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典戏曲 > 感天动地窦娥冤 > 上一页    下一页
楔子


  (卜儿蔡婆上,诗云)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不须长富贵,安乐是神仙。
  老身蔡婆婆是也。楚州人氏,嫡亲三口儿家属。不幸夫主亡逝已过。止有一个孩儿,年长八岁。俺娘儿两个过其日月。家中颇有些钱财。这里一个窦秀才,从去年问我借了二十两银子,如今本利该银四十两。我数次索取,那窦秀才只说贫难,没得还我。他有一个女儿,今年七岁,生得可喜,长得可爱。我有心看上他,与我家做个媳妇,就准了这四十两银子,岂不两得其便!他说今日好日辰,亲送女儿到我家来。老身且不索钱去,专在家中等候,这早晚窦秀才敢待来也。
  
  (冲末扮窦天章,引正旦扮端云上,诗云)
  读尽缥缃万卷书,可怜贫煞马相如,
  汉庭一日承恩召,不说当垆说子虚。
  小生姓窦名天章。祖贯长安京兆人也。幼习儒业,饱有文章,争奈时运不通,功名未遂。不幸浑家亡化已过,撇下这个女孩儿,小字端云。从三岁上亡了他母亲,如今孩儿七岁了也。小生一贫如洗,流落在这楚州居住。此间一个蔡婆婆,他家广有钱财,小生因无盘缠,曾借了他二十两银子,到今本利该对还他四十两。他数次问小生索取,教我把甚么还他?谁想蔡婆婆常常着人来说,要小生女孩儿做他儿媳妇。况如今春榜动,选场开,正待上朝取应,又苦盘缠缺少。小生出于无奈,只得将女孩儿端云,送与蔡婆婆做儿媳妇去。
  (做叹科,云)嗨!这个那里是做媳妇,分明是卖与他一般。就准了他那先借的四十两银子,分外但得些少东西,够小生应举之费,便也过望了。说话之间,早来到他家门首。婆婆在家么?
  (卜儿上,云)秀才,请家里坐,老身等候多时也。
  (做相见科)
  (窦天章云)小生今日一径的将女孩儿送来与婆婆,怎敢说做媳妇,只与婆婆早晚使用。小生目下就要上朝进取功名去,留下女孩儿在此,只望婆婆看觑则个!
  (卜儿云)这等,你是我亲家了。你本利少我四十两银子,兀的是借钱的文书还了你,再送与你十两银子做盘缠。亲家,你休嫌轻少。
  (窦天章做谢科,云)多谢了婆婆,先少你许多银子,都不要我还了,今又送我盘缠,此恩异日必当重报。婆婆,女孩儿早晚呆痴,看小生薄面,看觑女孩儿咱!
  (卜儿云)亲家,这不消你嘱付。令爱到我家,就做亲女儿一般看承他,你只管放心的去。
  (窦天章云)婆婆,端云孩儿该打呵,看小生面则骂几句;当骂呵,则处分几句。孩儿,你也不比在我跟前,我是你亲爷,将就的你。你如今在这里,早晚若顽劣呵,你只讨那打骂吃。儿嚛,我也是出于无奈!
  (做悲科,唱)

  〖仙吕·赏花时〗我也只为无计营生四壁贫,因此上割舍得亲儿在两处分。从今日远践洛阳尘,又不知归期定准,则落的无语暗消魂。(下)

  (卜儿云)窦秀才留下他这女孩儿,与我做媳妇儿,他一径上朝应举去了。
  (正旦做悲科,云)爹爹,你直下的撇了我孩儿去也!
  (卜儿云)媳妇儿,你在我家,我是亲婆,你是亲媳妇,只当自家骨肉一般。你不要啼哭,跟着老身前后执料去来。(同下)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