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桃花扇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五出 访翠


  ◎癸未三月

  〖缑山月〗(生丽服上)金粉未消亡,闻得六朝香,满天涯烟草断人肠。怕催花信紧,风风雨雨,误了春光。

  小生侯方域,书剑飘零,归家无日。对三月艳阳之节,住六朝佳丽之场,虽是客况不堪,却也春情难按。昨日会着杨龙友,盛夸李香君妙龄绝色,平康第一。现在苏昆生教他吹歌,也来劝俺梳栊;争奈萧索奚囊,难成好事。今日清明佳节,独坐无聊,不免借步踏青,竟到旧院一访,有何不可。(行介)

  〖锦缠道〗望平康,凤城东、千门绿杨。一路紫丝韁,引游郎,谁家乳燕双双。(丑扮柳敬亭上)黄莺惊晓梦,白发动春愁。(唤介)侯相公何处闲游?(生回头见介)原来是敬亭,来的好也;俺去城东踏青,正苦无伴哩。(丑)老汉无事,便好奉陪。(同行介)(丑指介)那是秦淮水榭。(生)隔春波,碧烟染窗;倚晴天,红杏窥墙。(丑指介)这是长桥,我们慢慢的走。(生)一带板桥长,闲指点茶寮酒舫。(丑)不觉来到旧院了。(生)听声声卖花忙,穿过了条条深巷。(丑指介)这一条巷里,都是有名姊妹家。(生)果然不同,你看黑漆双门之上,插一枝带露柳娇黄。

  (丑指介)这个高门儿,便是李贞丽家。
  (生)我问你,李香君住在那个门里?
  (丑)香君就是贞丽的女儿。
  (生)妙妙!俺正要访他,恰好到此。
  (丑)待我敲门。(敲介)
  (内问介)那个?
  (丑)常来走动的老柳,陪着贵客来拜。
  (内)贞娘、香姐,都不在家。
  (丑)那里去了?
  (内)在卞姨娘家做盒子会哩。
  (丑)正是,我竟忘了,今日是盛会。
  (生)为何今日做会?
  (丑拍腿介)老腿走乏了,且在这石磴上略歇一歇,从容告你。
  (同坐介)
  (丑)相公不知,这院中名妓,结为手帕姊妹,就像香火兄弟一般,每遇时节,便做盛会。

  〖朱奴剔银灯〗结罗帕,烟花雁行;逢令节,齐斗新妆。(生)是了,今日清明佳节,故此皆去赴会,但不知怎么叫做盒子会。(丑)赴会之日,各携一副盒儿,都是鲜物异品,有海错、江瑶、玉液浆。(生)会期做些甚么?(丑)大家比较技艺,拨琴阮,笙箫嘹喨。(生)这样有趣,也许子弟入会么?(丑摇手介)不许不许!最怕的是子弟混闹,深深锁住楼门,只许楼下赏鉴。(生)赏鉴中意的如何会面?(丑)若中了意,便把物事抛上楼头,他楼上也便抛下果子来。相当,竟飞来捧觞,密约在芙蓉锦帐。

  (生)既然如此,小生也好走走了。
  (丑)走走何妨。
  (生)只不知卞家住在那厢?
  (丑)住在煖翠楼,离此不远,即便同行。(行介)
  (生)扫墓家家柳,
  (丑)吹饧处处箫。
  (生)莺花三里巷,
  (丑)烟水两条桥。
  (指介)此间便是,相公请进。
  (同入介)

  (末扮杨文骢、净扮苏昆生迎上)
  (末)闲陪簇簇莺花队,
  (净)同望迢迢粉黛围。
  (见介)
  (末)侯世兄怎肯到此,难得难得!
  (生)闻杨兄今日去看阮胡子,不想这里遇着。
  (净)特为侯相公喜事而来。
  (丑)请坐。
  (俱坐)
  (生望介)好个煖翠楼!

  〖雁过声〗端详,窗明院敞,早来到温柔睡乡。(问介)李香君为何不见?(末)现在楼头。(净指介)你看,楼头奏技了。(内吹笙、笛介,生听介)鸾笙凤管云中响,(内弹琵琶、筝介,生听介)弦悠扬,(内打云锣介,生听介)玉玎珰,一声声乱我柔肠。(内吹箫介)(生听介)翱翔双凤凰。(大叫介)这几声箫,吹的我消魂,小生忍不住要打采了。(取扇坠抛上楼介)海南异品风飘荡,要打着美人心上痒!

  (内将白汗巾包樱桃抛下介)
  (丑)有趣有趣!掷下果子来了。
  (净解汗巾,倾樱桃盘内介)好奇怪,如今竟有樱桃了。
  (生)不知是那个掷来的,若是香君,岂不可喜。
  (末取汗巾看介)看这一条冰绡汗巾,有九分是他了。
  (小旦扮李贞丽捧茶壶,领香君捧花瓶上)
  (小旦)香草偏随蝴蝶扇,美人又下凤凰台。
  (净惊指介)都看天人下界了。
  (丑合掌介)阿弥陀佛。
  (众起介)
  (末拉生介)世兄认认,这是贞丽,这是香君。
  (生见小旦介)小生河南侯朝宗,一向渴慕,今才遂愿。
  (见旦介)果然妙龄绝色,龙老赏鉴,真是法眼。
  (坐介)
  (小旦)虎邱新茶,泡来奉敬。
  (斟茶,众饮介)
  (旦)绿杨红杏,点缀新节。
  (众赞介)有趣有趣!煮茗看花,可称雅集矣。
  (末)如此雅集,不可无酒。
  (小旦)酒已备下,玉京主会,不得下楼奉陪,贱妾代东罢。(唤介)保儿荡酒来!
  (杂提酒上)
  (小旦)何不行个令儿,大家欢饮?
  (丑)敬候主人发挥。
  (小旦)怎敢僭越。
  (净)这是院中旧例。
  (小旦取骰盆介)得罪了。
  (唤介)香君把盏,待我掷色奉敬。
  (众)遵令。
  (小旦宣令介)酒要依次流饮,每一杯干,各献所长,便是酒底。么为樱桃,二为茶,三为柳,四为杏花,五为香扇坠,六为冰绡汗巾。
  (唤介)香君敬侯相公酒。
  (旦斟生饮介)
  (小旦掷色介)是香扇坠。
  (让介)侯相公速干此杯,请说酒底。
  (生告干介)小生做首诗罢。
  (吟介)南国佳人佩,休教袖里藏;随郎团扇影,摇动一身香。
  (末)好诗,好诗!
  (丑)好个香扇坠,只怕摇摆坏了。
  (小旦)该奉杨老爷酒了。
  (旦斟、末饮介)
  (小旦掷介)是冰绡汗巾。
  (末)我也做诗了。
  (小旦)不许雷同。
  (末)也罢,下官做个破承题罢。
  (念介)睹拭汗之物而春色撩人矣。夫汗之沾巾,必由于春之生面也。伊何人之面,而以冰绡拭之;红素相着之际,不亦深可爱也耶?
  (生)绝妙佳章。
  (丑)这样好文彩,还该中两榜才是。
  (旦斟丑酒介)柳师父请酒。
  (小旦掷色介)是茶。
  (丑饮酒介)我道恁薄。
  (小旦笑介)非也,你的酒底是茶。
  (丑)待我说个张三郎吃茶罢。
  (小旦)说书太长,说个笑话更好。
  (丑)就说笑话。

  (说介)
  苏东坡同黄山谷访佛印禅师,东坡送了一把定瓷壶,山谷送了一斤阳羨茶。三人松下品茶,佛印说:“黄秀才茶癖天下闻名,但不知苏胡子的茶量何如;今日何不斗一斗,分个谁大谁小。”
  东坡说:“如何斗来?”
  佛印说:“你问一机锋,叫黄秀才答。他若答不来,吃你一棒,我便记一笔:胡子打了秀才了。你若答不来,也吃黄秀才一棒,我便记一笔:秀才打了胡子了。末后总算,打一下吃一碗。”
  东坡说:“就依你说。”
  东坡先问:“没鼻针如何穿线?”
  山谷答:“把针尖磨去。”
  佛印说:“答的好。”
  山谷问:“没把葫芦怎生拿?”
  东坡答:“抛在水中。”
  佛印说:“答的也不错。”
  东坡又问:“虱在裤中,有见无见?”山谷未及答,东坡持棒就打。山谷正拿壶子斟茶,失手落地,打个粉碎。东坡大叫道:“和尚记着,胡子打了秀才了。”
  佛印笑道:“你听兵梆一声,胡子没打着秀才,秀才倒打了壶子了。”

  (众笑介)
  (丑)众位休笑,秀才利害多着哩。
  (弹壶介)这样硬壶子都打坏,何况软壶子。
  (生)敬老妙人,随口诙谐,都是机锋。
  (小旦)香君,敬你师父。
  (旦斟、净饮介)
  (小旦掷介)是杏花。
  (净唱介) “晚妆楼上杏花残,犹自怯衣单。”
  (旦向小旦介)孩儿敬妈妈酒了。
  (小旦饮干,掷介)是樱桃。
  (净)让我代唱罢。
  (唱介) “樱桃红绽,玉粳白露,半晌恰方言。”
  (丑)昆生该罚了,唱的唇上樱桃,不是盘中樱桃。
  (净)领罚。(自斟,饮介)
  (小旦)香君该自斟自饮了。
  (生)待小生奉敬。
  (生斟、旦饮介)
  (小旦掷介)不消猜,是柳了,香君唱来。
  (旦羞介)
  (小旦)孩儿腼腆,请个代笔相公罢。
  (掷介)三点,是柳师父。
  (净)好好!今日是他当值之日。
  (丑)我老汉姓柳,飘零半世,最怕的是 “柳”字。今日清明佳节,偏把个柳圈儿套住我老狗头。
  (众大笑介)
  (净)算了你的笑话罢。
  (生)酒已有了,大家别过。
  (丑)才子佳人,难得聚会。
  (拉生、旦介)你们一对儿,吃个交心酒何如。
  (旦羞,遮袖下)
  (净)香君面嫩,当面不好讲得;前日所订梳栊之事,相公意下允否?
  (生笑介)秀才中状元,有甚么不肯处。
  (小旦)既蒙不弃,择定吉期,贱妾就要奉攀了。
  (末)这三月十五日,花月良辰,便好成亲。
  (生)只是一件,客囊羞涩,恐难备礼。
  (末)这不须愁,妆奁酒席,待小弟备来。
  (生)怎好相累。
  (末)当得效力。
  (生)多谢了。

  〖小桃红〗误走到巫峰上,添了些行云想,匆匆忘却仙模样。春宵花月休成谎,良缘到手难推让,准备着身赴高唐。

  (作辞介)
  (小旦)也不再留了。择定十五日,请下清客,邀下姊妹,奏乐迎亲罢。
  (小旦下)
  (丑向净介)阿呀!忘了,忘了,咱两个不得奉陪了。
  (末)为何?
  (净)黄将军船泊水西门,也是十五日祭旗,约下我们吃酒的。
  (生)这等怎处?
  (末)还有丁继之、沈公宪、张燕筑,都是大清客,借重他们陪陪罢。

  (净)煖翠楼前粉黛香,
  (末)六朝风致说平康;
  (丑)踏青归去春犹浅,
  (生)明日重来花满床。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