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桃花扇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五出 迎驾


  ◎甲申四月

  〖番卜筭〗(净扮马士英冠带上)一旦神京失守,看中原逐鹿交走。捷足争先,拜相与封侯,凭着这拥立功大权归手。

  下官马士英,别字瑶草,贵州贵阳卫人也,起家万历己未进士,现任凤阳督抚。幸遇国家多故,正我辈得意之秋。前日发书约会史可法,同迎福王。他回书中有 “三大罪、五不可立”之言。阮大铖走去面商,他又闭门不纳。看来是不肯行的了。但他现握着兵权,一倡此论,那九卿班里,如高弘图、姜曰广、吕大器、张国维等,谁敢竟行。这迎立之事,便有几分不妥了。没奈何,又托阮大铖约会四镇武臣,及勋戚内侍,未知如何,好生焦躁。

  (副净扮阮大铖急上)胸有已成之竹,山无难劈之柴。此是马公书房,不免竟入。
  (净见问介)圆老回来了,大事如何?
  (副净)四镇武臣见了书函,欣然许诺,约定四月念八,全备仪仗,齐赴江浦矣。
  (净)妙,妙!那高黄二刘,如何说来?
  (坐介)

  〖催拍〗(副净)他说受君恩爵封列侯,镇江淮千里借筹;神京未收,神京未收,似我辈滥功糜饷,建牙堪羞。江浦迎銮,愿领貔貅,扶新主持节复仇。临大事,敢夷犹。

  (净)此外还有何人肯去?
  (副净)还有魏国公徐鸿基,司礼监韩赞周,吏科给事李沾,监察御史朱国昌。
  (净)勋、卫、科、道,都有个把,也就好了。他们都怎么说来?

  〖前腔〗(副净)他说马中丞当先出头,众公卿谁肯逗留。职名早投,职名早投,大家去上书陈表,拥入皇州。新主中兴,拜舞龙楼,将今日劳苦功酬,迁旧秩,壮新猷。

  (净)果然如此,妙的狠了。只是一件,我是一个外吏,那几个武臣勋卫,也算不得部院卿僚,目下写表如何列名?
  (副净)这有甚么考证,取本缙绅便览来,从头抄写便了。
  (净)虽如此说,万一驾到,没有百官迎接,我们三五个官,如何引进朝去?
  (副净)我看满朝诸公,那个是有定见的。乘舆一到,只怕递职名的还挨挤不上哩。
  (净)是,是!表已写就,只空衔名,取本缙绅来,快快开列。
  (外扮书办取缙绅上)西河沿洪家高头便览在此。(下)
  (副净)待我抄起来。
  (偏头远视介)表上字体,俱要细楷的,目昏难写,这怎么处?
  (想介)有了。
  (腰内取出眼镜戴,抄介) “吏部尚书臣高弘图”。
  (作手颤介)这手又颤起来了,目下等着起身。一时写不出,急杀人也。
  (净)还叫书办写去罢。
  (副净)这姓名里面都有去取,他如何写得。
  (净)你指示明白,自然不错了。(叫介)书办快来。
  (外上)
  (副净照缙绅指点向外介)
  (外下)
  (净)自古道:“中原逐鹿,捷足先得”,我们不可落他人之后。快整衣冠,收拾箱包,今日务要出城。
  (丑扮长班收拾介)
  (副净问介)请问老公祖,小弟怎生打扮?
  (净)迎驾大典,比不得寻常私谒,俱要冠带才是。
  (副净)小弟原是废员,如何冠带?
  (净)正是。
  (想介)没奈何,你且权充个赍表官罢,只是屈尊些儿。
  (副净)说那里话,大丈夫要立功业,何所不可,到这时候还讲刚方么。
  (净笑介)妙,妙,才是个软圆老。
  (副净换差吏服色介)

  〖前腔〗拚余生寒灰已休,喜今朝涸海更流;金鳌上钩,金鳌上钩,好似太公一钓,享国千秋。牛马风尘,暂屈何忧,刀笔吏丞相根由;人笑骂,我不羞。

  (外上)表已列名,老爷过目。
  (副净看介)果然一些不差,就包裹好了,装入箱中。
  (外包裹装箱内介)
  (副净)下官只得背起来了。
  (外、丑与副净绑箱背上介)
  (净看,笑介)圆老这件功劳却也不小哩。
  (副净正色介)不要取笑,日后画在凌烟阁上,倒有些神气的。
  (丑牵马介)天色将晚,请老爷上马。
  (净吩咐介)这迎驾大事,带不的多人,只你两个跟去罢。
  (副净)便益你们,后日都要议叙的。
  (俱上马,急走绕场介)

  〖前腔〗(合)趁斜阳南山雨收,控青骢烟驿水邮,金鞭急抽,金鞭急抽,早见浦江云气,楚尾吴头。应运英雄,虎赴龙投,恨不的双翅飕飕,银烛下,拜冕旒。

  (净)叫左右早去寻下店房。
  (副净)阿呀!我们做的何事,今日还想安歇,快跑快跑!(加鞭跑介)

  (净)江云山气晚悠悠,
 (副净)马走平川似水流,
  (净)莫学防风随后到,
 (副净)涂山明日会诸侯。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