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江山为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六四


  她浑身酸乏,双腿间因骑马被磨得有些肿痛,虽知外面有人找她,可在榻上躺了半天都起不来身。

  营中除她之外再无女子,许多事情做起来都不方便。

  那人不敢放肆进来,就在外面高声道:“禀孟大人,北戬大军来人,与狄将军约了今日午时送朝使入关,将军命属下来请孟大人之令。”

  孟廷辉张口,声音有些沙哑,“允北戬之请,我一会儿便去中军着狄将军。”

  那人领命而退,帐里帐外归于沉寂。

  她闭了闭眼,随即费力撑起身子,下地简单的洗漱了一番,然后走去案边摊纸研墨。

  外面阳光明媚,空气中带了青草香气,又隐约有嘛粉的味道。时而有士兵的操练声从远处传入帐中,伴着枪戟碰撞的清脆响声。

  她落笔时,手指有轻许颤抖。

  可终还是一气呵成,小小的正楷整整齐齐的排列在薄宣上,这么多年来,次次若是。

  她拿火漆将其封号,又放进专呈密奏的盒子中,加锁加印,然后走出去叫人找黄波来。

  黄波不一会儿就听令而来,“大人,可是要去找狄将军?”

  孟廷辉点头,将盒子交给他,轻声道:“现将这个送去军前驿官处,使人即日往奏京中,然后再随我去中军大帐。”

  §137.大奸(中)

  临行前,狄念几番叮嘱,又让罗必韬亲自送她二人去金峡关北戬军前。

  山峦远看如刃,近看成峰,横梗在二军之间的是险关窄道,翠树蔽天,野花飘香,步步相连皆是尘。

  北戬来人甚是风姿挺拔,一身绢布甲穿在身上竟不似武官,倒像个偶习骑射的世家子弟,见了她与黄波,远远地就叫士兵前去执马相迎,态度甚是恭敬。

  孟廷辉没觉得如何,倒是黄波有些惊讶于这些北戬将兵的风度,久久才回过神来。转身令送他们入关的罗必韬等人不必再进。

  “孟大人。”来者彬彬有礼,下马冲她长揖到底,“在下奉宣徽北院使赵回赵将军之命,迎孟大人入我营中议事。”

  孟廷辉眼神温淡,毫不谦虚的受了他这大礼,人在马上动也不动,只是低头望着他,道:“足下贵姓?”

  “岳。”那人直起身子,“在下岳临夕。”

  她轻点了一下头,下巴朝远处灰黑点点的营帐处抬了抬,“走吧。”

  北戬大营傍山而扎,一整片半月形的营寨整洁有序,其秣马厉兵之象丝毫不亚于大平禁军,留于营道上的士兵见了他一行人也只是马上低下头,并不敢放肆盯着。

  入行辕时,一眼就看见安坐在帅案后的赵回。

  他起身飞快,朗声道:“孟大人。”

  孟廷辉足下却稍稍一滞,声音淡下去,“当初一别,未想还能有今日。赵将军别来无恙?”

  此时回忆起半年前的那场正旦大朝会,想来他早在那时就已知道了她的身份,而他当时的意图不单单是去请议减岁裁军这么简单。

  赵回笑着让她入座,“孟大人依旧是进退不惊,风采灼人啊。”

  她落落大方的坐了下来,怠于同他虚与委蛇,口中干脆道:“我代大平禁军前来訾议止战一事,敢问北戬朝中来使何在?”

  赵回冲帐中其余人使了个眼色,众人皆退了下去,唯独那个岳临夕没走,挺立于一侧。

  孟廷辉瞥他一眼,又看向赵回道:“赵将军何意?”

  赵回道:“此为我宣徽南院使岳大人,此番奉诏来金峡关与大平禁军议和的。”

  她了然一点头,微微蹙了眉,回身冲黄波道:“你也出去吧。”

  黄波一千一万个不情愿,可却不得不尊她之令,黑着一张脸退到帐外候着去了。

  待帐中全没杂人了,孟廷辉抬眼便盯着那岳临夕,目光锐利脸色凝肃,“没旁人了,也就不需要要玩什么花样了,你是那边来的人?”

  赵回一听,脸上笑意全无,悠悠道:“孟大人,果然不是寻常女子。”他转身对向岳临夕,道:“既然如此,你也就有话直说吧。”

  岳临夕迈两步到她身前,朗然一躬,低声道:“臣岳临夕,拜见国主。”

  饶是孟廷辉再有准备,再听见这话时也是小惊了一下,怔然注目于岳临夕的脸上,久而未言。

  岳临夕抬头道:“眼下事未具备,待国主移驾至建康路舒州,侯我人马复据三路要塞后,必会为国主行称帝登基大典。”

  孟廷辉默然良久,忽而笑了下。

  称帝?

  是没料到这些中宛遗臣们如此迫不及待且胸有成竹,就好像这北三路,甚至是更多的疆土已为他们全部掌据了一般。

  她未答岳临夕的话,转头又去看赵回,道:“我出京前听尹清道,倘是中宛得以复国,便割所占疆土三人之一与北戬,可有此事?”

  赵回点头,“正是。”

  她这才转眸望向岳临夕,冷笑道:“起兵是你们筹谋的,与北戬商约是你们定的,何时称帝也是你们说了算,那还要我这个国主么?横竖不过一个帝位,你们当中势必有肱股之辈可以胜任,说不定还有不少人已经觊觎此位许久。”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