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江山为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七九


  从前的她,是多么渴望能一生一世得到他、陪在他身边、看他固江山养百姓致太平,可这一个后位对于她来说,又是多么的遥不可及。

  如今她真的成了他的皇后,可这一切却与她所期许的是多么的不同。

  又是多么的讽刺。

  泪水不停地流,无论如何也止不住。

  他缓缓走到他身前,抬手抚上她的脸颊,轻轻擦拭她的泪,可却怎么都擦不尽。

  这滴滴泪水烫得他手指轻颤。

  心也跟着轻颤。

  隔了这么多个日日夜夜,他终于又触到了她。

  他曾以为今生今世都不能再这样触碰到她,可苍天有意,终许他这一人这一世,令他从此不留憾。

  他有多么想拉她入怀,亲吻她的眉眼耳唇,将她嵌进自己的身子从此永不分离,可却只是收手道:“回帐中吃些东西,换身衣裙,人马巳时拔营出发。”

  她抬手飞快地抹了抹脸,依旧垂着头,轻问:“拔营往舒州方向去?”

  他点了点头。

  她便起身,脸色有些了然,又问道:“这册后一事,以及你我今日议定之事,何时告诉众人?”

  他道:“到了舒州,待中宛遗臣们俱允之后,便大白于天下。”

  “好。”她瞥他一眼,便又马返身出帐。

  她的语气很是平静,就像这一切不过是他与她的一场交易罢了。

  帐帘轻落,有草沫清香扑鼻而入。

  指腹犹存湿意,他的心忽而也有些湿,终是没想到,自己未欺她未辱她未负她,却还是令她哭了。

  转身回望,却见那纸黄诏仍躺在冷冰冰的案头。

  是他忘记给她,而她也忘记拿了。

  岳临夕坐在简陋的帐中,听得外面兵马声起伏不休,却不得出帐探看,便愈发坐立不安起来。

  烦躁之时,有人从外进来,逆光身影恰巧罩住帘缝处透进来的些许光芒,帐中顿时一暗。

  岳临夕下意识地一挺身,抬眉去看,又微微皱起眉,低声道:“陛下是要拔营业往舒州去了么?”

  英寡没答,慢步走近他,身后有阳光泄进来,在地上映出淡淡一条光痕。

  只是这沉默却令人愈发紧张起来。

  岳临夕有些喉紧,又问他:“陛下还想要我做什么?”

  他的神色略微有些满意,“颇识时务。”

  岳临夕脸色黑了些,退不得挡不得,只得道:“陛下还请有话直说。”心中明白,昨夜既是写了那封信与舒州,自己便只能顺着他的心意来,否则便是两头毁誉丧命的结果。

  英寡站定后低眼望他,开口果真直截了当:“朕已册她为后。”

  岳临夕惊一跳,不必说这个“她”定是指孟廷辉,只是诧异他怎么可能会愿意册她为后。

  他似乎也怠于多解释,只是压了脸色,道:“集结你们的人马,与大平禁军同伐北戬。朕还中宛故国诸路及北戬一半的国土与你们,作为她的封邑。”

  岳临夕愈发惊不能持,嘴巴张开了好几下,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英寡又道:“朕知你学识满腹面、颇为聪敏,想必懂得朕的用意。待到了舒州,你便与其他的遗臣们说,大平京畿禁军二万人马已围建康路,明州既破,舒州必不保矣。朕本欲诛杀她与你二人,但你见朕对她旧情仍在,遂想出此计,使朕勒军不进,只要他们同意,则万人之命俱可得保,而中宛故土亦可取之。”

  岳临夕神色挣扎,良久不言。

  他眉峰一挑,“四日后舒州城中守将收械开门,所迎却是大平禁军,你料想他们会如何待你?你只有依朕所言,他们才会以为你是谋勇双全,而非是贪生怕死。”

  §149.如许江山(下)

  四日后,舒州城内的守将收械开门,数位遗臣们亲自出城十里相迎,一直在城外东郊从天明等到正午,可迎来的却是明甲利枪、气势汹汹的大平禁军。

  早先虽然已经接到明州失守的快报,可又怎能想到岳临夕会书信相骗,一路领着大平金戟黄仗禁军来到舒州城脚下?!

  守城寇军因无防备,三两下便被大平禁军占了舒州城东门外三道,但见大平禁军并无猛攻的打算,余下人马便死死守住内城中其它地方;出城接驾的数位遗臣看见这阵仗自然是火冒三丈,但碍于城头被夺,不能明脸对岳临夕发怒,只得依着大平禁军的要求让岳临夕入城细谈。

  岳临夕入得城中,按英寡之言与众人说了,众人闻之自是大骇,又听说大平皇帝御驾亦至城外,更是震惊不已。

  一众人在屋中沉默良久,才有稍年长些的范裕出面开口,沉叹道:“罢了。明日一早你去将皇嗣接入城中来,总得让我等见过她,听得她亲口同意此议,才当好算数。”

  岳临夕点点头,应道:“范公明事。”

  范裕眉头沉皱想了一会儿,才示意旁边的人退出去,留岳临夕一人在屋中,低声道:“你过来,我有话问你。”

  岳临夕走至他身前,恭声道:“范公请讲。”

  范裕目光矍然地盯着他,“依你之前被劫时所见,大平皇帝对她果真是旧情仍存?”

  大平禁军在舒州城外一扎便围了大半个城。

  平原风起,刮过层层军旗旌斾,刮得青天半倾白云尽散,营帐厚布簌啦啦地狂响。

  她在内帐里的窄榻上侧躺着,隔了一道薄帘,那头便是他和他的帅案。

  二人共处一帐,这是他的要求,她自然不能违抗,可在这烛光轻曳极其冷寂的夜里,这情景又是多么的令人难耐。

  此番随他御驾亲征的京畿禁军凡十三万,在他麾下约有五万人马,一路从临淮路攻城掠地到建康路舒州,还剩三万九千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