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桃花扇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出 传歌


  ◎癸未二月

  〖秋夜月〗(小旦倩妆扮鸨妓李贞丽上)深画眉,不把红楼闭;长板桥头垂杨细,丝丝牵惹游人骑。将筝弦紧系,把笙囊巧制。

  梨花似雪草如烟,春在秦淮两岸边;
  一带妆楼临水盖,家家分影照婵娟。
  妾身姓李,表字贞丽,烟花妙部,风月名班;生长旧院之中,迎送长桥之上,铅华未谢,丰韵犹存。养成一个假女,温柔纤小,才陪玳瑁之筵;宛转娇羞,未入芙蓉之帐。这里有位罢职县令,叫做杨龙友,乃凤阳督抚马士英的妹夫,原做光禄阮大铖的盟弟,常到院中夸俺孩儿,要替他招客梳栊。今日春光明媚,敢待好来也。
  (叫介)ㄚ鬟,卷帘扫地,伺候客来。
  (内应介)晓得!
  (末扮杨文骢上)三山景色供图画,六代风流入品题。——下官杨文骢,表字龙友,乙榜县令,罢职闲居。这秦淮名妓李贞丽,是俺旧好,趁此春光,访他闲话。来此已是,不免竟入。
  (入介)贞娘那里?(见介)好呀!你看梅钱已落,柳线才黄,软软浓浓,一院春色,叫俺如何消遣也。
  (小旦)正是。请到小楼焚香煮茗,赏鉴诗篇罢。
  (末)极妙了。(登楼介)帘纹笼架鸟,花影护盆鱼。(看介)这是令爱妆楼,他往那里去了?
  (小旦)晓妆未竟,尚在卧房。
  (末)请他出来。
  (小旦唤介)孩儿出来,杨老爷在此。
  (末看四壁上诗篇介)都是些名公题赠,却也难得。(背手吟哦介)

  〖前腔〗(旦艳妆上)香梦回,才褪红鸳被。重点檀唇胭脂腻,匆匆挽个抛家髻。这春愁怎替,那新词且记。

  (见介)老爷万福!
  (末)几日不见,益发标致了。这些诗篇赞的不差。(又看惊介)呀呀!张天如、夏彝仲这班大名公,都有题赠,下官也少不的和韵一首。
  (小旦送笔砚介)
  (末把笔久吟介)做他不过,索性藏拙,聊写墨兰数笔,点缀素壁罢。
  (小旦)更妙。
  (末看壁介)这是蓝田叔画的拳石。呀!就写兰于石旁,借他的衬贴也好。(画介)

  〖梧桐树〗绫纹素壁辉,写出骚人致。嫩叶香苞,雨困烟痕醉。一拳宣石墨花碎,几点苍苔乱染砌。(远看介)也还将就得去;怎比元人潇洒墨兰意,名姬恰好湘兰佩。

  (小旦)真真名笔,替俺妆楼生色多矣。
  (末)见笑。
  (向旦介)请教尊号,就此落款。
  (旦)年幼无号。
  (小旦)就求老爷赏他二字罢。
  (末思介)《左传》云:“兰有国香,人服媚之”,就叫他香君何如。
  (小旦)甚妙!香君过来谢了。
  (旦拜介)多谢老爷。
  (末笑介)连楼名都有了。
  (落款介)崇祯癸未仲春,偶写墨兰于媚香楼,博香君一笑。——贵筑杨文骢。
  (小旦)写画俱佳,可称双绝。多谢了!
  (俱坐介)
  (末)我看香君国色第一,只不知技艺若何?
  (小旦)一向娇养惯了,不曾学习。前日才请一位清客,传他词曲。
  (末)是那个?
  (小旦)就叫甚么苏昆生。
  (末)苏昆生,本姓周,是河南人,寄居无锡。一向相熟的,果然是个名手。
  (问介)传的那套词曲?
  (小旦)就是《玉茗堂四梦》。
  (末)学会多少了?
  (小旦)才将《牡丹亭》学了半本。
  (唤介)孩儿,杨老爷不是外人,取出曲本快快温习。待你师父对过,好上新腔。
  (旦皱眉介)有客在坐,只是学歌怎的。
  (小旦)好傻话,我们门户人家,舞袖歌裙,吃饭庄屯。你不肯学歌,闲着做甚。
  (旦看曲本介)

  〖前腔〗(小旦)生来粉黛围,跳入莺花队,一串歌喉,是俺金钱地。莫将红豆轻抛弃,学就晓风残月坠;缓拍红牙,夺了宜春翠,门前系住王孙辔。

  (净扁巾、褶子,扮苏昆生上)闲来翠馆调鹦鹉,懒去朱门看牡丹。——在下固始苏昆生是也,自出阮衙,便投妓院,做这美人的教习,不强似做那义子的帮闲么。
  (竟入见介)杨老爷在此,久违了。
  (末)昆老恭喜,收了一个绝代的门生。
  (小旦)苏师父来了,孩儿见礼。
  (旦拜介)
  (净)免劳罢。(问介)昨日学的曲子,可曾记熟了?
  (旦)记熟了。
  (净)趁着杨老爷在坐,随我对来,好求指示。
  (末)正要领教。
  (净、旦对坐唱介)

  〔皂罗袍〕原来奼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净)错了错了,美字一板,奈字一板,不可连下去。另来另来!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净)又不是了,丝字是务头,要在嗓子内唱。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得这韶光贱。

  (净)妙妙!是的狠了,往下来。

  〔好姐姐〕遍青山啼红了杜鹃,荼縻外烟丝醉软。牡丹虽好,他春归怎占得先。(净)这句略生些,再来一遍。牡丹虽好,他春归怎占得先。闲凝盼,生生燕语明如翦,呖呖莺声溜的圆。

  (净)好好!又完一折了。
  (末对小旦介)可喜令爱聪明的紧,不愁不是一个名妓哩。
  (向净介)昨日会着侯司徒的公子侯朝宗,客囊颇富,又有才名,正在这里物色名姝。昆老知道么?
  (净)他是敝乡世家,果然大才。
  (末)这段姻缘,不可错过的。

  〖琐窗寒〗破瓜碧玉佳期,唱娇歌,细马骑。缠头掷锦,携手倾杯;催妆艳句,迎婚油壁。配他公子千金体,年年不放阮郎归,买宅桃叶春水。

  (小旦)这样公子肯来梳栊,好的紧了。只求杨老爷极力帮衬,成此好事。
  (末)自然在心的。

  〖尾声〗(小旦)掌中女好珠难比,学得新莺恰恰啼,春锁重门人未知。

  ——如此春光,不可虚度,我们楼下小酌罢。
  (末)有趣。(同行介)

  (末)苏小帘前花满畦,
 (小旦)莺酣燕嬾隔春隄;
  (旦)红绡裹下樱桃颗,
  (净)好待潘车过巷西。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