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小女花不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三四


  白渐飞拱手还了礼,疑惑道:“这位仁兄的声音怎么这般热悉?”

  东方炻眼露异色:“是么?在下江北荆州人士,今日才到苏州府。听二位口音乃中州望京人,在下从未去过望京。二位是否偶然到过荆州,偶然遇到过在下? ”

  元崇呵呵笑道:“我二人也从未去过荆州。声音相似之人何止万千,敢问仁兄如何称呼?”

  “小弟东方炻。能见到莲衣客是在荣幸之歪。江湖传言,莲衣客神出鬼没,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没想到一到苏州,竞能见到莲衣客真容。三生有幸? ”

  东方炻满脸堆笑,不请自坐,斟了碗酒道:“借花献佛,小弟敬莲衣客一杯? ”

  元崇接过酒,只觉得酒碗似粘在了手中。他知道对方是想试他,憋足了劲不敢松懈半点。两人劲气相冲,碗中酒荡起涟漪。

  东方炻微微一笑,收了劲道,他压低了声音道:“自从朱府孙小姐悬赏一万两后,小弟也想买身莲衣客的衣裳穿穿。只不过怕麻烦,这不,又有人为了一万两来了。”

  他说完再不理会二人,拂袖笑着摇头走开。目中藏了片狡黠,此人虽不是莲衣客,但肯定和莲衣客有关。他就不信找不到。

  元崇尴尬的想你识破无所谓,只要流言传开,花不弃陷害不了陈煜便行。

  白渐飞听到了东方炻的话,摇了摇头道:“元少爷,你这样会玩出人命来的? ”

  话音才落,一柄雪亮的匕首钉在了桌上,尾端嗡嗡作响。

  白渐飞傻傻的望着这柄不知从哪儿飞来的匕首,抱头大叫了声,人已缩到了桌子下面。醉一台的人本想瞧个热闹,见莲衣客盏茶工夫连遇两场刺杀,生怕殃及塘鱼,纷纷跑开。

  元崇硬着头皮道:“要想拿在下的人头去邀赏,还要看有没有本事?”

  角落里传出一声:“没有一万两,小爷也要找你?寻了你大半年,听说曾有人在苏州府见过你,没想到你真的在这儿。”

  走到雅间门口的东方炻略带诧异的回头,酒楼里的宾客去了九成,大堂里只有稀疏两三桌客人。说话的是个十七岁左右的少年。他坐在角落里,对面坐着个戴着帷帽的姑娘。另外还有一个中年文士不是不想走,而是已经醉倒趴在了桌上。

  元崇寻声望去,角落里那人穿了件绯色的衣袍,抬起了脸来。他脸上带着醉酒后的酡红,相貌着实英俊。元崇武艺中最拿得出手的倒是箭法。这是在守备府里从小练出来的。他反手取了弓箭睥睨那少年道:“你找我?”

  “云大哥?”少年对面的女子略显焦急的喊了他一声。

  云琅饮得半醉,遥望元崇身上的黑色箭袖衣,和他手里的弓箭,半睁着醉眼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脚步踉跄地走了过去。边走边道:“我知道你轻功了得,箭法如神。但我今日有件东西一定要还给你?”

  他手一扬,一件物事带着尖锐的破空声击向元崇。元崇胆大心细,不敢用手接,玩了个花哨,以弓背迎击,右手麻了麻,左手一捞,竟是枚串着红线的铜钱。似经常被人抚摸,铜钱极为光滑,上面刻了朵莲花花瓣。他握着这东西心里不停的嘀咕,像是戴在什么人脖子上的。

  林丹沙知道云琅已经醉了,心里着急,站起身就去拉他。云琅抹开她的手怒道:“坐好?”

  林丹沙吓得坐在座位上不敢言声,帷帽面纱轻颤,显然委屈气恼之极。

  云琅摇晃着走过去,盯着元崇看了半响。元崇相貌粗犷,却也英气勃勃。云琅心里微酸,又满满的不甘。他恫然地想,原来她喜欢的人是这样的。

  他找了花不弃大半年,音讯全无。林丹沙像尾巴似的跟着他,叫他郁闷难舒。今晚在醉一台吃饭,喝得酒劲上头之时听到有人自称是莲衣客。他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眯着眼睛仔细看了半天,那身熟悉的衣服背上那副牛角金漆长弓,远远望去,除了没有蒙面,几乎一模一样。

  不弃未死,他却替她不平。因为他知道她没死,莲衣客却不知道。云琅一直看着元崇的种种张扬表现,看着他笑呵呵的与人结识饮酒。心里越来越闷,直至受不了摸出匕首甩了过去。

  “你,我要你亲口告诉我。那晚是不是你对她下的毒?”不弃葬礼之后,云琅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免儿灯让他生疑,他觉得只有莲衣客,不弃才不肯说下毒人是谁。但他只有怀疑,没有证据。

  云琅含糊不清的说道,见他茫然似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酒劲上涌,只想揍他一顿。他大喝一声,出拳如风当朐击向元崇。

  云琅武功比元崇不知高出多少,这一拳击来,风声隐隐,大气凛然。

  元崇叫声不好,左右瞟到堂中没什么人,白渐飞早钻了桌底。他哪敢硬接,身体往后仰倒,惊险万分的避过。谁知云琅发了酒疯,根本没顾得仔细辩认眼前这个人是不是真的莲衣客。第二拳紧随而至。元崇暗暗叫苦,倒也硬气,憋足了劲拼得一个内伤也要接下这拳。

  雅间门口的东方炻见元崇就要露馅出丑,心里也暗自诧异云琅的身手。看年纪和自己差不多,武功却似不输自己。他觉得这事越来越好玩,身体闪动,也是一拳击过去,生生将云琅拳中的劲气击开。

  第一次交锋

  “什么人敢管小爷的事?”云琅酒气上涌,偏过头怒气冲;中地喝道。

  东方炻一抱拳道:“在下东方炻,和莲衣客是新认识的朋友,不知这位兄弟与莲衣客有何仇怨?有言道冤家宜解不宜结,莲衣客是当世大侠,其中定有什么误会。在下愿作个和事佬,化干戈为玉帛如何?”

  云琅伸手从桌子上取了那把匕首,打了个酒嗝道:“原来独行侠也不是独行侠,任你有再多帮手,小爷今天一声揍?”

  身体陡转间一脚踢向元崇,手中匕首朝东方炻疾刺。

  东方炻一愣,脸上涌出笑意,身体斜斜飘开,呵呵笑道:“以二敌一传出去岂不坏了莲衣客的名头。莲兄,小弟替你掠阵。”

  他说得冠冕堂皇,却把元崇气得半死。这人明明看出来他不是莲衣客,却用话拿住他。他躲开一脚,手里拿着弓却没有时间取箭。元崇见白渐飞缩在桌子下面,只得硬着头皮嘁了声:“渐飞,你先走。别误伤了你?”

  东方炻悠悠闲闹的坐在一旁看着热闹,心里暗暗猜测,如果这个冒牌货是为了莲衣客出面,眼前不知哪儿冒出来的少年又喝醉了不辩真假,拳脚真功夫,要杀冒牌货几十招内就行。真正的莲衣客是否会固此而出现呢?

  白渐飞自桌子下探出头来,又不好意思扔下元崇开跑,吓得双股打颤,苦着脸不知如何是好。云琅一脚踢下,将白渐飞面前的桌子劈威了两半,白渐飞再无胆相陪,高喊了声我去找人,连滚带爬出了醉一台。

  元崇早就后悔了,却不肯就此露馅,被云琅追得满堂乱窜。他拿出柳林里躲闪小虾鞭打的泥鳅精神,边躲闪边嘴硬的嚷道:“看你年纪比我小,身手不错。

  我不想一箭射出伤了你。你再出手,我就不还手了……还打?我真还手了?你肯定喝醉了,我要还手的话,怕你身边的姑娘伤心。你一个大男人,只顾自己撤酒疯,不顾还带着位姑娘。我如果心底歹毒,早擒了你的女人。叫你一招也发不出。当然,我莲衣客是不屑干这种事情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