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江山为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一


  孟廷辉。

  那一个清晨的那一双眼,那么澈亮无杂地望着他。

  他转头,又看了看笑着的沈知书。

  许是自己真的想多了……

  他微一晗首,声音轻凉:“拿上这誊纸去贡院,持我口谕,此人栋才不可多得,恩点为此次女子进士科潮安北路解元。”

  沈知书倒是一惊,“解元?殿下保她功名便是,为何还要点她为一路解元?此例一开,若往后别的行路也效法此人,该要如何是好?”

  英寡漠声道:“就是要让天下人都知道,潮安北路出了个孟廷辉。”他双眉稍紧,又道:“且看她在京中礼部试上能否再做高论。”

  屋外翠色满院,春机盎然,几只蝴蝶翩跹而舞,微风迎面带花香。

  州试放榜的那一日,冲州女学院墙外被人群围了个水泄不通。

  “借过借过,让一让,麻烦让一让……”

  严馥之拽着孟廷辉一路冲进人群,踮着脚使劲往前看。

  孟廷辉僵着身子,蹙眉道:“晚些来看也一样,偏你就急得像什么似的。”

  “我急?”严馥之回头,笑得跟花儿似的,“我才不急我自己,我是替你急!”

  孟廷辉无奈撇眸,望向人群外面。

  前面忽然传来人小声说话的声音:“来了来了,就是她……”

  “哪个?”

  “就是那个,啧,茶色襦裙的那一个,后面站着呢,看见了没有?”

  “真没看出来。”

  “这事儿还有看不看得出来的?听里面人说,本来是被除了名的,正巧太子去贡院拜谒沈太傅,瞧见这张考卷了,这才得以出头!”

  “话是这么说,但谁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

  严馥之的身子忽然一震,抓着孟廷辉的手猛地攥紧了,回头激动道:“解元!孟廷辉,你的名字在榜上是第一个!”

  孟廷辉面无波澜,只点了点头,“走吧。”

  严馥之跌跌撞撞地被她拉出人群,看她一脸不豫的神色,不由道:“孟廷辉,你没发烧吧?解元,潮安北路的州试解元!你不高兴?”

  孟廷辉停下,抬头看了看她,脸色犹僵,却没开口。

  除名后又遭恩点,此事历来为锁院秘事,便是她自己也不一定会知道个中详幕,若无人授意刻意传出,旁人怎么能这么快就知道?

  虽称是太子开恩钦点的,可她却高兴不起来。

  在州试上违例,她是存了私心的。

  三年一次女子进士科,国中诸路人才济济,而那状元之位就只有那一个。若能中今科状元,那就能够入翰林,将来便有望能升作朝官,而

  只有升作朝官,她才能了却心中多年以来的夙愿。

  若吾身可济民,吾不所惜也……她只有走得越高,才能越有希望再次见到他。

  她渴望见到他,因而渴望出人头地,于是才在这次万民瞩目的进士科州试上大胆违了例。

  倘是她的策论能得到主考太子太傅沈无尘的青睐,那么将来的礼部试和殿试便可放心一赴了。

  只是她没想到会被沈太傅除名,更没想到又会被太子钦点为潮安北路的解元。

  声张得如此沸沸扬扬,并非她的本愿。

  而对这个传说中一向寡言冷面、心深难测的太子,她从这一刻开始就没了好感。

  §8.京城(中)

  先从冲州坐牛车到吴天府,又从吴天府走水路到寿州,最后同人合租了辆马车,直赴京城。

  入京之日正是四月初八,逢佛生日,京中九大禅院各有浴佛斋会,用香药并糖煎了浴佛水赠与过院之客,城中街上人头攒挤,榴花细柳,气序清和,微风徐徐,彩旗轻扬,俨然一副太平盛世的景象。

  孟廷辉下了马车,抬眼便看见街头那座三层楼高、恢宏雄伟的宜泰楼,立在原地微怔了怔,才挽了包袱向前走去。

  向来都听说京城繁盛,可若非亲眼所睹,又怎能想像得出这种种景象。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