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桃花扇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六出 眠香


  ◎癸未三月

  〖临江仙〗(小旦艳妆上)短短春衫双卷袖,调筝花里迷楼。今朝全把绣帘钩,不教金线柳,遮断木兰舟。

  妾身李贞丽,只因孩儿香君,年及破瓜,梳栊无人,日夜放心不下。幸亏杨龙友,替俺招了一位世家公子,就是前日饮酒的侯朝宗,家道才名,皆称第一。今乃上头吉日,大排筵席,广列笙歌,清客俱到,姊妹全来,好不费事。
  (唤介)保儿那里。
  (杂扮保儿搧扇慢上)席前搀趣话,花里听情声。妈妈唤保儿那处送衾枕么?
  (小旦怒介)啐!今日香姐上头,贵人将到,你还做梦哩。快快卷帘扫地,安排桌椅。
  (杂)是了。
  (小旦指点排席介)

  〖一枝花〗(末新服上)园桃红似绣,艳覆文君酒;屏开金孔雀,围春昼。涤了金瓯,点着喷香兽。这当垆红袖,谁最温柔,拉与相如消受。

  ——下官杨文骢,受圆海嘱托,来送梳栊之物。
  (唤介)贞娘那里?
  (小旦见介)多谢作伐,喜筵俱已齐备。
  (问介)怎么官人还不见到?
  (末)想必就来。
  (笑介)下官备有箱笼数件,为香君助妆,教人搬来。
  (杂抬箱笼、首饰、衣物上)
  (末吩咐介)抬入洞房,铺陈齐整着!
  (杂应下)
  (小旦喜谢介)如何这般破费,多谢老爷!
  (末袖出银介)还有备席银三十两,交与厨房;一应酒殽,俱要丰盛。
  (小旦)益发当不起了。
  (唤介)香君快来!
  (旦盛妆上)
  (小旦)杨老爷赏了许多东西,上前拜谢。
  (旦拜谢介)
  (末)些须薄意,何敢当谢,请回,请回。
  (旦即入介)
  (杂急上报介)新官人到门了。
  (生盛服从人上)虽非科第天边客,也是嫦娥月里人。
  (末、小旦迎见介)
  (末)恭喜世兄,得了平康佳丽;小弟无以为敬,草办妆奁,粗陈筵席,聊助一宵之乐。
  (生揖介)过承周旋,何以克当。
  (小旦)请坐,献茶。
  (俱坐)
  (杂捧茶上,饮介)
  (末)一应喜筵,安排齐备了么?
  (小旦)托赖老爷,件件完全。
  (末向生拱介)今日吉席,小弟不敢搀越,竟此告别,明日早来道喜罢。
  (生)同坐何妨。
  (末)不便,不便。(别下)
  (杂)请新官人更衣。
  (生更衣介)
  (小旦)妾身不得奉陪,替官人打扮新妇,撺掇喜酒罢。(别下)
  (副净、外、净扮三清客上)一生花月张三影,五字宫商李二红。
  (副净)在下丁继之。
  (外)在下沈公宪。
  (净)在下张燕筑。
  (副净)今日吃侯公子喜酒,只得早到。
  (净)不知请那几位贤歌来陪俺哩。
  (外)说是旧院几个老在行。
  (净)这等都是我梳栊的了。
  (副净)你有多大家私,梳栊许多。
  (净)各人有帮手,你看今日侯公子,何曾费了分文。
  (外)不要多话,侯公子堂上更衣,大家前去作揖。
  (众与生揖介)
  (众)恭喜,恭喜!
  (生)今日借光。
  (小旦、老旦、丑扮三妓女上)情如芳草连天醉,身似杨花尽日忙。(见介)
  (净)唤的那一部歌妓,都报名来。
  (丑)你是教坊司么,叫俺报名。
  (生笑介)正要请教大号。
  (老旦)贱妾卞玉京。
  (生)果然玉京仙子。
  (小旦)贱妾寇白门。
  (生)果然白门柳色。
  (丑)奴家郑妥娘。
  (生沉吟介)果然妥当不过。
  (净)不妥,不妥!
  (外)怎么不妥?
  (净)好偷汉子。
  (丑)呸!我不偷汉,你如何吃得恁胖。
  (众诨笑介)
  (老旦)官人在此,快请香君出来罢。
  (小旦、丑扶香君上)
  (外)我们做乐迎接。
  (副净、净、外吹打十番介)
  (生、旦见介)
  (丑)俺院中规矩,不兴拜堂,就吃喜酒罢。
  (生、旦上坐)
  (副净、外、净坐左边介)
  (小旦、老旦、丑坐右边介)
  (杂执壶上)
  (左边奉酒,右边吹弹介)

  〖梁州序〗(生)齐梁词赋,陈隋花柳,日日芳情迤逗。青衫偎倚,今番小杜扬州。寻思描黛,指点吹箫,从此春入手。秀才渴病急须救,偏是斜阳迟下楼,刚饮得一杯酒。

  (右边奉酒,左边吹弹介)

  〖前腔〗(旦)楼台花颤,帘栊风抖,倚着雄姿英秀。春情无限,金钗肯与梳头。闲花添艳,野草生香,消得夫人做。今宵灯影纱红透,见惯司空也应羞,破题儿真难就。

  (副净)你看红日啣山,乌鸦选树,快送新人回房罢。
  (外)且不要忙,侯官人当今才子,梳栊了绝代佳人,合欢有酒,岂可定情无诗乎?
  (净)说的有理,待我磨墨拂笺,伺候挥毫。
  (生)不消诗笺,小生带有宫扇一柄,就题赠香君,永为订盟之物罢。
  (丑)妙,妙!我来捧砚。
  (小旦)看你这嘴脸,只好脱靴罢了。
  (老旦)这个砚儿,倒该借重香君。
  (众)是呀!
  (旦捧砚,生书扇介)
  (众念介)夹道朱楼一径斜,王孙初御富平车。青溪尽是辛夷树,不及东风桃李花。
  (众)好诗,好诗!香君收了。
  (旦收扇袖中介)
  (丑)俺们不及桃李花罢了,怎的便是辛夷树?
  (净)辛夷树者,枯木逢春也。
  (丑)如今枯木逢春,也曾鲜花着雨来。
  (杂持诗笺上)杨老爷送诗来了。
  (生接读介)生小倾城是李香,怀中婀娜袖中藏;缘何十二巫峰女,梦里偏来见楚王。
  (生笑介)此老多情,送来一首催妆诗,妙绝,妙绝!
  (净) “怀中婀娜袖中藏”,说的香君一搦身材,竟是个香扇坠儿。
  (丑)他那香扇坠,能值几文,怎比得我这琥珀猫儿坠。
  (众笑介)
  (副净)大家吹弹起来,劝新人多饮几杯。
  (丑)正是带些酒兴,好入洞房。
  (左右吹弹,生、旦交让酒介)

  〖节节高〗(生、旦)金樽佐酒筹,劝不休,沉沉玉倒黄昏后。私携手,眉黛愁,香肌瘦。春宵一刻天长久,人前怎解芙蓉扣。盼到灯昏玳筵收,宫壶滴尽莲花漏。

  (副净)你听谯楼二鼓,天气太晚,撤了席罢。
  (净)这样好席,不曾吃净就撤去了,岂不可惜。
  (丑)我没吃够哩,众位略等一等儿。
  (老旦)休得胡缠,大家奏乐,送新人入房罢。
  (众起吹打十番,送生、旦介)

  〖前腔〗(合)笙箫下画楼,度清讴,迷离灯火如春昼。天台岫,逢阮刘,真佳偶。重重锦帐香薰透,旁人妒得眉头皱。酒态扶人太风流,贪花福分生来有。

  (杂执灯,生、旦携手下)
  (净)我们都配成对儿,也去睡罢。
  (丑)老张休得妄想,我老妥是要现钱的。
  (净数与十文钱,拉介)
  (丑接钱再数,换低钱,诨下)

  〖尾声〗(合)秦淮烟月无新旧,脂香粉腻满东流,夜夜春情散不收。

  (副净)江南花发水悠悠,
 (小旦)人到秦淮解尽愁,
  (外)不管烽烟家万里,
 (老旦)五更怀里啭歌喉。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