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江山为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二


  宜泰楼门前的小二看见她,远远地便迎了上来,亲热地笑道:“姑娘是来京赴女子进士科礼部试的吧?”见孟廷辉点头,他便一扬手,“姑娘里面请。”

  孟廷辉走进去,见酒楼一楼大堂甚是清静,不由微笑,“莫不是因赴礼部试的女举子都要住宜泰楼,宜泰楼便在礼部试结束前不事经营了?”

  小二接过她的包袱,领她往柜前去,摇头笑道:“姑娘是从外府来的,不知京中习俗。今日乃佛生日,城中许多人都是一早便去禅院受浴佛水了,因是酒楼客少。”

  孟廷辉这才明白过来,便笑着走到大堂柜前,对掌柜的说:“潮安北路冲州府,孟廷辉。”

  掌柜的看她一眼,转身去后面案台上拿过一封信,递给她:“昨日刚到的,我本来还在纳闷,宜泰楼还没住进来这么一个人啊。”

  孟廷辉讶然,接过信便拆了开来。

  一张薄薄的信笺,飞扬跋扈填满了字,洋洋洒洒数言都在谴斥她的不告而别,最后一句才道,好生保重。

  她唇角噙笑,目光扫到署名处。

  其实不看也知道,能给她写这种信的人,除了严馥之,还能有谁。

  不告而别确是她不对,可她平生最不会做的事情就是告别。

  告别了又有什么用?

  从此天各一方,有缘自会相见。

  就好像……

  她脑中刚闪过一个人影,思绪便被人硬生生地打断——

  “你就是孟廷辉?那个被太子钦点为潮安北路解元的孟廷辉?”

  大堂中不知何时进来了几个素妆女子,其中一个正挤在她身旁,看见掌柜落笔记下的名字,脸上一副惊讶得不得了的模样。

  孟廷辉想了想,微点了一下头,“姑娘……”

  话未说完,那女子又惊道:“你真是孟廷辉!”

  孟廷辉蹙眉,不解其意。

  几个人交头接耳了几句,方对她笑道:“各路来的女举子都到了好些日子了,早有人把你的名字在宜泰楼传了个遍。”

  孟廷辉僵住,挤出个笑容,“今晨方至京外,一路车马劳累,容我先歇一歇,再与姑娘们闲聊。”

  她问了小二两句,便挽了包袱上楼。

  几个人犹在下面窃窃私语——

  “不过是撞了大运罢了,有什么好傲的?”

  “说的正是。潮安北路历年都没出过女状元,她就算是潮安北路的解元又能如何,文章说不定还不如京畿诸路随便的一个举子呢!”

  “能来京赴礼部试的,哪一个不是有真才实学的?等着瞧吧,看礼部试放榜时她能不能中贡生。”

  ……

  她装作没听见似的上了楼,推门而入之时,指尖竟在轻轻发颤。

  虽知京中要比冲州府复杂得多,可她却没想过连这一个小小的宜泰楼都会暗流汹涌。

  尚未开试,她就成了众矢之的,单单一句太子钦点她为解元的传言便将她推上了风口浪尖。

  是想告诉她,虽惜她之才,却不喜欢她先前的投巧手段?

  是想警告她,礼部试上不可再孤意违例?

  抑或是想让她心里背着这个大包袱入礼部贡院考试,看看她到底是不是真有栋梁之才?

  房间虽小,但却整洁。

  她将包袱随手一搁,然后把自己的身子重重摔上床。

  碎花帐子在头顶摇摇欲落,鎏金吊钩微微闪着光,窗户半开着,依稀能闻见外面街上叫卖煮酒的甜香之味。

  她闭上眼,手指轻轻划着床掾红木。

  这个太子殿下,

  果真是心思难测啊。

  午膳时分,宜泰楼一二层间明显热闹了起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