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小女花不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四七


  “可是药灵庄提亲之事……”

  云琅见她焦急,心情又变得好了。他微微一笑道:

  “婚约作罢,你别放在心上。当时也是从权,我也不是迂腐之人。她当时以此相胁,我也只是从权。男儿一诺千金,也要看是什么情况。不弃,你不用太过内疚。对了,那个东方炻是怎么回事?朱

  八太爷替你定的亲事?你喜欢他吗?”

  “呸?我才不喜欢他呢?哼,我恨不得杀了他?什么婚约,狗屁?那厮一厢情愿的不要脸,谁理他?”一提东方炻,不弃的怒气便腾了起来。

  云琅轻松的笑了起来,仿佛所有的阴雨化作了太阳雨。他伸手握住不弃的手,脸上浮现出一抹温柔:“既然如此,我也就放心了。出来大半年,我也要回飞云堡了。不弃,你别担心,我不会让东方炻抢走你的。”

  不弃哆嗦了下抽回了手,不太明白云琅的意思。她记得自己清楚告诉过他,喜欢的人是莲衣客。

  云琅看了眼小虾,轻声说道:“听说莲衣客在苏州府出现过,你悬赏一万两银子要他的命。本来我还不能肯定是他对你下毒,现在我知道了。不弃,你现在能看清楚他的真面目就好。我知道现在说这些你没什么心情,我会努力让你喜欢上我。”

  不弃目瞪口呆。她被云琅丰富的想象力打败了。瞪着他半响后苦笑道:“云大哥,你怎么会猜他对我下毒?他怎么可能对我下毒?”

  云琅犹如当头挨了一闷棍,声音不觉提高了:“你说什么?”

  不弃心一横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他,下毒的人不是他?”

  云琅倒吸口气凉气猛然站起,瞪着不弃道:“如果不是他对你下毒在先,又掳走你,你怎么悬赏一万两银子要他的性命?不弃,你怎么还执迷不悟?”

  不弃突然觉得头痛。她不想向云琅解释她和陈煜之间的事情。她也站起身来说道:“云大哥,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谢谢你。原本,我可以装着不认识你,只当这世上有长得相似的人罢了。顾念着你对我的好,我见了你。今天是我最后一次以花不弃的身份见你,以后,我不会是花不弃。你就当我是个陌生人吧?”

  她转过头想离开,云琅一把秣住她的胳膊,嘴皮嗡动,轻吐出一句:“不弃,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无情?”

  不弃对正欲冲过来的小虾摇了摇头。她勇敢的看着云琅的眼睛,终于把她想忍住不说的话一气说出了口来:

  “因为莫夫人是你的姑姑。因为对我下毒的人是她。因为她灭了薛家庄满门。你满意这个答案吗?我不想说,我还想和你做JJ月友。莫府和朱府有仇,你飞云堡能置身事外吗?你夹在中间,你是帮着莫夫人对付我,还是帮着我对付你的亲姑姑?”

  云琅的脸霎时变得雪白:“不会是这样的。不弃,姑姑怎么会对你下毒?”

  “好,我全都告诉你。因为莫老爷爱上了我母亲。莫夫人是个可怜而疯狂的女人。她看着我的眼睛就会想起我母亲。想起我母亲,她就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不弃轻轻拂开他的手,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云琅呆立在水榭中,一激灵清醒过来。他正欲追出去时,小虾拦住了他,淡淡地说道:“小姐说过了,这是最后一次以原来的身份见你。云公子,你请吧?

  请你不要再来打挠小姐。她好不容易回到朱府,她也不打算找莫府报仇。她只是不想再和与莫府有关的人沾上丁点关系。”

  云琅闷声不响,一掌击向小虾。

  小虾蹙眉暗忖,这人怎么一味的胡纠蛮缠?也不客气的出了手。

  云琅犟起来拳风劲爆,逼退小虾的瞬间身形拔地而起,往不弃追去。他轻轻落在不弃身前,凝望着她低吼道:“我是是非不分之人吗?因为她是我姑姑,你就不能接受我?我会查清楚这件事。如果真是姑姑做的。我绝不会让她再伤害你?”

  不弃回转身喝住追来的小虾,平静的看着云琅道:“云大哥,世间的女子有太多,你总会找到一个对你好的。”

  “她们不是你。”

  “你,也不是莲衣客。”

  云琅喃喃重复着不弃的话,胸口腾起股愤懑与不甘来。他嘴里发出一阵惨笑:“我要瞧瞧他究竟是什么模样,叫你这般念念不忘?”

  他不再纠缠,头也不回大踏步的离开了朱府。

  不弃眼里噙着一丝伤感,低声对小虾说道:“让人通知在望京的二总管,做好防范。莫府恐怕马上就会知道我的消息了。”

  她转过身,挺直了背款款离开。

  小虾眨了眨眼睛,好奇的想,小姐真的喜欢那个莲衣客?

  第三十二章 往事不可追

  明月夫人半倚在绣榻上,单手支着下颔,露出一截雪白的皓腕。粉色绸袍松松地罩在她身上,长长的裙据拖下来,衬得整个人弱不禁风。

  她身旁站着一个肤色黝黑,眼窝微凹的黑衣人。

  明月夫人惰懒地道:“黑凤,你去告诉公子一声。青芜和莲衣客交过手,曾射过莲衣客一箭,他武功也高不到哪里去。我这里有关莲衣客的消息就这么多。他从前一直在望京附近出现。公子若想找他,去望京做点儿恶事,没准莲衣客会主动找上门来。”

  黑凤向她行了一礼,转身离开。

  明月夫人坐起身来,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她推开房门,走进庭院,仰头望定夭上的明月,眼睛渐渐溢满了泪水。

  黑雁跟在她身后,阴沉地低声说道:“公子也许是玩心重了!”

  “他让黑凤专程来询问莲衣客的消息。他若不在意,怎会如此?我就知道那双眼睛,那双眼睛……”她声音微微哽住。如果不是语气中的怨毒,明月夫人此时的模样只让人瞧了可怜。

  黑雁眼中透出怜悯与热切,小心地掩住自己的情绪,轻轻说道:“夫人是不是去劝劝公子?”

  明月夫人抚着一株菊花,手指用力折断,咬着牙说道:“公子要娶谁难道我还拦得住?不过,我拦不住他,我却能帮着朱府!”

  她捡起地上那株断菊,怜惜地将它插进了花盆中,轻声说道:“我眼里心里只有你一个,为什么你要喜欢薛菲?当年你来薛家庄是为了看我,为什么从此以后你的眼里只有她一人?她有什么好?比得上我吗?我为你赚得大笔金银,她心里却只有信王爷没有你。”

  明月夫人脸色突变,长袖舞动,片刻花园内再无一朵花留在枝头。她深吸了口气,自嘲地笑道:“看来我该去苏州看看江南的秋色了。”

  已经是深秋了,早起能看到湖边的草叶结上了层白霜,明晃晃的,像轻雪洒了一地。花不弃独自进了柳林。

  远远地看到那一角黑袍,她轻笑着提着裙子奔了过去。

  陈煜靠在树上微笑着向她张开了双臂,花不弃扑进他怀里,终于忍不住把如何捉弄东方炻如何气走云琅的事说了。

  “淘气。我看啊,苏州城会越来越热闹了。不弃,如果碧罗天的势力大到我没办法对付,你想怎么办?”

  花不弃眨巴眼道:“我能还银。”

  陈煜惊奇地看着她,“怎么可能?你家不是欠了他家三千万两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