴紧,抵过他万两雪花银。(老旦)这事凭你裁酌,你既不肯,另问别家。(旦)卖笑哂,有勾栏艳品。奴是薄福人,不愿入朱门。

  (老旦)既如此说,回他便了。
  (副净)令堂回家,不要见钱眼开。
  (旦)妈妈疼奴,亦不肯相强的。
  (副净)如此甚好,可敬,可敬!
  (起介)别过了。
  (外、净、小旦、丑急上)两处红丝千里系,一条黑路六人忙。
  (净)快去,快去!他二人说成,便偏背我们了。
  (丑)我就不依他,饶他吃到口里,还倒出脏来。(进介)
  (净)香君恭喜了。
  (旦)喜从何来?
  (小旦)双双媒人来你家,还不喜哩。
  (旦)敢也说田仰的事么?
  (净)便是。
  (旦)方才奴已拒绝了。
  (外)杨老爷的好意,如何拒得。

  〖北骂玉郎带上小楼〗他为你生小绿珠花月身,寻一个金谷绮罗里石季伦。(旦)奴家不图富贵,这话休和我讲。(副净、老旦)我二人在此劝了半日,他决不肯嫁人的。(小旦)他不嫁人,明日拿去学戏,要见个男子的面,也不能够哩。歌残舞罢锁长门,卧氍毹夜夜伤神。(旦)奴便终身守寡,有何难哉,只不嫁人。(丑)难道三百两花银,买不去你这黄毛丫头么?(旦)你要银子,你便嫁他,不要管人家闲事。(丑怒介)好丫头,抢白起姨娘来了,我就死在你家。(撒泼介)小私窠贱根,小私窠贱根,掉巧舌讪谤尊亲。(净发威介)好大胆奴才!杨老爷新做了礼部,连你们官儿都管的着,明日拿去拶掉你指头。管烟花要津,管烟花要津;触恼他风狂雨迅,准备着桃伤柳损。(旦)尽你吓唬,奴的主意已定了。(老旦)看他小小年纪,倒有志气。(副净)吓他不动,走罢,走罢。(丑)我这里撒泼,没个人来拉拉,气死我也。他不嫁人,我扭也扭他下楼。硬推来门外双轮,硬推来门外双轮;兜折宝钏,扯断湘裙。(副净)自古有钱难买不卖货,撒了赖当不的,大家散罢。(外、小旦)我两个原要不来,吃亏老燕、老妥强拉到此,惹了这场没趣。走,走,走!快出门,掩羞面,气忍声吞。(净、丑)我们也走罢,干发虚,没钞分,遗臊撒粪。

  (外、净、小旦、丑俱诨下)
  (副净、老旦)香君放心,我们回绝杨老爷,再不来缠你便了。
  (旦拜介)这等多谢二位。
  (作别介)

 (副净)蜂媒蝶使闹纷纷,
  (旦)阑入红窗搅梦魂。
 (老旦)一点芳心采不去,
  (旦)朝朝楼上望夫君。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