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桃花扇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八出 闹榭


  ◎癸未五月

  〖金鸡叫〗(末、小生扮陈贞慧、吴应箕上)(末)贡院秦淮近,赛青衿,剩金零粉。(小生)节闹端阳只一瞬,满眼繁华,王谢少人问。
  
  (末唤小生介)次尾兄,我和你旅邸抑郁,特到奏淮赏节,怎的不见同社一人?
  (小生)想都在灯船之上。
  (指介)这是丁继之水榭,正好登眺。
  (场上搭河房一座,悬灯垂帘)
  (同登介)
  (末唤介)丁继老在家么?
  (杂扮小僮上)榴花红似火,艾叶碧如烟。
  (见介)原来是陈、吴二位相公,我家主人赴灯船会去了。家中备下酒席,但有客来,随便留坐的。
  (末)这样有趣!
  (小生)可称主人好事矣。
  (末)我们在此雅集,恐有俗子阑入,不免设法拒绝他。
  (唤介)童子取个灯笼来。
  (杂应下,取灯笼上)
  (末写介) “复社会文,闲人免进。”
  (杂挂灯笼介)
  (小生)若同社朋友到此,便该请他入会了。
  (末)正是。
  (杂指介)你听鼓吹之声,灯船早已来了。
  (末、小生凭栏望介)
  (生、旦雅妆同丑扮柳敬亭、净扮苏昆生,吹弹鼓板坐船上)

  〖八声甘州〗(末)丝竹隐隐,载将来一队乌帽红裙。天然风韵,映着柳陌斜曛。名姝也须名士衬,画舫偏宜画阁邻。(小生)消魂,趁晚凉仙侣同群。

  (末指介)那灯船上,好似侯朝宗。
  (小生)侯朝宗是我们同社,该请入会的。
  (末指介)那个女客便是李香君,也好请他么?
  (小生)李香君不受阮胡子妆奁,竟是复社的朋友,请来何妨。
  (末)这等说来,(指介)那两个吹歌的柳敬亭、苏昆生,不肯做阮胡子门客,都是复社朋友了。请上楼来,更是有趣。
  (小生)待我唤他。
  (唤介)侯社兄,侯社兄!
  (生望见介)那水榭之上,高声唤我的,是陈定生、吴次尾。(拱介)请了。
  (末招手介)这是丁继之水榭,备有酒席,侯兄同香君、敬亭、昆生都上楼来,大家赏节罢。
  (生)最妙了。
  (向丑、净、旦介)我们同上楼去。
  (吹弹上介)

  〖排歌〗(生、旦)龙舟并,画桨分,葵花蒲叶泛金樽。朱楼密,紫障匀,吹箫打鼓入层云。

  (见介)
  (末)四位到来,果然成了个 “复社文会”了。
  (生)如何是 “复社文会”?
  (小生指灯介)请看。
  (生看灯笼介)不知今日会文,小弟来的恰好。
  (丑) “闲人免进”,我们未免唐突了。
  (小生)你们不肯做阮家门客的,那个不是复社朋友?
  (生)难道香君也是复社朋友么?
  (小生)香君却奁一事,只怕复社朋友还让一筹哩。
  (末)已后竟该称他老社嫂了。
  (旦笑介)岂敢。
  (末唤介)童子把酒来斟,我们赏节。
  (末、小生、生坐一边,丑、净、旦坐一边。饮酒介)

  〖八声甘州〗(末、小生)相亲,风流俊品,满座上都是语笑春温。(丑、净)梁愁隋恨,凭他燕恼莺嗔。(生、旦)榴花照楼如火喷,暑汗难沾白玉人。(杂报介)灯船来了,灯船来了。(指介)你看人山人海,围着一条烛龙,快快看来!(众起凭栏看介)(扮出灯船,悬五色角灯,大鼓大吹绕场数回下)(丑)你看这般富丽,都是公侯勋卫之家。(又扮灯船悬五色纱灯,打粗十番,绕场数回下)(净)这是些富商大贾,衙门书办,却也闹热。(又扮灯船悬五色纸灯,打细十番,绕场数回下)(末)你看船上吃酒的,都是些翰林部院老先生们。(小生)我辈的施为,倒底有些 “郊寒岛瘦”。(众笑介)(合)纷纭,望金波天汉迷津。

  (生)夜阑更深,灯船过尽了,我们做篇诗赋,也不负会文之约。
  (末)是,是,但不知做何题目?
  (小生)做一篇哀湘赋,倒有意思的。
  (生)依小弟愚见,不如即景联句,更觉畅怀。
  (末)妙,妙!
  (问介)我三人谁起谁结?
  (生)自然让定生兄起结了。
  (丑问介)三位相公联句消夜,我们三个陪着打盹么?
  (末)也有个借重之处。
  (净)有何使唤?
  (末)俺们每成四韵,饮酒一杯,你们便吹弹一回。
  (生)有趣,有趣!真是文酒笙歌之会。
  (末拱介)小弟竟僭了。
  (吟介)赏节秦淮榭,论心剧孟家。
  (小生)黄开金裹叶,红绽火烧花。
  (生)蒲剑何须试,葵心未肯差。
  (末)辟兵逢彩缕,却鬼得丹砂。
  (末、小生、生饮酒,丑击云锣,净弹月琴,旦吹箫一回介)
  (小生)蜃市楼缥缈,虹桥洞曲斜。
  (生)灯疑羲氏驭,舟是豢龙拿。
  (末)星宿才离海,玻璃更炼娲。
  (小生)光流银汉水,影动赤城霞。
  (照前介)
  (生)玉树难谐拍,渔阳不辨挝。
  (末)龟年喧笛管,中散闹筝琶。
  (小生)系缆千条锦,连窗万眼纱。
  (生)楸枰停斗子,瓷注屡呼茶。
  (照前介)
  (末)焰比焚椒列,声同对垒哗。
  (小生)电雷争此夜,珠翠賸谁家。
  (生)萤照无人苑,乌啼有树衙。
  (末)凭栏人散后,作赋吊长沙。
  (照前介)
  (众起介)
  (末)有趣,有趣!竟联成一十六韵,明日可以发刻了。
  (小生)我们倡和得许多感慨,他们吹弹出无限凄凉,楼下船中,料无解人也。
  (净向丑介)闲话且休讲,自古道良宵苦短,胜事难逢。我两个一边唱曲,陈、吴二位相公一边劝酒,让他名士、美人,另做一个风流佳会何如。
  (丑)使得,这是我们帮闲本等也。
  (末)我与次兄原有主道,正该少申敬意。
  (小生)就请依次坐来。
  (生、旦正坐,末、小生坐左,丑、净坐右介)
  (生向旦介)承众位雅意,让我两个并坐牙床,又吃一回合卺双杯,倒也有趣。
  (旦微笑介)
  (末、小生劝酒,净、丑唱介)

  〖排歌〗歌才发,灯未昏,佳人重抖玉精神。诗题壁,酒沾唇,才郎偏会语温存。

  (杂报介)灯船又来了。
  (末)夜已三更,怎的还有灯船?
  (俱起凭栏看介)
  (副净扮阮大铖,坐灯船。杂扮优人,细吹细唱缓缓上)
  (净)这船上像些老白相,大家洗耳,细细领略。
  (副净立船头自语介)我阮大铖买舟载歌,原要早出游赏;只恐遇着轻薄厮闹,故此半夜才来,好恼人也!
  (指介)那丁家河房,尚有灯火。
  (唤介)小厮,看有何人在上?
  (杂上岸看,回报介)灯笼上写着 “复社会文,闲人免进”。
  (副净惊介)了不得,了不得!
  (摇袖介)快歇笙歌,快灭灯火。
  (灭灯、止吹,悄悄撑船下)
  (末)好好一只灯船,为何歇了笙歌,灭了灯火,悄然而去?
  (小生)这也奇怪,快着人看来。
  (丑)不必去看,我老眼虽昏,早已看真了。那个胡子,便是阮圆海。
  (净)我道吹歌那样不同。
  (末怒介)好大胆老奴才,这贡院之前,也许他来游耍么!
  (小生)待我走去,采掉他胡子。(欲下介)
  (生拦介)罢,罢!他既回避,我们也不必为己甚之行。
  (末)侯兄,不知我不己甚,他便己甚了。
  (丑)船已去远,丢开手罢。
  (小生)便益了这胡子!
  (旦)夜色已深,大家散罢。
  (丑)香姐想妈妈了,我们送他回去。
  (末、小生)我二人不回寓,就下榻此间了。
  (生)两兄既不回寓,我们过船的,就此作别罢。请了。
  (末、小生)请了。(先下)
  (生、旦、丑、净下船,杂摇船行介)

  〖余文〗下楼台,游人尽;小舟留得一家春,只怕花底难敲深夜门。

  (生)月落烟浓路不真,
  (旦)小楼红处是东邻;
  (丑)秦淮一里盈盈水,
  (净)夜半春帆送美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