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江山为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一七


  多日未见,仍旧是她先忍不住,却不见他有何惦念的举止,可见还是她道行太浅……

  正胡思乱想中,身旁沈知礼蓦地低呼一声,拉拉她的胳膊,小声道:“别愣着了,还不赶紧把鱼放了。”

  孟廷辉这才发现自己这处也有鱼上钩,待要压竿不动时,身后却有个小黄门笑嘻嘻地撑了红网来,冲她道:“既已得鱼,孟大人怎的还不起竿?”

  沈知礼正要嗔言,可转头看见那人手中红网,一时又愣住,说不出话来。

  孟廷辉不若她自小在宫中长大、对宫中习惯倒懂得这么多,此时一停一动间,不由自主地便起了竿,由那小黄门动手将鱼收进红网中去了。

  沈知礼神色犹惊,看着那小黄门返身往皇上那边走去,口中连道:“这奴才胆子也忒大了,竟不知这宫中规矩不成?等着挨罚罢!”

  这边一有动静,在场众人便都纷纷看过来,见孟廷辉竟已起竿收鱼,都是大大惊诧,暗道这孟廷辉恃宠妄为,不知好歹,待看见那收鱼的小黄门手中拿着红网盛鱼,又是更加怔神,这奴才正值是不要命了!

  全场就只孟廷辉一人不明就里,眼望着那小黄门往东面御座处走去,竟还对沈知礼笑了笑,问道:“怎么了?”

  §96.生辰(下)

  沈知礼神色古怪,想要说什么,却还是闭了嘴没吭气,只看着那小黄门的背影瞧。

  小黄门一路走去东面御座前,在场众人皆屏息暗睹,却见那面水中的鎏金长竿弯弹了一下,随即皇上也起了竿。

  一尾小小的锦鲤凌空甩尾,被那小黄门一样收入了那红网中。

  下面一直压竿未动的诸臣工们这才纷纷起竿,钓上鱼来的自有一侧候着的小黄门过来收鱼,可用的都是普通的白网。

  孟廷辉这才反应过来,脊背不由僵直了一下。

  饶是她再不知这伴驾垂钓的规矩,此刻却已是看得明白,连二府宰执都是用的白网,她安得用皇上才能用的红网收鱼?

  可方才那小黄门她也是眼熟的,分明是皇上跟前的近侍,此事若无皇上亲允,料想其也没这么大的胆子,敢拿红网收了她的鱼后,又去收皇上的鱼!

  她的脸色也跟着僵白起来,不知他这回又是要使哪一门子的手段,只知眼下自己在这风荷碧柳的池园上也成了在场的众矢之的。

  东面却传来内侍的高声——

  “皇上有旨,赏!”

  赏谁?

  又赏什么?

  根本不需再多明言。

  在场的臣工们哪一个不是久揣上意者?此时一听内侍宣敕之声,十数束目光又唰地朝孟廷辉这边探了过来。

  她镇定地抬起头,迎望回去。

  纵是隔了些距离,她也能瞧见中书那几人发黑的脸色,还有枢府那几位老将脸上欲笑却不忍笑、颇显玩味的表情。其余臣工们惊诧者有之,艳羡者有之,不屑者亦有之。

  怎的,还真当她是当场余兴来打量了?

  中书的老臣们心怀叵测地传了左秋容来这池园伴驾,可皇上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她大肆加宠,她虽不甚明解,可心中却还是有些高兴的。

  到底是管不住这一腔绵情,也到底是有虚荣心的。

  沈知礼在旁边哑了半天,才似回过神来,小小声对她道:“以前皇上与平王垂钓时就是共用一网的……”

  孟廷辉却没听见她这似是提醒的话,只是站起身来,往东面御座前走了过去,临座数步乃停下,恭行大礼道:“谢陛下。”

  一抬头,就触上他半是雪亮半是火热的目光,眼底一汪深渊。

  她的心便随着这潮水微微起落,狂跳难抑。

  小黄门手中持网,站在一旁。红色的鱼网中,两条锦鲤犹在扭动挣扎,尾尾相交,亲密难分。

  “再赏。”他开口,看向她的目光渐转悠然。

  俨然是一副毫不把在场群臣将校们放在眼中的样子。

  今日是他生辰,谁敢扰他的兴致?自然是他要怎样就怎样。内侍再度宣敕的声音响亮刺耳,御座两下的重臣们神色又是一变。

  她便又恭礼谢恩。

  二人已有多日未曾这么近地相对相看过,此时她撇不开眼,也知他这火辣辣的目光代表了什么,心下隐隐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她今日是盛装打扮了的,他赐她的这一身大礼朝服更是将她丰腴细瘦之处恰到好处地显现出来,虽非绝色,却也迷人。

  二人间这持久的沉默和这露骨的对视,已足以让在近处坐着的臣工们觉察出这微妙的情境,当下都觉得别扭不安、如坐针毡。

  胆大……

  这孟廷辉当真是胆大无忌!

  私下里不是没人传过她曾夜宿西华宫过,但皇上行事自有分度,内闱中事又非外廷可以明问的,但谁能料到她孟廷辉竟敢在朝臣们面前公然与皇上如此这般……

  还把不把宰执们放在眼中?

  还是不是十年苦读圣贤书的进士科出身?

  她哪里还有一丁点儿为人臣的样子!

  御座下首处已有老臣几乎就要忍不住出言相斥,可又实在找不出理由张口。虽是人人都看得明白,可她又并未当众与皇上行亲昵暧昧之举,让人何来诘责之名目?

  倒是狄念在另一头率先打破众人的尴尬,冲她笑着道:“多日不见,孟大人好风采”

  狄念身份特殊,又深受皇上宠爱,朝臣们一般无人敢得罪于他,便只得看他这般大大咧咧地将孟廷辉叫了过去。

  孟廷辉走了过去,微微一笑道:“好久不见狄校尉,可是诸事安然?”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