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江山为聘 > 上一页    下一页


  那人恰好回身,朝这边望过来,看见她后稍有迟疑,随即一踢马肚,纵马而来。

  马儿黑鬃长亮,在阳光下透着金属一般的光泽,让她看了只觉眼花。

  还没反应过来时那马儿便停在了她身前,下一瞬,那人便翻身而落,稳稳站在她面前。

  “姑娘,”他的眸子闪亮,声音低沉,“借问一句,往青州去的路可是左面这条?”

  她怔怔地望着眼前这张脸,这张脸——

  “姑娘?”男子的声音变得有些迟疑。

  她回神,心中似有无数根线绞成一团,平日里的聪明气此时统统不见,半晌才答了句:“……让我看看。”

  男子依言,侧身让开来。

  她上前越过他,背身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觉得心口凉了些,脑袋清醒了些,才装模作样地向远处路口看了看,然后回身望向他,微笑道:“敢问公子去青州是要做什么?”

  男子没料到她会反问,目光在她脸上滞留了片刻,才答道:“走访一户远亲。”

  她看着他,心知他有八成是骗她的,却仍是微笑道:“既然是走访远亲,那便走右面那条路吧。”

  男子斜眉微扬,“听姑娘的口气,这两条路均可到青州?”见她点头,便又问:“为何走访远亲的话,就走右面那条?这两条路有何不同?”

  她抿唇,目光始终不离他的脸:“左边的路虽是捷径,可却险窄难走;右边的路虽然宽平,可却要绕大截山路。公子既然是去走访远亲,想必不赶时间,所以我说让公子走右面那条路。”

  男子抬头向远山望去,眉头微皱,片刻后低道了声“谢姑娘”,然后便牵马向左边那条路走去。

  她看着他的背影,心口突突在跳。

  竟没想到,老天会如此善待她,让她有同他说这么多话的机会!

  可她不想让他再次像这样背她而去,连个姓名都不留。

  老天既然如此善待她,她又怎能再度错失机会?

  “公子!”

  她向前飞快地跑了几步,叫住他。

  男子回头,“姑娘还有何事?”

  她站定,挽手在前,然后轻声问他道:“请问公子贵姓?”

  男子松开马缰,利落道:“何。”

  真是个惜字如金的人。

  她心头默记,假装惊讶道:“公子姓何?我幼时有个朋友也姓何,只是失散多年再无联系,我看公子长得同我那个朋友有几分相像,敢问公子名什?”

  男子垂眼,想了片刻,才道:“单名一个‘独’字。”随即重新扯过缰绳,又道:“不过我家本不在冲州,想来并非是姑娘的旧友。”

  何独。

  她默念了一遍,眼底却有黠光一闪而过。

  连自己名字都要想一想再说,这名字岂还有可信之处?

  前一日在博风楼里她看得清楚明白,那个贵态四溢的青袍男子尚能听他差遣,想来他也定不会是什么等闲人物。

  更何况十年前……

  他这是要瞒她他的身份。

  可他一介贵人,为何孤身一人欲往青州去?

  她便又道:“公子既然不是冲州人,那可知往青州去的路弯弯绕绕极易迷路,不如找个人陪公子一道去……”

  男子摇头,脸色依旧疏离:“那倒不必。我多年前曾来过潮安北路一带,路还是认得的。只是十年过去了,这冲州北城外的官道多了好些,方才见了,一时不能确定,所以我才要问姑娘一声。”

  她看着他,点了下头,却一时再想不出什么话能多留他些时间,只能望着他谢辞转身,持缰上马。

  他欲挥鞭,手却一顿,转而拨转马头回来,低眼看向她:“姑娘看着倒有些眼熟。”

  她浑身一震。

  他是想起来了么?十年前的那一个雨夜……

  他又看了看她,“昨日在博风楼见过的,是么?”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