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江山为聘 > 上一页    下一页


  还没等她再说话,就有人直冲冲地闯了过来:“都在这儿看什么呢?”

  有人皱眉,回头看见来人,忙轻声道:“严姐姐,你来了。”

  严馥之凑到最前面,一边探身张望一边问:“到底是在看什么呢?我不过是多睡了会儿,怎么就错过好戏了?”

  “没错过没错过,”旁边的人赶紧让开,“来了个年轻男子,模样俊的要命,穿的倒普通,可腰间却挂着银鱼袋,学监还特地为了他开前堂迎客!”

  严馥之一听就兴奋了,“银鱼袋?”说着便把身子伸过长廊阑干,“且让我瞧瞧!”

  “听人说好像是馆职……”有人小声答。

  她却没听人说话,拼命伸脖子去看前堂里面的景象,却只看见皂衫一角,官靴一双,不由嘟囔道:“也不转个身,让我看看到底有多俊……”

  还未抱怨完,里面的人就好似听见了她在说什么,就见他起身斟茶,弯腰敬向一旁坐着的学监。

  严馥之远远地看着那人抬头微笑、转身回座……然后便生生愣住。

  那双漂亮的眼睛……

  他他他……是他……!

  她慌慌忙地回头,拉住先前说话的女子,“你说他是馆职?”

  女子怯怯点头,不知她要做什么。

  馆职……又有钦赐银鱼袋……

  她抬手按住脑袋,拼命回忆。

  昨日在酒楼里,那黑袍男子唤他什么来着?

  ……延之……好像是延之。

  她怔然片刻,忽然懊恼地轻叫一声,“我怎么才想到!”

  甫一入仕便宠以馆阁之位,年纪轻轻便得银鱼袋之赐,朝中除了他,还能有谁?

  延之……延之……不正是朝中中书令、太子太傅、集贤殿大学士沈无尘的长子——沈知书的字么!

  既然如此,那昨日那个能令沈知书俯首称命的年轻黑袍男子……

  严馥之一哆嗦,转身便问周围的人:“孟廷辉呢?你们谁见孟廷辉了?”

  一群人都摇头,以示不知。

  严馥之一跺脚,转身欲走,却忽然听见一人在后道:“我想起来了,早晨天刚亮时好像看见她出去了,问她去哪儿,她只说今日女学不得清静,且去城外转转再回。”

  §4.孟廷辉(上)

  城外小径弯弯曲曲,遍地尘土,清晨微风习凉。

  孟廷辉在一座废弃的旧庙前停了下来,弯腰扫去台阶上的厚尘,然后坐下,从胸前摸出本书,身子半倚在脏兮兮的木柱上,低头看了起来。

  初升朝阳红得张扬,自东而上,往她头顶洒了一把细碎的暖光,舒服得让她不由自主地轻叹了一声。

  此处寂寥,可心底却安然。

  耳边仿佛传来一声声敲钟礼佛的声音,就好似多年前那一个又一个的清晨……若非那年朝中政令突下,也许她这辈子都会留在尼庵里。

  可若非当年的那道政令,她这辈子也许都不会遇见那个人。

  书页上的间隙处都被她潦草地勾涂满了。一个个蝇头小字此时看起来令人发困,她随意一揽衣衫,阖目养神。

  远处忽然响起马蹄声,渐渐大起来,又渐渐停下来。

  她不由睁眼,好奇地向前张望。不知有谁会这么早就骑马出城,到这种地方来。

  数十丈外,官道边上轻尘漫扬,一人驭马在路口处徘徊不进,松挽缰绳,似是不知该挑哪条路走。

  她眯着眼看了半天,忽然惊神,一下子站起身来。

  他……

  怎会是他?!

  她脑子来不及思考,双腿却下意识地朝前跑了几步,脚后跟阵阵发软。

  方才还在想他,此时他竟然就真的出现在她眼前!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