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桃花扇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三出 哭主


  ◎甲申三月

  (副净扮旗牌官上)
  汉阳烟树隔江滨,影里青山画里人;
  可惜城西佳绝处,朝朝遮断马头尘。
  在下宁南帅府一个旗牌官的便是,俺元帅收复武昌,功封侯爵。昨日又奉新恩,加了太傅之衔;小爷左梦庚,亦挂总兵之印,特差巡按御史黄澍老爷到府宣旨。今日九江督抚袁继咸老爷,又解粮三十船,亲来给发。元帅大喜,命俺设宴黄鹤楼,请两位老爷饮酒看江。
  (望介)遥见晴川树底,芳草洲边,万姓欢歌,三军嬉笑,好一段太平景象也。远远喝道之声,元帅将到,不免设起席来。
  (台上挂黄鹤楼匾)
  (副净设席安座介)
  (杂扮军校旗仗鼓吹引导)
  (小生扮左良玉戎装上)

  〖声声慢〗逐人春色,入眼晴光,连江芳草青青。百尺楼高,吹笛落梅风景。领着花间小乘,载行厨,带缓衣轻;便笑咱将军好武,也爱儒生。

  ——咱家左良玉,今日设宴黄鹤楼,请袁、黄两公饮酒看江,只得早候。
  (吩咐介)大小军卒楼下伺候。
  (众应下)
  (作登楼介)三春云物归胸次,万里风烟到眼中。(望介)你看浩浩洞庭,苍苍云梦,控西南之险,当江汉之冲;俺左良玉镇此名邦,好不壮哉!
  (坐呼介)旗牌官何在?
  (副净跪介)有。
  (小生)酒席齐备不曾?
  (副净)齐备多时了。
  (小生)怎么两位老爷还不见到?
  (副净)连请数次,袁老爷正在江岸盘粮,黄老爷又往龙华寺拜客,大约傍晚才来。
  (小生)在此久候,岂不困倦。叫左右速接柳相公上楼,闲谈拨闷。
  (杂跪禀介)柳相公现在楼下。
  (小生)快请。
  (杂请介)
  (丑扮柳敬亭上)气吞云梦泽,声撼岳阳楼。(见介)
  (小生)敬亭为何早来了。
  (丑)晚生知道元帅闷坐,特来奉陪的。
  (小生)这也奇了,你如何晓得。
  (丑)常言 “秀才会课,点灯告坐”。天生文官,再不能爽快的。
  (小生笑介)说的有理。
  (指介)你看天才午转,几时等到点灯也。
  (丑)若不嫌聒噪呵,把昨晚说的 “秦叔宝见姑娘”,再接上一回罢。
  (小生)极妙了。
  (问介)带有鼓板么?
  (丑)自古 “官不离印,货不离身”,老汉管着做甚的。(取出鼓板介)
  (小生)叫左右泡开岕片,安下胡床。咱要纱帽隐囊,清谈消遣哩。
  (杂设床、泡茶,小生更衣坐,杂搥背搔痒介)

  (丑旁坐敲鼓板说书介)
  大江滚滚浪东流,淘尽兴亡古渡头;
  屈指英雄无半个,从来遗恨是荆州。
  按下新诗,还提旧话。且说人生最难得的是乱离之后,骨肉重逢。总是地北天南,时移物换,经几番凶荒战斗,怎免得梗泛萍漂。可喜秦叔宝解到罗公帅府,枷锁连身,正在候审;遇着嫡亲姑娘,卷帘下阶,抱头大哭。当时换了新衣,设席款待,一个候死的囚徒,登时上了青天。这叫做 “运去黄金减价,时来顽铁生光”。(拍醒木介)
  (小生掩泪介)咱家也都经过了。
  (丑)再说那罗公问及叔宝的武艺,满心欢喜,特地要夸其本领,即日放炮传操。下了教场,雄兵十万,雁翅排开。罗公独坐当中,一呼百诺,掌着生杀之权。秦叔宝站在旁边,点头赞叹,口里不言,心中暗道:大丈夫定当如此!(拍醒木介)
  (小生作骄态,笑介)俺左良玉也不枉为人一世矣。
  (丑)那罗公眼看叔宝,高声问道:“秦琼,看你身材高大,可曾学些武艺么?”叔宝慌忙跪下,应答如流:“小人会使双锏。”罗公即命家人,将自己用的两条银锏,抬将下来。那两条银锏,共重六十八斤,比叔宝所用铁锏,轻了一半。叔宝是用过重锏的人,接在手中,如同无物。跳下阶来,使尽身法,左轮右舞,恰似玉蟒缠身,银龙护体。玉蟒缠身,万道毫光台下落;银龙护体,一轮月影面前悬。罗公在中军帐里,大声喝采道:“好呀!”那十万雄兵,一齐答应。(作喊介)如同山崩雷响,十里皆闻。(拍醒木介)

  (小生照镜镊鬓介)俺左良玉立功边塞,万夫不当,也是天下一个好健儿。如今白发渐生,杀贼未尽,好不恨也。
  (副净上)禀元帅爷,两位老爷俱到楼了。
  (丑暗下)
  (小生换冠带、杂撤床排席介)
  (外扮袁继咸,末扮黄澍,冠带喝道上)
  (外)长湖落日气苍茫,黄鹤楼高望故乡。
  (末)吹笛仙人称地主,临风把酒喜洋洋。
  (小生迎揖介)二位老先生俯临敝镇,曷胜光荣;聊设杯酒,同看春江。
  (外、末)久钦威望,喜近节麾,高楼盛设,大快生平。
  (安席坐,斟酒欲饮介)

  净扮塘报人急上)忙将覆地翻天事,报与勤王救主人。禀元帅爷,不好了,不好了!
  (众惊起介)有甚么紧急军情,这等喊叫?
  (净急白介)禀元帅爷:大伙流贼北犯,层层围住神京;三天不见救援兵,暗把城门开禁。放火焚烧宫阙,持刀杀害生灵。(拍地介)可怜圣主好崇祯,(哭说介)缢死煤山树顶。
  (众惊问介)有这等事,是那一日来?
  (净喘介)就是这、这、这三月十九日。
  (众望北叩头,大哭介)
  (小生起,搓手跳哭介)我的圣上呀!我的崇祯主子呀!我的大行皇帝呀!孤臣左良玉,远在边方,不能一旅勤王,罪该万死了。

  〖胜如花〗高皇帝在九京,不管亡家破鼎,那知他圣子神孙,反不如飘蓬断梗。十七年忧国如病,呼不应天灵祖灵,调不来亲兵救兵;白练无情,送君王一命。伤心煞煤山私幸,独殉了社稷苍生,独殉了社稷苍生!

  (众又大哭介)
  (外摇手喊介)且莫举哀,还有大事相商。
  (小生)有何大事?
  (外)既失北京,江山无主,将军若不早建义旗,顷刻乱生,如何安抚。
  (末)正是。(指介)这江汉荆襄,亦是西南半壁,万一失守,恢复无及矣。
  (小生)小弟滥握兵权,实难辞责,也须两公努力,共保边疆。
  (外、末)敢不从事。
  (小生)既然如此,大家换了白衣,对着大行皇帝在天之灵,恸哭拜盟一番。
  (唤介)左右可曾备下縗衣么?
  (副净)一时不能备及,暂借附近民家素衣三领,白布三条。
  (小生)也罢,且穿戴起来。
  (吩咐介)大小三军,亦各随拜。
  (小生、外、末穿衣裹布介)
  (领众齐拜,举哀介)我那先帝呀——

  〖前腔〗(合)宫车出,庙社倾,破碎中原费整。养文臣帷幄无谋,豢武夫疆场不猛;到今日山残水剩,对大江月明浪明,满楼头呼声哭声。(又哭介)这恨怎平,有皇天作证:从今后戮力奔命,报国仇早复神京,报国仇早复神京。

  (小生)我等拜盟之后,义同兄弟;临侯督师,仲霖监军,我左昆山操兵练马,死守边方。倘有太子诸王,中兴定鼎,那时勤王北上,恢复中原,也不负今日一番义举。
  (外、末)领教了。
  (副净禀介)禀元帅,满城喧哗,似有变动之意,快请下楼,安抚民心。
  (俱下楼介)
  (小生)二位要向那里去?
  (外)小弟还回九江。
  (末)小弟要到襄阳。
  (小生)这等且各分手,请了。
  (别介)
  (小生呼介)转来,若有国家要事,还望到此公议。
  (外、末)但寄片纸,无不奔赴。请了。
  (外、末下)
  (小生)呵呀呀!不料今日天翻地覆,吓死俺也!

  飞花送酒不曾擎,片语传来满座惊。
  黄鹤楼中人哭罢,江昏月暗夜三更。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