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桃花扇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一出 投辕


  ◎癸未九月

  (净、副净扮二卒上)
  (净)杀贼拾贼囊,救民佔民房,当官领官仓,一兵吃三粮。
  (副净)如今不是这样唱了。
  (净)你唱来!
  (副净)贼凶少弃囊,民逃剩空房,官穷不开仓,千兵无一粮。
  (净)这等说,我们这穷兵当真要饿死了。
  (副净)也差不多哩。
  (净)前日鼓噪之时,元帅着忙,许俺们就粮南京,这几日不见动静,想又变卦了。
  (副净)他变了卦,俺们依旧鼓噪,有何难哉。
  (净)闲话少说,且到辕门点卯,再作商量。正是 “不怕饿杀,谁肯犯法”。
  (俱下)

  〖北新水令〗(丑扮柳敬亭,背包裹上)
  走出了空林落叶响萧萧,一丛丛芦花红蓼。倒戴着接䍠帽,横跨着湛卢刀,白髯儿飘飘,谁认的诙谐玩世东方老。

  俺柳敬亭冲风冒雨,沿江行来,并不见乱兵抢粮,想是讹传了。且喜已到武昌城外,不免在这草地下打开包裹,换了靴帽,好去投书。(坐地换靴帽介)

  〖南步步娇〗(副净、净上)晓雨城边饥乌叫,来往荒烟道,军营半里遥。(指介)风卷旌旗,鼓角缥缈,前面是辕门了,大家趱行几步。饿腹好难熬,还点三八卯。

  (丑起拱介)两位将爷,借问一声,那是将军辕门?
  (净向副净私语介)这个老儿是江北语音,不是逃兵,就是流贼。
  (副净)何不收拾起来,诈他几文,且买饭吃。
  (净)妙!
  (副净问介)你寻将军衙门么?
  (丑)正是。
  (净)待我送你去。(丢绳套住丑介)
  (丑)呵呀!怎么拿起我来了?
  (副净)俺们是武昌营专管巡逻的弓兵,不拿你,拿谁呀。
  (丑推二净倒地,指笑介)两个没眼色的花子,怪不得饿的东倒西歪的。
  (净)你怎晓得我们捱饿。
  (丑)不为你们捱饿,我为何到此?
  (副净)这等说来,你敢是解粮来的么?
  (丑)不是解粮的,是做甚的。
  (净)啐!我们瞎眼了,快搬行李,送老哥辕门去。
  (副净、净同丑行介)

  〖北折桂令〗(丑)你看城枕着江水滔滔,鹦鹉洲阔,黄鹤楼高。鸡犬寂寥,人烟惨淡,市井萧条。都只把豺狼喂饱,好江城画破图抛。满耳呼号,鼙鼓声雄,铁马嘶骄。

  (副净指介)这是帅府辕门了。(唤介)老哥在此等候,待我传鼓。(击鼓介)
  (末扮中军官上)封拜惟知元帅大,征诛不让帝王尊。(问介)门外击鼓,有何军情,速速报来。
  (净)适在汛地捉了一个面生可疑之人,口称解粮到此,未知真假,拿赴辕门,听候发落。
  (末问丑介)你称解粮到此,有何公文?
  (丑)没有公文,止有书函。
  (末)这就可疑了。

  〖南江儿水〗你的北来意费推敲,一封书信无名号,荒唐言语多虚冒,凭空何处军粮到。无端左支右调,看他神情,大抵非逃即盗。

  (丑)此话差矣,若是逃、盗,为何自寻辕门。
  (末)说的也是。既有书函,待我替你传进。
  (丑)这是一封密书,要当面交与元帅的。
  (末)这话益发可疑了。你且外边伺候,待我禀过元帅,传你进见。
  (净、副净、丑俱下)
  (内吹打开门,杂扮军卒六人各执械对立介)
  (小生扮左良玉戎服上)荆襄雄镇大江滨,四海安危七尺身。日日军储劳计画,那能谈笑净烟尘。
  (升坐,吩咐介)昨因饥兵鼓噪,本帅诈他就粮南京;后来细想:兵去就粮,何如粮来就兵。闻得九江助饷,不日就到,今日暂免点卯,各回汛地,静候关粮。
  (末)得令。
  (虚下,即上)奉元帅军令,挂牌免卯,三军各回汛地了。
  (小生)有甚军情,早早报来。
  (末)别无军情,只有差役一名,口称解粮到此,要见元帅。
  (小生喜介)果然粮船到了,可喜,可喜!
  (问介)所赉文书,系何衙门?
  (末)并无文书,止有私书,要当堂投递。
  (小生)这话就奇了,或是流贼细作,亦未可定。
  (吩咐介)左右军牢,小心防备,着他膝行而进。
  (众)是!
  (末唤丑进介)
  (左右交执器械,丑钻入见介)
  (揖介)元帅在上,晚生拜揖了。
  (小生)唗!你是何等样人,敢到此处放肆。
  (丑)晚生一介平民,怎敢放肆。

  〖北雁儿落带得胜令〗俺是个不出山老渔樵,那晓得王侯大宾客小。看这长枪大剑列门旗,只当深林密树穿荒草。尽着狐狸纵横虎咆哮,这威风何须要。偏吓俺孤身客无门跑,便作个长揖儿不是骄。(拱介)求饶,军中礼原不晓。(笑介)气也么消,有书函将军仔细瞧。

  (小生问介)有谁的书函?
  (丑)归德侯老先生寄来奉候的。
  (小生)侯司徒是俺的恩帅,你如何认得?
  (丑)晚生现在侯府。
  (小生拱介)这等失敬了。
  (问介)书在那里?
  (丑送上书介)
  (小生)吩咐掩门。
  (内吹打掩门,众下)
  (小生)尊客请坐。
  (丑傍坐介)
  (小生看书介)

  〖南侥侥令〗看他谆谆情意好,不啻教儿曹。这书中文理,一时也看不透彻,无非劝俺镇守边方,不可移兵内地。(叹介)恩帅,恩帅!那知俺左良玉,一片忠心天可告,怎肯背深恩,辱荐保。

  (问丑介)足下尊姓大号?
  (丑)不敢,晚生姓柳,草号敬亭。
  (杂捧茶上)
  (小生)敬亭请茶。
  (丑接茶介)
  (小生)你可知这座武昌城,自经张献忠一番焚掠,十室九空。俺虽镇守在此,缺草乏粮,日日鼓噪,连俺也做不得主了。
  (丑气介)元帅说那里话,自古道 “兵随将转”,再没个将逐兵移的。

  〖北收江南〗你坐在细柳营,手握着虎龙韬,管千军山可动,令不摇。饥兵鼓噪犯天朝,将军无计,从他去自逍遥。这恶名怎逃,这恶名怎逃。说不起三军权柄帅难操。

  (摔茶钟于地下介)
  (小生怒介)呵呀!这等无礼,竟把茶杯掷地。
  (丑笑介)晚生怎敢无礼,一时说的高兴,顺手摔去了。
  (小生)顺手摔去,难道你的心做不得主么。
  (丑)心若做得主呵,也不叫手下乱动了。
  (小生笑介)敬亭讲的有理。只因兵丁饿的急了,许他就粮内里。亦是无可奈何之一着。
  (丑)晚生远来,也饿急了,元帅竟不问一声儿。
  (小生)我倒忘了,叫左右快摆饭来。
  (丑摩腹介)好饿,好饿!
  (小生催介)可恶奴才,还不快摆!
  (丑起介)等不得了,竟往内里吃去罢。(向内行介)
  (小生怒介)如何进我内里?
  (丑回顾介)饿的急了。
  (小生)饿的急了,就许你进内里么?
  (丑笑介)饿的急了,也不许进内里,元帅竟也晓得哩。
  (小生大笑介)句句讥诮俺的错处,好个舌辩之士。俺这帐下倒少不得你这个人哩。

  〖南园林好〗俺虽是江湖泛交,认得出滑稽曼老;这胸次包罗不少,能直谏,会旁嘲。

  (丑)那里,那里!只不过游戏江湖,图餔啜耳。
  (小生问介)俺看敬亭,既与缙绅往来,必有绝技,正要请教。
  (丑)晚生自幼失学,有何技艺。偶读几句野史,信口演说,曾蒙吴桥范大司马、桐城何老相国,谬加赏赞,因而得交缙绅,实堪惭愧。

  〖北沽美酒带太平令〗俺读些稗官词,寄牢骚,稗官词,寄牢骚,对江山吃一斗苦松醪。小鼓儿颤杖轻敲,寸板儿软手频摇;一字字臣忠子孝,一声声龙吟虎啸;快舌尖钢刀出鞘,响喉咙轰雷烈炮。呀!似这般冷嘲、热挑,用不着笔抄,墨描。劝英豪,一盘错帐速勾了。

  (小生)说的爽快,竟不知敬亭有此绝技,就留下榻衙斋,早晚领教罢。

  〖清江引〗从此谈今论古日倾倒,风雨开怀抱。你那苏张舌辩高,我的巧射惊羿、奡,只愁那匝地烟尘何日扫。

  (丑)闲话多时,到底不知元帅向内移兵,有何主见?
  (小生)耿耿臣心,惟天可表,不须口劝,何用书责。

 (小生)臣心如水照清霄,
  (丑)咫尺天颜路不遥;
 (小生)要与西南撑半壁,
  (丑)不须东看海门潮。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