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小女花不弃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九


  不弃跟着花九讨饭,察言观色是强项。她真切的感受到总管们和海叔对她是真心实意的呵护。如果不是她从莫夫人那里听到自己的身世,她几乎要-}不疑九叔是她亲生父亲了。难道,那一年的春天,七王爷前脚走,莫老爷虎视眈眈,结果真正潜入望京城郊红树庄里让薛菲怀孕的人是九叔?

  她的这个想法一经说出,众人大惊失色,表情如被雷劈中。

  望着不弃好奇的眼神,大总管朱福艰难的解释道:“将来,让老太爷亲口告诉你好了。”

  重重疑问横亘在不弃心里。

  原以为只是个普通乞丐的九叔是江南朱府的第九代独苗。那么九叔捡到她,真的只是随便在路边捡到的弃婴吗?而且一捡就捡了个神秘美人的私生女儿。这样的巧合未免太巧了吧?

  不弃并没有被大总管朱福的推委之词骗住。她眼珠一转问道:“你们看在九叔的面子上救我一命,大可以多塞点银子让我下辈子过得富足安乐。为什么想要我做朱府的继承人?要知道,我只是九叔收养的丫头罢了。”

  朱福轻咳了声道:“老太爷娶了三十房姨奶奶,只有少爷一个儿子。”

  不弃好歹在莫府当过义女,对世家大族的规矩多少有些了解。她慢吞吞的说道:“朱家宗亲中过继一个给朱老头,总比我这个收养的更亲吧?”

  三位总管和海伯交换了下眼色,海伯温言道:“不弃,九少爷不是告诉过你,要你继承朱府,做第十代传人吗?是他选中了你。至于及笄礼,是要选一个能让你正式以朱府孙小姐的身份露面的时机。改了你的生辰是免得望京城的有心人哪天突然产生了联想,觉得你还没有死。”

  为了她,几位总管和海伯费了多大的力气?他们这样对她,都只为了朱府的九少爷。不弃心头一酸。九叔对她太好,把她今后的生计都想到了。可是为什么他不回来?这个原因她一定要弄明白?

  她知道几位总管和海伯是不会告诉她的。只有朱八太爷开口,她才能揭开往事的秘密。

  犹豫仅在瞬间,她定下心神说道:“朱八太爷不是没有同意吗?”

  她不再刨根问底让众人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接下来的话就很容易说出口了。大总管朱福认真的说:“九少爷选中你自有他的理由。老太爷只是一时半会儿转不过弯来。再说了,”他很无耻的笑了笑道,

  “咱们先斩后奏礼帖都发出去了。他不认也只能认了。”

  不弃鄙夷地看了眼这位大总管。她也很无耻的想,进了朱府弄清楚九叔离家的原因就行了。朱八太爷坚持不认她就算了。他赶她走时总要打赏些金银给她吧?几位总管和海伯不好意思之下总也要送她一栋房子安生立命吧?陈煜实在追求不到,就当单相思吧?

  正所谓退一步海闭天空。她花不弃有什么啊?本来就是个一无所有的丫头。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不弃觉得无论如何自己都会赚。

  现在有吃有喝有美景可看,有大家族的八卦可娱乐,她的日子过得逍遥起来。

  这会儿不弃自二楼屋顶上歪了头看着墙根下哭泣的老头儿,心里一阵大笑:“兔子终于撞到猎人枪口上了。”

  她转动了下脑袋,左边是一大片竹林,幽深茂密。隔了墙探进了她住的院子。隐约从缝隙中能看到一弯白墙黑檐。院墙外就是苏州河,只有老头儿站的地方是一由两道院墙膈出来的通道通往外面。她明白了,老头儿是故意找了个偏僻没人地方哭的。

  花不弃巡视了下自己的房间,将一只木盒放进怀里,挎了个竹篮出了院子。

  她穿着白底染蓝碎花的襦衣裤,梳了两个抓包髻。像极了朱府里的小丫头。她打算和朱八太爷来个意外邂逅。

  朱八太爷的哭声已经由倾盆大雨变成了雨滴芭蕉。他红着眼睛耷拉着脑袋偶尔抽搐下,吸吸鼻子。看情形,他是想等到眼睛不红不肿能见人时再离开。

  不弃就扬着好奇的脸,关切地走了过去。一个前往竹林想掰笋子的丫头遇到了伤心哭泣的老头儿,上前问问他怎么了是非常自然的事。

  朱八太爷听到了脚步声,红着眼睛跳了起来:“你是哪家院子里的野丫头??不懂得规矩么?”

  他吼出这句话后就愣住了。

  淡淡的阳光从两墙夹道间洒落进这个小女孩的眼睛里。她的双瞳映了竹林的青翠,像块澄静无比的翡翠。整张脸都放着光,一种把他的眼睛再次刺激又想落泪的光。

  朱八太爷失魂落魄的瞪着她,仿佛忘记了自己偷偷跑来这里的目的。

  不弃眨了眨眼睛不好意思的说道:“你继续孔努当我没看见。”

  朱八太爷跳着脚,骂道:“你明明看见了怎么能当没看见?看见了就去给我弄点吃的来?我饿了?”

  不弃适时的摆出吃惊的表情。她小心翼翼的瞟去一眼,用小白兔的声音说:“我又不认识你。”

  朱八太爷愣了愣,苦着脸玲珑石上一坐道:“可是我饿了。看在我一把年纪的份上,给我找点吃的不过分吧?”

  一个满脸单纯天真,一个表情憨厚可怜兮兮。两只装兔子的狮子对视着。都在猜对方究竟是兔子皮狮子心,还是狮子心兔子皮。

  不弃一拍脑袋哎了声,从怀里掏出了那只木盒笑道:“有人送我一盒糖人,你饿了就先吃一个吧。”

  她打开盒子,里面整齐摆着八个寸许高的糖人。浇得精巧细致,相连的糖丝构勒得栩栩如生。这是云琅托大总管朱福带给她的。不弃坐在青石板地上,珍惜的看了又看,想起云琅说八仙过海故事逗她的情形,心里的温暖一阵阵的漾动。

  云琅知道她没死,海伯说他永远也不会透露出去的。

  海伯说这话的时候,带了一点了然,一点意味深长。不弃只能装憨装不明白。仅管,她很感动。

  “喂,不是给我吃的吗?怎么,合不得了?”朱八太爷也坐在青石板地上,鄙夷的看着不弃的手指从何仙姑移到张果老,又从蓝采和移到吕洞宾,然后怔怔的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暗道,她真小气?可是那小心翼翼的模样是那样熟悉,让他喜欢,心还有点酸。

  不弃回过神叹了口气,把何仙姑递给了他道:“给你。”

  她收好木盒珍惜的放在怀里,挎着小篮头也不回地进了竹林。

  饵要一点点的下,鱼才钓得起来。她不着急。

  朱八太爷也是这样想的。他拿起糖人后慢悠悠的顺着夹道离开了。

  糖人很甜,他心里很久没有这样开心了。然而朱八太爷突然停住了脚步,眯着眼睛回头望向竹林哼了声。

  他将糖人一古脑塞进嘴巴,含糊的嘀咕:“为什么选何仙姑?哼哼,何仙姑要下凡,六神无主?为什么说我六神无主?我还没糊涂呢?”

  这丫头居然认出他了,朱八太爷眼睛里渐渐有了浓浓的兴趣。

  此时,竹林里的不弃也卟的笑出了声。她很久没有演过这么蹩脚的戏了。很明显,朱八太爷早知道她住在九叔的院子里,今天谁撞上谁的枪口还说不准呢。

  不弃平静的生活从这天起漾起了一丝涟漪。朱八太爷明天若是继续出现的话,会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晚上,几位总管和海伯再一次同时出现在不弃住的院子里。七嘴八舌的商量看怎么样才能让藏了十五年的孙小姐在及笄礼后的中秋夜宴上一鸣惊人。

  大总管朱福问不弃:“你跟着九少爷长大,想必诗词歌赋都不成问题吧?”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