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桃花扇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七出 却奁


  ◎癸未三月

  (杂扮保儿掇马桶上)龟尿龟尿,撒出小龟;鳖血鳖血,变成小鳖。龟尿鳖血,看不分别;鳖血龟尿,说不清白。看不分别,混了亲爹;说不清白,混了亲伯。
  (笑介)胡闹,胡闹!昨日香姐上头,乱了半夜;今日早起,又要刷马桶,倒溺壶,忙个不了。那些孤老、表子,还不知搂到几时哩。
  (刷马桶介)

  〖夜行船〗(末)人宿平康深柳巷,惊好梦门外花郎。绣户未开,帘钩才响,春阻十层纱帐。

  ——下官杨文骢,早来与侯兄道喜。你看院门深闭,侍婢无声,想是高眠未起。(唤介)保儿,你到新人窗外,说我早来道喜。
  (杂)昨夜睡迟了,今日未必起来哩。老爷请回,明日再来罢。
  (末笑介)胡说!快快去问。
  (小旦内问介)保儿!来的是那一个?
  (杂)是杨老爷道喜来了。
  (小旦忙上)倚枕春宵短,敲门好事多。
  (见介)多谢老爷,成了孩儿一世姻缘。
  (末)好说。
  (问介)新人起来不曾?
  (小旦)昨晚睡迟,都还未起哩。
  (让坐介)老爷请坐,待我去催他。
  (末)不必,不必。
  (小旦下)

  〖步步娇〗(末)儿女浓情如花酿,美满无他想,黑甜共一乡。可也亏了俺帮衬,珠翠辉煌,罗绮飘荡,件件助新妆,悬出风流榜。

  (小旦上)好笑,好笑!两个在那里交扣丁香,并照菱花,梳洗才完,穿戴未毕。请老爷同到洞房,唤他出来,好饮扶头卯酒。
  (末)惊却好梦,得罪不浅。
  (同下)
  (生、旦艳妆上)

  〖沉醉东风〗(生、旦)这云情接着雨况,刚搔了心窝奇痒,谁搅起睡鸳鸯。被翻红浪,喜匆匆满怀欢畅。枕上余香,帕上余香,消魂滋味,才从梦里尝。

  (末、小旦上)
  (末)果然起来了,恭喜,恭喜!(一揖,坐介)
  (末)昨晚催妆拙句,可还说的入情么。
  (生揖介)多谢!
  (笑介)妙是妙极了,只有一件。
  (末)那一件?
  (生)香君虽小,还该藏之金屋。(看袖介)小生衫袖,如何着得下?
  (俱笑介)
  (末)夜来定情,必有佳作。
  (生)草草塞责,不敢请教。
  (末)诗在那里?
  (旦)诗在扇头。(向袖中取出扇介)
  (末接看介)是一柄白纱宫扇。(嗅介)香的有趣。(吟诗介)妙,妙!只有香君不愧此诗。(付旦介)还收好了。
  (旦收扇介)

  〖园林好〗(末)正芬芳桃香李香,都题在宫纱扇上;怕遇着狂风吹荡,须紧紧袖中藏,须紧紧袖中藏。

  (末看旦介)你看香君上头之后,更觉艳丽了。
  (向生介)世兄有福,消此尤物。
  (生)香君天姿国色,今日插了几朵珠翠,穿了一套绮罗,十分花貌,又添二分,果然可爱。
  (小旦)这都亏了杨老爷帮衬哩。

  〖江儿水〗送到缠头锦,百宝箱,珠围翠绕流苏帐,银烛笼纱通宵亮,金杯劝酒合席唱。今日又早早来看,恰似亲生自养,赔了妆奁,又早敲门来望。

  (旦)俺看杨老爷,虽是马督抚至亲,却也拮据作客,为何轻掷金钱,来填烟花之窟?在奴家受之有愧,在老爷施之无名;今日问个明白,以便图报。
  (生)香君问得有理,小弟与杨兄萍水相交,昨日承情太厚,也觉不安。
  (末)既蒙问及,小弟只得实告了。这些妆奁酒席,约费二百余金,皆出怀宁之手。
  (生)那个怀宁?
  (末)曾做过光禄的阮圆海。
  (生)是那皖人阮大铖么?
  (末)正是。
  (生)他为何这样周旋?
  (末)不过欲纳交足下之意。

  〖五供养〗(末)羡你风流雅望,东洛才名,西汉文章。逢迎随处有,争看坐车郎。秦淮妙处,暂寻个佳人相傍,也要些鸳鸯被、芙蓉妆;你道是谁的,是那南邻大阮,嫁衣全忙。

  (生)阮圆老原是敝年伯,小弟鄙其为人,绝之已久。他今日无故用情,令人不解。
  (末)圆老有一段苦衷,欲见白于足下。
  (生)请教。
  (末)圆老当日曾游赵梦白之门,原是吾辈。后来结交魏党,只为救护东林,不料魏党一败,东林反与之水火。近日复社诸生,倡论攻击,大肆殴辱,岂非操同室之戈乎?圆老故交虽多,因其形迹可疑,亦无人代为分辩。每日向天大哭,说道:“同类相残,伤心惨目,非河南侯君,不能救我。”所以今日谆谆纳交。
  (生)原来如此,俺看圆海情辞迫切,亦觉可怜。就便真是魏党,悔过来归,亦不可绝之太甚,况罪有可原乎。定生、次尾,皆我至交,明日相见,即为分解。
  (末)果然如此,吾党之幸也。
  (旦怒介)官人是何等说话,阮大铖趋附权奸,廉耻丧尽;妇人女子,无不唾骂。他人攻之,官人救之,官人自处于何等也?

  〖川拨棹〗不思想,把话儿轻易讲。要与他消释灾殃,要与他消释灾殃,也隄防旁人短长。官人之意,不过因他助俺妆奁,便要徇私废公;那知道这几件钗钏衣裙,原放不到我香君眼里。(拔簪脱衣介)脱裙衫,穷不妨;布荆人,名自香。

  (末)阿呀!香君气性,忒也刚烈。
  (小旦)把好好东西,都丢一地,可惜,可惜!(拾介)
  (生)好,好,好!这等见识,我倒不如,真乃侯生畏友也。
  (向末介)老兄休怪,弟非不领教,但恐为女子所笑耳。

  〖前腔〗(生)平康巷,他能将名节讲;偏是咱学校朝堂,偏是咱学校朝堂,混贤奸不问青黄。那些社友平日重俺侯生者,也只为这点义气;我若依附奸邪,那时群起来攻,自救不暇,焉能救人乎。节和名,非泛常;重和轻,须审详。

  (末)圆老一段好意,也还不可激烈。
  (生)我虽至愚,亦不肯从井救人。
  (末)既然如此,小弟告辞了。
  (生)这些箱笼,原是阮家之物,香君不用,留之无益,还求取去罢。
  (末)正是 “多情反被无情恼,乘兴而来兴尽还。”(下)
  (旦恼介)
  (生看旦介)俺看香君天姿国色,摘了几朵珠翠,脱去一套绮罗,十分容貌,又添十分,更觉可爱。
  (小旦)虽如此说,舍了许多东西,倒底可惜。

  〖尾声〗金珠到手轻轻放,惯成了娇痴模样,辜负俺辛勤做老娘。

  (生)些须东西,何足挂念,小生照样赔来。
  (小旦)这等才好。

 (小旦)花钱粉钞费商量,
  (旦)裙布钗荆也不妨。
  (生)只有湘君能解佩,
  (旦)风标不学世时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